第3章 乡巴佬是种蛋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192,355

  一拢月白色绣银线的长衫,纤尘不染。

  一头乌黑垂到腰际的长发,只用一根碧玉簪轻轻挽起。

  一副挺直而硬朗的脊背,悄然蕴含着坚韧的力量。

  一双深不见底眸子,静若深潭,仿佛永远吹不动的涟漪。

  银字静静站在那里,永远都像是一副泼墨山水画,而他就是那画中人,踏着飘然的步子,款款而来。

  “银字!”锦曦张开双臂,若鸟儿张开羽翼,不管不顾的扑了过去,一头撞进那飘着淡淡馨香的怀抱中,撒娇似的蹭着小脑袋。

  “宫主。”银字不动声色的扯开缠在自己身上的八爪鱼,垂眸看着面前嘟着嘴的少女,冷冷的问,“不知宫主有何吩咐?”

  “银字……”

  锦曦的声音若蚊子哼哼,不满的情绪显而易见。银字千好万好,就是太过冰冷,仿佛万年不动的冰山,只需往那一站,三尺以内的人都会不寒而栗。最最郁闷的是,他的冷淡完全是浑然天成,根本感觉不到锦曦的心意。即便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锦曦也只能终日对着这样一顿秀色可餐的美食流口水,无论如何吞不进嘴里。

  锦曦双手托腮,郁闷的拉过一把椅子反跨上去,砸吧着嘴道:“银字,陪我下山。”

  银字冰冷的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淡淡开口:“宫主为何要下山?”

  锦曦将小巧的下巴支在椅背上,闷闷的开口道:“银字,你也不想我就这么死掉吧?”

  银字闻言身形一僵,似水的眸怔望她良久,终于点头:“好,属下知道了。”

  虽然,银字对于她的热情总是拒之于千里之外,但是,绝对服从她的命令,办事从来没令她失望过。

  银字啊银字。

  每次叫他的名字都有一种满满的充实感,银子……的确是一件令人心情大好的东西。

  五岁的时候,锦曦就想要出去看一看。她从来都知道,外面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是不同于镜水宫的世界。那里有许许多多奇怪的人和有趣的事,那里很精彩。可是,却被带她的嬷嬷告知,外面很危险,会有想置她于死地的恶人,若是不小心被他们抓住,定然会很惨。

  那个嬷嬷长得很像《山海经》里的旱魃怪,虽然面目可憎,心肠却是极好的,常会做香甜可口桂花糕给她,并且护短很厉害,无论锦曦做错了什么到了她的嘴里都成了天大的好事。即便如此,她也未能逃掉命运的安排,锦曦娘亲送来毒酒的时候,她还拉住锦曦娘亲的裙角苦苦哀求道,别责罚锦曦,都是我的错,是我失手推了雨露小主,害她跌倒……嬷嬷喝下毒酒,脸上自始至终挂着微笑,远远的望过来,似有话讲。

  锦曦默默的跪在青石阶下,看见雨露弯起得意的嘴角,听见娘亲在耳边淡漠的道:“没用的狗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最终,她扬起脸,露出最灿烂的微笑。

  就像此刻,她站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看着满街尘土飞扬和络绎不绝的人潮,感觉到无以伦比的刺激与兴奋。

  酒楼、布庄、赌坊、当铺……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眼花缭乱的东西,令她应接不暇,将儿时嬷嬷所有的忠告都抛之脑后。

  左手一个糖葫芦,右手一个棉花糖,大摇大摆的徜徉在热闹的集市中。前有银字为她保驾护航,后有金字替她车载斗量,左右还有明珠上窜下跳为她讨价还价买各种零食和战利品。

  锦曦不禁感慨,这个世界要比沉闷冰冷的镜水宫好玩多了。

  “闪开,闪开——”一阵吆喝声急促的传来,随后一辆马车疾驰而过,扬起路边的尘土,迷了人眼。

  锦曦因为惯性向前倾去,被金字紧扶一把,踉跄两步才得以站稳。

  抬头看去,车窗里一个粉色的影子一晃而过,有尖锐的女声骂道:“看什么看,一群乡巴佬,第一次进城吧。”

  锦曦回眸看向金字,问:“乡巴佬?那是什么?”

  金字自小长在镜水宫也鲜少出宫,对于这个词显然了解不够充分,挠挠头道:“在我的家乡,有种卤蛋叫做乡巴佬……”

  锦曦眯起眼睛问:“她是什么意思?”

  金字恍然,猛地一拍额头,冲着疾驰的马车背影大喊:“敢骂我家主子是卤蛋,你死定了!”

  四个人紧追其后,直到马车停在一座看起来很体面的建筑前。一双绣着大红荷花缎面的鞋子从车上走下来,女子内穿一件水粉色的流苏长裙,外罩镶金描牡丹图案外氅,芊芊玉手捏着一块藕色丝帕,盈盈而立,媚眼如丝,扭着水蛇腰一步三摇踏进了大门。

  里面立刻响起嘹亮的吆喝声:“如烟姑娘回来了!”

  如烟姑娘回来了,这个消息像是油锅里滴入的水珠,顿时炸开了。众宾客们一起涌上来,争相恐后的往女子手里塞珠釵和坠子,堆起满是油腻的脸,不停诉说着相思之苦。

  女子掩唇浅笑,捏着帕子不时与这个说上一句,与那个聊两句,扭腰向正堂走去,空气中留下浓重的脂粉味道。

  锦曦站在壮观的院门前,仰头看着头顶的匾额,寻花问柳四个金字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光彩。不似酒楼有馥郁的饭香,不似赌坊有嘈杂的摇骰子声,轻纱罗帐,水酒飘香,不时有靡靡之音绕耳夹杂着阵阵喝彩之声……这个地方好生奇怪。

  锦曦不禁心下疑惑,扭头问金字:“这是什么地方?”

  金字摇摇头。锦曦又看向明珠,明珠更是一脸茫然的模样。

  “算了,管它是什么地方,既然开门就是迎客的。”锦曦说着抬腿就欲往里闯,银字一把拉住了她。

  锦曦抬眸疑惑的看向面色冰冷的男子,银字轻轻摇头:“宫主不能进。”

  “咦?为何不可?”锦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眨啊眨。

  银字白皙面庞微赧,似想说些什么,却迟疑着不知如何开口,犹豫片刻依然坚决的摇头:“就是不可。”

  锦曦苦了一张脸,哀怨道:“诶?银字你怎么可以如此蛮不讲理?”

  明珠立马跟在旁边附和道:“就是就是,宫主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想去哪你就让她去嘛。”

  银字沉默着不肯放手,金字也过来劝:“主子是天,主子说什么是什么,银字你别太过分了。”

  锦曦洋洋得意的看着银字,然后他缓缓松了手,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

  “这就对了嘛。”锦曦大摇大摆的进了大院,立即有一群衣着艳丽的男男女女蜂拥而来,将四人团团包围在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