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与死党重逢
破晓安眠2019-07-26 03:392,313

  南风晚顺着声源处一看,说话的是地中海主任。只见主任拿着打印出来的报纸样板怒气冲冲地走来,还时不时地摸着他头顶上稀疏的头发,生怕被风吹跑了似的呵护着。

  望着他头顶光秃秃的一块,南风晚翻着眼睛嘀咕着:“火气中旺,烧了头顶!再不熄火,小心寸草不生!”

  刘易阳黑着脸道歉后,挑眉对南风晚说:“兄弟,小心点!”

  然后他便屁颠颠地迎了上去在主任面前点头哈腰,一直道歉到主任原本拉成茄子的长脸变回原本的西瓜脸才停了下来。

  “这次就算了,下次三校后还能发现明显的错误,就要扣工资了!对了,上次那个高考理科状元的采访跟进了吗?”末了,主任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刘易阳笑眯眯地说:“我已经和他约好了五天后采访,而且还是独家专访!”

  主任听后很满意地点头,他拍了拍刘易阳的肩膀:“加油,这个专访出来后,你就转正成为正式员工,享受五险一金的福利待遇。”

  刘易阳听后激动地说:“谢谢主任,我会努力的!”

  3

  作为大好青年,南风晚对工作充满了热情。所以就算他的工作领域是杂志,但接到茹茹的采访任务后,还是在第二天赶到了精神病院。

  去医院的时候,南风晚径直地走到前台,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前台护士,礼貌地说:“您好,我叫南风晚,是D公司的编辑,想采访6.26凶杀案的嫌疑人温茹茹。”

  护士听完后,原本面带微笑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她拧着眉头说:“采访多久?”

  “时间不是很确定。”南风晚如实说。

  护士没好气地抽出登记表,很随意地丢在桌子上,语气冷冷的:“登记下!”

  登记完资料后,护士给了他一张纸条,让他单独去找。

  拿着纸条的南风晚狐疑道:“这个……不是你们带我去吗?”

  护士一脸不耐烦地说:“你自己没长腿和眼睛吗?你还以为你是幼稚园的宝宝让大人带领才能走路吗?”

  被奚落的南风晚讪讪地笑着,随即按照纸条上的地址去找茹茹所在的病房。

  还没走两步,身后传来小声的议论。

  “烦都烦死了,每天来的不是记者就是警察,没完没了,查不出个所以然,也别折腾人啊!”

  “可不是嘛,上次还有一个全身像是裹粽子的人来问情况,神经兮兮的。”

  “听说那些采访的人,个个都遇到诡异的事情,然后那些八卦记者少了很多,没想到还有人敢来。”

  有些话,听到还不如听不到。

  南风晚挖着耳朵,一脸的无奈。

  没办法,谁让他的听力比常人好那么一点点呢。

  ---------------

  找到温茹茹的病房时,南风晚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其中间杂着挣扎和椅子倒地的声音。

  “啊——救我!”里面传来了求救声。

  南风晚急忙敲门:“喂,喂,怎么了?”然而里面又是一阵“轰咚”的声音。

  南风晚大力的推门却没有任何反映。

  因为他的敲门,来来往往的人看了一眼后,各走各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甚至是路过的护士也反感地白了她一眼后,绕道而行。

  南风晚来不及追究护士的态度,他向后退了几步,再冲上去抬脚破门,连续破门几次,才粗鲁的将门踢开。

  令他惊愕的是——

  温茹茹披头散发地躺在地上,她双眼无神地看着雪白的屋顶,苍白如纸的脸上霍然有两道划痕,脑后有血慢慢溢出。

  大概是意识到有人进来了,温茹茹转动眼珠,喉咙滚动几次后,她一字一字地说:“求求你,救救我!”

  南风晚见状第一时间冲出病房呼救:“有人受伤了,医生,医生快来急救!”

  听他声音叫的很大,护士才急急忙忙地赶过来,见了病房后,她们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会这样?”

  “平时她叫几声就算了,也没出现这种情况。”

  “还是找方医生来看看吧!”

  护士们惊慌失措地把温茹茹搬到床上,其中一个护士按响了急救铃。

  南风晚扫视了一下病房的环境,房间不大,摆着二张病床,而病房只有温茹茹一人,与房门对应的就是一扇窗户,上面有明显的鞋印。

  经过初步推测,这绝对是故意杀人但未遂。有了这个推断后,南风晚掏出手机报警。

  警察是在南风晚报警后半个小时才慢吞吞的赶赴现场,为首的警官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警察,看上去从容干练,跟在他身后的小协警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一副富二代败家子的样子。尤其是他那眼神和走路的姿势,充满了吊儿郎当的气场!

  李密!

  没想到这家伙真的跑去当警察了!

  见到他,南风晚的双脚不听使唤地往旁边走,颇有能走多远是多远的架势。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人逮住,接着肩膀被人猛地一拍,力道大的他眼泪都快飚出来了,只听李密兴奋地说:“南风晚,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几年没见,你还是那么猥琐!”

  “彼此彼此。”南风晚报复性地寒暄着,“真要比起来,我哪有你那纯天然的猥琐,这不是我能学来的。”

  李密不但不把他的讥讽引以为耻反而当做一种无尚的自豪,他抓着头发,脸笑得红红的:“夸奖了,夸奖了!”

  南风晚满头黑线。

  这么多年了,这家伙的脑子还是长棉花的。

  “哦,对了!”南风晚忽然想起来,是他报警的,现在可不是吐槽和相互讥讽的时候,“刚才这间病房的病人,她叫温茹茹,被人攻击了,肯定是有预谋的谋杀!”

  “温茹茹?”李密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为什么听到温茹茹三个字,他就变成这副德行?

  身后的老警员咳嗽了两声后,神色慌张道:“我还有其他任务,这里,这里……就交给你了!”说着,他逃也似的离开,留下一脸苦逼样的李密在原地捶胸顿足。

  见李密表情不对,南风晚狐疑地问:“你接手过这个案子对不对?或者,这个案子有什么玄机?”

  李密拉了拉帽沿说:“这个案子很诡异的,尤其是温茹茹,几个采访她的记者都出了问题。”

  南风晚的手指动了动,沉默了片刻他好奇地问:“什么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