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喜欢你的心无法传达【完】
破晓安眠2019-07-26 03:412,728

  22

  回到阁楼,上了二楼。

  南风晚坐在靠窗的书桌前,朝着窗外望了一眼。

  房子还是九年前的房子,窗户除了破旧了些,也没曾改变,就连窗帘也是。

  只是,窗户的那边,女主人已消失不见。

  他一页一页地翻着那些用铅笔勾勒出来的画,因为时间久了的缘故,某些场景开始斑驳和灰暗,可是那些纤细的线条和细腻的画面,可以得知,画这些画的人是那么的认真和用心。

  第一幅画,一望无际的天空,白云飘浮。高耸的教学楼上,一脸朝气的男生斜坐在天台上看着天空,微风吹起他飘逸的碎发,站在教学楼下面的女生抬手遮住阳光,唇角含笑着望向天台。画的主题是:遥望。

  第二幅画,女生坐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男生靠在教室门口吸烟,他仰着头看着外面的繁星,而她的眼角却偷偷地看向他。画的主题是:注视。

  第三幅画,男生背着书包走在前面,女生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她抿着唇,脸颊绯红,她伸出手,手掌和男生手掌的影子重合。画的主题是:牵手。

  第四幅画,穿着一身骑士装的男生将那些长相猥琐的妖魔鬼怪击退,被他护在身后穿着漂亮公主裙戴着王冠的女生紧紧地抱着他的腰。画的主题是:骑士。

  第五幅画……

  第六幅画……

  ……

  一共有五十多幅画,上面都是男生和女生的互动。

  看着看着,南风晚的眼睛在不知不觉中盈满了泪水。

  明明是很平静地看着这些画,明明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可是,这些,都在瞬间,爆发。

  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画纸上,清亮的液体渗透纸张,晕染了铅笔画,画上的少年的脸渐渐模糊,而少女的微笑,愈发的甜美动人。

  那个少年,就是他,少女是,温简。

  最后一幅画没有人物,只有风飞的花瓣和伸出来的枝叶。

  主题是:喜欢你的心,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23

  如果现在问他,为什么当年的他明明成绩很好,却不愿意考?

  那是因为他喜欢她呀!

  该怎么说呢?

  16岁的少年,懵懂的爱恋。

  年少的他默默地喜欢着温简,想说又没有勇气,鼓起勇气又怕被拒绝。每次和她有目光的接触时,他就心虚地想要逃,他怕她看出了他喜欢她的心思。可是看不见她时,又抑制不住去思念,明明有机会和她在教室单独相处,可是又非常的胆怯和不安。

  有一次,他在无意间看见了温简的日记,从上面,他得知,原来她那么在意分数,在意到有人超过她一分就会不安就会烦躁到彻夜难眠,所以他故意不答题,怕给她带来烦恼。

  那一天,他从巷口跳下来拦住她的去路,说她的麻花辫子丑故意气她,是因为他看到前面有一群人小混混路过那里,看着人数,他觉得自己寡不敌众,所以才拦住她拖延时间,等她回去的时候,那些小混混早就走远了。而他也只能对着她渐行渐远地背影,自言自语:其实你不管什么样子我都很喜欢。

  每次她一个人在教室自习的时候,明明不会抽烟的他,佯装自己为了抽烟而留下,他觉得这样可以显得自己很帅气。其实,他只是担心孤身一人的她害怕,也担心她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夜路上。每次他被烟味呛得快流泪的时候,他装作擦眼睛,可是视线却始终落在她的身上。后来她说吸食二手烟有害,他就再也没用过抽烟的伎俩留在教室,而是每晚蹲在校门口,见她出门,就远远地跟在她身后!

  他们是邻居,两个人的房间隔窗相望,她的房间总是到很晚才熄。透过窗户,她偶尔会从堆积如山的资料中抬头,然后便看到了对面的他慌乱地别开脸。

  当然,白子洛让他转交表白信的时候,他独自挣扎了很久,最终私心战胜了兄弟感情,他将那封信撕毁后烧成一团灰。

  年少的他,用最愚蠢最笨拙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

  他想靠近她,又不想被她发现自己的心思,只好用欺负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喜欢。

  他关心她、保护她,可却不敢说出来。

  他喜欢她、爱慕她,面上凶恶,却在无人的角落一遍又一遍地告白:温简,我很喜欢你!

  喜欢你这种话,他说过不下于千万遍。

  可那又怎样呢?

  他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说过。

  想牵她手的想法冒出过无数次,可每次在伸出手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像温简那样,伸手和他影子重合,做出牵手的假象这种事情他也偷偷地做过很多次,可也只是偷偷的,偷偷的……

  那晚,在他跑出教室时,明明想对她说喜欢你,可到最后还是说了一些负气的话,就落荒而逃。

  他恨自己就那样地离开,才导致温简的死。如果他再逗留一会,哪怕是多几分钟,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那一年,她欲言又止的话,其实是“南风晚,能留下来吗?我怕”。可是,这些他都不得而知。

  24

  那一年,仲夏的夜,星光拥抱着月亮,迷离的晚风撩拨着他十六岁的悸动的心。

  人渐稀少的教室里,坐在后排的南风晚修长的腿吊儿郎当地架在桌子上,目光却悄悄地落在前排正在奋笔疾书的温简脸上。

  那时的她正聚精会神地解答一道棘手的习题,眉头微微皱着,额头上涔出细密的汗珠,清澈的双眸里除了习题,再也不关心其他。

  没来由的,他异常的烦躁。

  当教室里只剩下他们时,明明可以两个人独处,可他的心底却升起了说不上来的尴尬,让他坐立不安。

  良久,温简的手轻轻颤了颤,她缓缓扭头,目光与他四目相对。

  南风晚下意识地别开脸,脸颊一阵发烫。

  他噌地站起来,低着头往教室外跑,坐在教室里的温简忽然叫了句:“南风晚,能留下来吗?我……”南风晚转身看着她,嘴角露出邪气的笑,他挑眉道:“才不要和你在一起,和你单独相处,真是噩梦呢!”说完,他逃也似的离开。

  那时候的他是那样的喜欢温简,喜欢到用欺负她的方式来引起她的注意,可是明明两人有机会独处时,他又退缩和怯弱。

  一口气冲到楼下,他的脚步放缓,走着走着,他顿下脚步一点一点地扭头,看向高楼耸立的教学楼,目光锁定在五楼,看着那间未熄灯火的课室,一遍又一遍地喃喃低语着:“温简,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们交往,好么?”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一天,温简站在某个逆光的走廊一角,偷偷地看着融合在月光下的南风晚,将他送给她的防身匕首紧紧地捏在手里。

  因为她相信,他一定会像以前一样,每次骄傲地走,又偷偷地折回来躲在某个角落默默地守护着她。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全都知道。

  而她也坚信,只要心里有爱就能冲破一切的恐惧和无助。

  25

  合上画纸,南风晚似乎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那一年,他坐在天台上,她站在楼下。

  她抬头遮住阳光,只为遥望他。

  那一天,他冲下楼,对着有她的教室默念: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们交往,好么?

  年少时的暗恋,他一直以为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曾想到,另一个人,也在和他一样,演着相同的戏码。

  戏码有过无数的交集和重合,却没肯多逗留一刻。

  而如今,却已这样的方式,将双方的心事,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