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奇异的求救声
破晓安眠2019-07-26 03:562,308

  11

  和白子洛决裂后,南风晚拿着简历游走在这个城市重新找工作。

  原本他对软文宣传就没什么兴趣,所以工作的方向就是报社编辑或者杂志编辑。

  但是工作比他想象中的还难找,他找了将近一个月也是一无所获,每次不是面试后对方得知他是少年犯就没了消息,要不然就是简历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他只好一边海投简历,一边写写文章投杂志社,然后在外找兼职。

  --------------------

  某天晚上,他对着电脑写文的时候,钟无期的电话打了过来。

  接听的时候,钟无期说:“你和白子洛怎么了?”

  “没怎么啊。”南风晚一只手打字,一只手接听电话。

  钟无期郁闷地说:“这几天白子洛一直找我问有关你的事情,要不是知道他当初喜欢温简,我还真怀疑他对你有意思呢。”

  南风晚的手一抖,然后手指放在键盘上:“天天找你问,这是借机靠近你,对你有意思才是真的!”

  “你也别吐槽了,我也是随口说说。但白子洛问的很详细,老是问我当初你有没有欺负温简。”

  “你怎么回答的?”

  “如实回答咯。”钟无期说:“其实当年你在班上对温简确实挺恶劣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因为你讨厌她嘛!好学生和差学生,总是水和火的存在。”

  南风晚舔抵唇角,然后他阴郁地问:“我当年对她很恶劣吗?”

  “不恶劣吗?”

  南风晚挺直胸膛:“我对她挺好的啊!”

  “大哥,你是在梦里对她好吧?你每次见她不是骂她丑,就说她发型难看,还经常扯她的头发,藏起她的书……还有啊,你……”

  “好了好了,我很恶劣!”再说下去,他就是恶迹斑斑了。

  然后他盯着电脑,豁然发现,他写好的字一直被删除,定睛一看,自己放在键盘上的手是按在删除键上,南风晚感觉自己的心被人割了一刀,这一天都白写了!

  那边的钟无期继续问:“白子洛怎么突然关心你和温简的事情了?”

  南风晚如实回答:“他怀疑温简是我杀的,还说要追查,要是确定凶手是我,法律惩罚不了我,他也不会放过我!”

  那边突然沉默了。

  “喂,还在吗?”南风晚问。

  那边忽然“哔”了一声,然后就听到桌椅倒地的声音。

  “钟无期?”南风晚叫道。

  “救,救我——南风晚,救我!我在学校,在学校啊!”那边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啊——啊——”

  那一声声惨叫,是那么的让人心惊。

  然后电话“哔哔哔——”。

  “钟无期?钟无期,你怎么了?”南风晚站了起来,他拿着手机转身就要走。

  等他回头的时候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女生站在他面前,对方低着头,手指指着他:“再妨碍我,杀!”

  然后她对着自己的脖子做出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女生的头拉耸,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然后一个人头从女生的手里滚落下去,那头一直滚落到他的脚边,那双眼睛不停地翻动着,看得他下意识地向后退。

  然后他的头痛得难以自制,脑海中又闪现有关树林的片段。

  那个喜欢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这次穿的是红色的短裙,她指着前方说:“姐姐,我看到了,看到你的手被车子碾断了,你明天绕道上学吧!”

  画面愈来愈模糊,小女孩的裙子像血,又像无数双手,向上攀爬摸着小女孩的脸,在她身上游走着。然后那些手,扭着她的脖子,咔嚓,咔嚓……

  南风晚头痛到不行,他狠狠地撞击键盘,想把自己撞晕过去,可是那些画面却越来越清晰,最后,他满头大汗地跌坐在椅子上,趴在电脑前昏了过去。

  12

  醒来的时候,天大亮。

  南风晚惊骇地发现自己的手指一直按在删除键上,他移动鼠标,正在屏保阶段的电脑恢复原状。

  他打开的文档,字数被删得一个不剩。

  南风晚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起身的时候,他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吓得跳了起来。

  被他踢到了居然是一颗人头,那头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眼睛一眨一眨地。南风晚撞着胆子去看,发现是一个玩具人头。

  知道是玩具,他才松了一口气!

  等等!

  他猛然想起昨晚,这个人头是那个凭空出现的女生带来的,她是怎么进他的房间的?检查门锁,是反锁的,没有被人撬开的痕迹,窗户也是关地严严实实。

  一想到女生,南风晚又想起了钟无期,昨晚他似乎向他求救过!

  想到这里,南风晚抓了一件衣服披上,他打开门就冲了出去,然后拨着钟无期的号码。片刻,那边接通了,钟无期的声音传来:“现在是工作时间,你找我干嘛?”

  “钟无期你没事吧?”

  “我很好啊!”

  “昨晚你不是向我求救吗,你说你在学校!”听他声音不像是出事的样子,南风晚放慢了脚步。

  “在学校?哪个学校?我昨晚给你打电话是在家里啊!说到昨晚打电话我就郁闷了,后来你就不吱声了,我只好挂断电话!”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那他昨晚从电话里听到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钟无期,我今晚去你那边住,方便吗?”

  “随时欢迎。”钟无期很干脆地说:“哎,我不和你说了,我现在正在教学生,晚上再联系!”随即,那边挂断了电话。

  南风晚叹了一口气,他回头,心想:既然出来了,那就出去走走吧。

  13

  说是出去走走,可是在不知不觉中他还是回到了阁楼。

  在阁楼下站了很久,他还是不自觉地看向了温简的家。这时,温倩拎着菜篮子回家,南风晚刚想躲避,两个身影“嗖”的从屋后窜了出来。

  高大的女人揪住温倩的衣领:“你到底交不交?你就是存心想看着我女儿死是吧?”

  “是啊,我就是存心想看着她死又怎么着?”温倩说。

  女人没有先前的嚣张,而是跪了下来给温倩磕头:“我知道我不对,当年我不应该和你老公私奔!可是当年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说他已经和你没感情了,可是你却霸着她的财产不放手!想要离婚,但是你又不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