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影像
破晓安眠2019-07-26 03:392,519

  再回到这座两层阁楼的时候,南风晚的心情意外的平静。

  房子已经搁置很久了,桌椅上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床板上布满了蜘蛛网,整个屋子里充斥着没落和腐朽的味道。

  南风晚卷起了衣袖,做好了打扫的准备。当他将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时,耳边响起了爷爷的声音:“小晚,我回来了!”

  南风晚心头一凛!

  爷爷!

  他一转头,便看到了爷爷站在门口,冲着他笑。

  他揉着眼睛,再去看,爷爷真真实实地站在那里,爷爷还是以前的模样,虽然脸上满是褶子,但那笑脸是那样的温和而慈祥。

  “爷爷!”南风晚冲了上去,然后却穿过了爷爷的身体。

  等南风晚回头的时候,看到小时候的自己从床上跳了下来,撒着脚丫扑向了爷爷:“爷爷!”

  小小的南风晚搂着爷爷的脖子,身体哭得一抽一抽的。

  “我好怕!”

  “不怕,不怕!打雷而已嘛,雷公公只打坏家伙,小晚这么乖,哈哈。”爷爷一边摸着他的头一边安慰。

  然后影像消失。

  站在门外的南风晚吸了一口气。

  这是他七岁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晚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爷爷外出工作留下他一个人,他最怕打雷,所以缩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爷爷回来的时候,他就像找到了救星,把自己满腔的恐惧诉说。

  小时候,爷爷就是他的神抵,替他遮风挡雨。

  长大后,爷爷就是他的信仰,他发誓要让爷爷过上好的生活。

  现如今,爷爷已经成为他的回忆。不论他有什么雄心壮志,这些都不会有爷爷的参与。

  关上门,他无力地靠在门上,心想也许是自己太想念爷爷,所以才看到了幻象。

  与此同时,一根长茄子砸在他的脸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番茄、生菜、肥肉……等一个接着一个地砸来,他边躲边看,袭击他的人是一个打扮老土的中年妇女。

  那女人又瘦又矮,眼窝深陷,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油光。

  “阿姨,是你……”南风晚一边说一边伸手想制止。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你这个凶手!”女人一边从菜篮里掏“武器”攻击,一边喋喋不休地骂嚷着。

  这个女人是温简的妈妈。

  当年温简的爸爸出轨和另一个女人私奔,温简的妈妈便将让温简跟她姓,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她。温简一直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骄傲!

  从小到大,温简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材生,在学校很受老师的喜欢,阿姨也对她报以很大的期望,在温简的人生观里,只有考到高分,才是对妈妈的辛苦最直接的回报。

  所以,温简总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地看书,安静地听课,安静地做着习题……

  女人睁着眼睛激动地吼着:“为什么你这种无恶不作的人还能出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阿姨,你听我说,我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温简!”南风晚解释。

  “凶手,凶手!”女人丧失理智地冲上来和他扭打着。

  南风晚也不还手,仍由她发泄。

  等女人打累的时候,南风晚早已是伤痕累累。

  他也没多争辩,只是摸了一把脸上的伤,转身把门关上后准备离开,刚走了几步,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女生心事重重地走来,见到南风晚的时候,她紧张地低头,斜着身子和南风晚擦肩而过。

  南风晚觉得这个女生很熟悉,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女生的脸还没看仔细,打累的女人见到女生忽然原地满血复活般地跳了起来:“小野种,你还敢来这里!叫你那狐狸精的老妈来和我谈,啊,啊?!”

  虽然不知道女生是谁,但是听女人的话也能推测出这个女生应该就是当年和温简爸爸一起私奔的小三的孩子!

  南风晚也不是多事的人,这种家长里短,他也不想掺合,于是加快脚步离开是非之地。

  走到巷口的时候,越走越深。

  原本他想继续向前走,可是有人在他背后拍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见的是一个消瘦的女生的背影,那女生一路狂奔,消失在南风晚的实现内,这种奔跑的速度快得让人咂舌不已。

  南风晚折身往回走,每走一步,心底有个声音在呐喊:别走,别走,前面有路,有路!

  可南风晚还是向前走,走……

  走了几步后,他的心像是悬了起来,很不安,心跳的速度也加快了。

  他慢慢地抬起脚,想放下去,可是似乎这一脚下去,自己会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似的,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没有向前走,而是转身按照原本要走的路程向深巷走去。

  走着走着,他看到了打着两个麻花辫子的温简低着头往前走。

  “温简……”南风晚错愕了。

  温简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与他对视后,再低下头向前冲,刚走几步,一个男生从小巷的墙上跳了起来将温简拦住。

  南风晚一看,那个男生居然是十几岁的他。

  温简惊吓地抬头,然后站在原地不敢动。

  “南风晚”邪笑着勾起唇角,身体斜靠在墙上,说:“跑那么快干什么?”

  温简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南风晚”斜眼看着她,不耐烦地开口:“哑巴了?”

  温简还是低着头。

  “南风晚”冷哼了一声,上前拽着她的麻花辫子恶声恶气地说:“好土啊,长得这么丑,就别弄这么村姑的发型!”

  温简抬手拽着辫子,气得脸都红了,她终于抬头瞪着“南风晚”说:“我弄什么发型不关你的事!”

  见她生气了,“南风晚”松手,温简趁机溜走,“南风晚”抓着头发闭上眼睛,嘴里嘀咕了半天,终于回头说:“其实你披着头发很好看,像个公主……”

  原本在奔跑的温简的身形一顿,脚步也放慢了。

  忽然,“南风晚”朝着她做了一个鬼脸,接上刚才的话:“的妈妈!哈哈!”

  温简也没有任何表示,再次加快了步伐。

  看着温简渐行渐远的背影,“南风晚”的身形也在阳光中渐渐消失。

  这个场景……

  那时候的他才十四岁,玩世不恭,邪气十足,最爱的事情,就是捣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捉弄温简,最觉得有成就的事情,就是明明能考高分,却故意考得奇差无比!

  南风晚摇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些。

  今天他产生的幻觉已经够多了,虽然他怀念曾经,可是他也不想沉溺在回忆里。

  抓住现有的,做些他能做到的事情。

  这,才是他现在应该做的。

  “温简,我会找出凶手……”良久,他低喃。

  一转身,南风晚看见巷口的那一头,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男生长得很柔和,身体纤瘦地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羸弱美少年,那一头细碎的头发,在阳光下泛出金色的光泽。只是他的气质冰冷,给人很疏离的感觉。

  “好久不见,南风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