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这个妖女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182,198

  锦曦双手托腮,兴致勃勃的观看英雄护美人的戏码在自己面前上演,禁不住拍手称好,不忘扭头问明珠:“明珠,她一口一个土豹子骂你们主子,怎么办?”

  明珠抿嘴窃笑,答:“这好办,把她买过来也**成土豹子就好了。”

  锦曦微笑着点头:“好主意。”说着,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静默不语的银字。

  银字心领神会,大步走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比自己矮不止一头的水爷,问:“多少钱?”

  水爷愣了愣:“什……什么?”

  锦曦抚额叹息:“银字,错了。”

  银字当即调转方向走到同样张口结舌的**面前,道:“出个价。”

  要说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明显比水爷机灵多了,愣了一下就立即赔笑道:“公子问的可是如烟姑娘的身价?”

  银字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个嘛……”**下意识捏紧手中碎的七裂八瓣的帕子,笑的意味深长,“如烟姑娘是我们这里最红的姑娘,且今日又被水爷所包,所以……”

  银字没有时间听她的因为所以,兀自打断她问:“一千两,卖不卖?”

  哈?**惊讶的张大嘴,半天才合拢,目光热烈而殷切的问道:“公子你说多少?”

  水爷在一旁嗤笑:“一千两?哼,爷当初可是出了两千两妈妈都不肯放人的,你以为我们家如烟是……”

  “黄金。”银字冷冷的看他一眼,转头对**道,“我说的是一千两黄金。”

  哈?**身子一歪差点趴在地上,难以置信的掏着耳朵问:“一千两……黄……黄金?”

  旁边的如烟噗哧一声笑起来,杏眼挑起,傲慢的扫视一圈锦曦等人,缓缓走到窗前,柔着嗓音轻蔑的道:“他们要是拿得出一千两黄金,我倒是要从这寻花楼跳下去。”

  锦曦继续托着腮饶有兴味的看戏,银字已经将厚厚一叠银票甩在**面前:“这是江南七宝莊的通票,带菱花水印,做不了假。”

  **顿时眼泛钱心,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堆起能夹死苍蝇的褶子,谄媚的道:“好说,好说,不就是如烟姑娘嘛,公子喜欢大可以带走。”说着,就欲伸手接银票。

  水爷气急败坏的挡在前面,忿忿的道:“**你不是说如烟姑娘是寻花楼的头牌不可赎身么?如今怎的随意将如烟姑娘假手于人?”

  “哎呀呀,水爷,您莫要难为奴家啊,”**紧紧攥着手中的银票,生怕飞掉一样,盈盈笑道,“奴家也要开门做生意的,也要养活这全楼一百多张嘴,哪位爷价钱出的高自然就可以将人带走,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放你娘的屁!”水爷一脚踢翻脚下的矮桌,茶盏杯碟一竿子瓷器稀里哗啦碎了一地,水爷脚踏矮凳,肥胖的身躯因愤怒而颤抖着,大声吆喝道,“来人啊,给我砸!”

  “是,老爷!”他的身后立刻窜出一群侍卫模样的人,不忘殷勤的一指罪魁祸首锦曦等人,问道,“那几个乡巴佬怎么处置?”

  水爷收起流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做了个咔嚓的手势。侍卫们心领神会立即不管不顾的冲过来,吃酒**的一众宾客见这阵势纷纷推开身边的姑娘,吓得落荒而逃。

  一时间,厅堂大乱,打砸声,吵闹声,咒骂声连成一片,**在一旁无力的哀嚎:“各位爷,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台上的音乐未停,靡靡之音潺潺流淌,对于台下的混乱蓝衫戏子仿若未闻,只专注的唱道:艳梦正感温暖,又被那风吹断,怕怕怕蝶侣空相眷,梦随风飘远。我俩似并头燕,休惊春风折损……

  锦曦用手指戳了戳银字,银字会意的点头,大步流星的走向混战的人群之中。而锦曦却踏着悄然的步子一把捉住正欲溜走的如烟,抬起手指指楼下,笑的若小白花般纯洁。

  如烟脸色微变,禁不住颤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锦曦弯起好看的唇角,想了一会,状似天真的道,“自然是来收你的承诺啊。”

  如烟嘴角微微抽搐,强作镇定问道:“承诺?什么承诺?”

  “跳下去啊。”

  锦曦的笑眯眯的看着她,虽然是阳春三月,如烟却忽然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寒。

  如烟猛然向后退缩两步,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锦曦摸摸鼻子,无辜的道:“我只想见识下土豹子开花是什么样,很过分吗?”

  明珠理所当然的摇头,大声道:“不过分。”

  “这么跳下去的话,”锦曦不动声色的移向窗边,朝下张望,这是挑高的二楼,下面熙熙攘攘人群络绎不绝。这么跳下去虽不至于摔死,也会摔个半身不残。锦曦勾唇一笑,“就能看到土豹子坠地吧?是否跟开花一样呢?”

  如烟瞪大惊恐的眼睛,拼命后退,尖声叫道:“你……你这个妖女!”

  锦曦咬着指甲很为难的看着她,正考虑要不要帮她一把,肩上忽然就被人轻拍了一下。她惊讶的转头,就见一名蓝衫男子盈盈立于面前,微笑而和善的注视着她。没想到抹去了油彩,倒也面若冠玉,清朗可人。虽不及银字一半美貌,却也算得上俊秀标志。

  对于美男,锦曦向来没有抵抗力,若有所思的看一眼台上,眨着雪亮的大眼问:“你唱完了?”

  “嗯。”蓝衫男偏着头,问,“好听吗?”

  锦曦努力回想他唱的曲目,好像金字说是什么牡丹亭的,于是微微一笑:“还不错。”

  “那你还想听吗?”蓝衫男的表情无比诚挚,“我可以只唱给你一个人听哦。”

  “好哇。”锦曦开心的拍着手,看了一眼满室狼藉的青楼,目光热切的建议道,“我们换个地方唱吧。”

  蓝衫青年微笑着伸出手去,五指细致,根根洁白,散发着柔软的温度:“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那里很适合听曲。”

  锦曦迟疑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跟他去,臂弯就被人扯住,回眸望去,银字满脸急切的道:“宫主,你不能跟他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