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应该比烂桃花好看一点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192,264

  女的俏,男的俊,都是十八/九岁的模样,个个出落的水灵圆润,娇俏可人,均捏着嗓子拉长了鹅毛般的调子道:“客官,您来了……”

  锦曦被挤得晕头转向,刚准备发怒,目光落在几名俊俏的少年身上,顿时一亮,可是手还未来得及伸出去,就被人扯着衣领拎到身后。无半点悬念,银字伟岸的身躯仿佛一堵墙,硬生生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呦,几位爷好面生,是第一次来玩吧?”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美妇抖着翠绿的丝帕遥遥走来,目光落在银字脸上顿时化为万种风情,手中的帕子抖得更加勤快,阵阵香气扑来,美妇媚笑道,“不知爷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们这无论是冷艳的,热情的,清纯的,娇嗔的一应俱全,就算爷想要雏也没问题,包君满意哦。”

  银字闻言轻咳两声,美妇这才注意到银字身后的俏丽少女,不禁有片刻的错愕,但很快恢复平静,继续热络的道:“客官放心,我们这里不仅姑娘貌美如花,男倌也俊俏非凡,且琴棋书画吟诗作赋样样通晓,能歌善舞,绝对的物超所值哦。”

  言至于此,就算鲜少出宫的金字也恍然明白了什么,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红晕,轻扯下锦曦的袖管,贴在她的耳畔低声道:“主子,这里大概叫做……青楼。”

  青楼?锦曦一怔,小时候嬷嬷说过,外面的世界有一处风格雅致的房子,里面装满了各型各款漂亮的姑娘,并且提供美酒美食和歌舞表演,供人取乐,是男人们最心驰神往流连忘返的地方,据说到了那里快活似神仙。

  这样的地方俗称妓院,雅称青楼。

  而那名半老徐娘的中年美妇大概就是叫做老鸨一类的人物,专门负责迎客和推荐姑娘。

  这样的地方,锦曦自然不肯错过。所以她推开银字,大方的走到老鸨面前,眼睛绕着围在自己身旁的男倌们扫视一圈,只觉得个个面如满月,目若青莲,不甚满意的点头:“好,每样来一个……”

  嚓——老/鸨手中的帕子裂成两半,陪着笑不确定的问:“小姐的意思是?”

  锦曦兴致勃勃的道:“我的意思是……”

  “是先上酒菜,容后再议。”银字冷冷的打断锦曦的话,继续扯着她的领子大步走向大厅,毫不客气的把她按在座位上。

  锦曦不满的嘟起嘴刚想说什么,明珠就啊了一声,急急的指着不远处的雅阁道:“主子,主子,是刚刚那个女人诶……”

  水粉流苏裙,大红珍珠缎面鞋,头插牡丹步摇,手戴翡翠玉镯,满身的珠光宝气,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无限风情。可不就是刚刚骂她土包子的女人嘛。锦曦微微勾唇,露出一抹邪邪的笑,青葱玉指一点,径直指向粉衣女子,高声道:“妈妈,我要那个姑娘来陪我。”

  嚓——老/鸨手中的丝帕裂成四半。游移不定的看着锦曦,心里犯嘀咕,男女通吃?不光是好男色的主还喜欢磨豆腐?老鸨当下侧开两步,下意识拉开与锦曦的距离。

  锦曦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此时纸醉金迷的舞台上正在上演一出经典折子戏,蓝衫锦衣男子手执羽扇,拉长了绵绵软音唱道: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底下一片叫好声,觥筹交错,杯光掠影,划拳行酒令声不绝。寻欢的宾客们饮下芊芊柔荑斟下的美酒,怀抱娇艳美人,朗声大笑。

  老/鸨颤抖的折好帕子,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说的可是如烟姑娘?”

  明珠嘴一撇,不屑的道:“少废话,管你什么如烟似烟的,我家主子既然点了就让她过来作陪。”

  老/鸨努力牵扯嘴角,迟疑的道:“不瞒小姐,如烟姑娘是我们寻花楼的花魁,而且今日已被水爷包了。”

  锦曦侧眸看金字:“什么是花魁?”

  金字想了一会答:“就是这里最漂亮的姑娘。”

  锦曦半眯起眼睛,笑问:“最漂亮?”

  金字立马会意,很狗腿的替锦曦打着扇道:“当然,再漂亮的女子在我家主子面前也是烂桃花一支。”

  这句话对锦曦很受用,她若有所思的点头,继续坚定的道,“让那个如烟姑娘来陪我。”

  老/鸨脸都绿了,慌忙解释:“小姐是否没听懂奴家的意思?如烟姑娘今日已被水爷……”

  “闭嘴!让她来陪我!”锦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愤怒的站起,茶盏果盘震得稀里哗啦直响,葱白的食指直直指向如烟。

  这一声高呼震惊了满座宾客,喧闹声戛然而止,众人皆错愕的望向满脸怒容的红衣少女,张大可以塞进土豆的嘴巴。

  大厅里惟有糯软之音悠悠低徊: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唰的一下,对方终于忍不住站起,却是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大叔,身穿大红金丝袍,头戴珍珠鎏金簪,腰覆蛇纹金丝带,环佩叮当,非富即贵。操着一口粗壮的嗓音,吼得地动山摇,指着锦曦的鼻子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家如烟相比?!”

  金字也拍案而起,用比他还高出十倍的声音吼回去:“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家主子说话?!”

  红袍男子正是老鸨口中的水爷,在当地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必平时鲜少遇到敢这样同自己讲话的主,当即愣在一旁,涨红了猪肝脸指着金字:“你……你……你……”他旁边的如烟终于缓缓起身,柔荑轻搭在他的臂上,以丝帕掩唇,轻蔑的笑道:“水爷,何必与这群乡巴佬动气,土豹子开花!”

  锦曦砸着舌问金字:“土豹子开花好看吗?”

  金字沉吟着答:“应该比烂桃花好看一点点。”

  “你们……”如烟脸都白了,愤怒的扔掉手中的酒盏,透明的液体顺着桌子缝隙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姑奶奶面前耍嘴皮子,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说罢,又往水爷身上扑去,一张俏脸哭的梨花带雨,“水爷,你可要为奴家做主啊!”

  水爷一把揽过如烟,有娇弱的美女依赖自己,直觉气势如虹,男子气概一发不可挡,慷慨的道:“莫怕,爷在这里谁也别想欺辱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