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凶杀案
破晓安眠2019-07-26 03:392,216

  人的一生总要经历无数次的悲欢离别。

  而最初的离别总会让你刻骨铭心。

  它可能让你一蹶不振,也可能让你怀抱希翼。

  我们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一粒尘埃,永远都无法做到后者的程度。

  若不想离别,就要抹杀一切的阻碍,哪怕是让自己鲜血淋漓。

  0

  寂静空荡的长廊里,“哒哒哒”的脚步声像是午夜里回响的诡秘音乐让人无端的发寒。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短裙的少女摇摇晃晃地走着,无神的瞳眸里映着由近及远的身影。

  她想逃,可双脚像是不停使唤的按照某个轨迹一直向前走,走,走……

  走到天台上,夏夜的晚风像是无数双无形的手抚摸着她的脸,轻轻地拉扯着她的衣服。片刻,那个身影一闪而逝去,而她也在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

  她走到天台的边缘,视线下斜,看着下面黑黑的令人害怕的无底的深渊,心脏像是被人抓住一般,绞痛的让她双脚发软!

  她咬着唇,泪水顺着眼角滴落,她颤抖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摁下一连串的号码,放在耳边:“我,我看到……看到了……怎么办,怎么办?”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近在耳边。

  她惊恐地转身,对上了一张极度扭曲的、震惊的、不敢置信的脸——

  “啊————”

  1

  布局琐杂的卧室里,华贵的水晶吊灯偶尔轻轻碰地撞着,发出细碎的声音。卧室的一角挂着各式各样的画作,整个房间的布局谈不上格调高雅,但主人的喜好表现的一目了然。

  轻柔的晚风吹动着窗帘,稀薄的月光透过缝隙直射南风晚的脸,圈圈光点在他脸上跳跃着。

  酣睡中,他翻了一个身子,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哔——哔——哔哔哔——”倏然,一声又一声的刺耳铃声几乎震破了他的耳膜,让正在睡梦中的南风晚一骨碌地爬起来。

  他随手抓过手机贴在耳边,很恼怒地吼:“喂,哪位?”

  “……”

  “不说话?”南风晚抓着凌乱的头发,再次咆哮,“你谁啊你?”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电话彼端的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听了一会,南风晚觉得是恶作剧,刚准备挂断,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地尖叫:“啊——救我!”那声音就像发自地狱里的嘶吼,犹如一双无形的手抓住了南风晚的心脏,听得他心惊肉跳,他对着手机看了看,是陌生的电话号码,记忆中他认识的人并没有这个号。

  “喂喂喂。”南风晚对着手机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又是一阵沉默。

  南风晚茫然了。

  他对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电话那端传来了“嘟嘟嘟嘟”的忙音。

  挂断了?

  南风晚翻着通话记录,查询了陌生手机号的归属地,然而屏幕上显示:未知号码。

  很不爽的将手机扔在床上,南风晚拽着被子继续躺下,心里想着肯定是哪个无聊的人在跟他玩恶作剧。

  头刚倒在枕头上,南风晚忽然觉得不对劲!

  是哪里不对劲呢,他仔细想了想!

  铃声!

  对,就是铃声!

  他的铃声是在网上下载的搞怪铃声,而刚才“哔”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南风晚爬了起来翻听手机铃声,一遍一遍地听后,他的铃声根本没“哔”这种声音。

  见鬼了!

  南风晚暗骂。

  2

  “25号,25号,明天杂志赶着出片下印刷厂,但大BOSS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封面需要推翻重来,能不能不要这么独裁?!”

  “靠,我做的图书在出版社卡住了,流程都做好了,现在怎么办?”

  “坑死爹了啊!有妹子辞职,这期栏目全部是我一个人做,还要不要人活了?”

  噪杂而凌乱的编辑部里,年轻又有活力的男女编辑在办公室里咆哮着。

  叼着面包吞咽着的南风晚将公文包丢在他的工作区,他一边开电脑一边吃着面包。

  忽然,头顶传来公司主任的声音:“南风晚,你最近忙吗?”

  南风晚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头顶地中海的主任,本能地说:“我很……”

  “最近公司人手急缺,报纸那块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忙!反正你做的杂志是月刊,其他人做的是半月刊呢!”

  不等南风晚拒绝,主任将一叠资料放在他桌子上,然后腆着肚子离开。

  南风晚拿起桌子上的资料,上面记录了一些行程安排,还有一些人物采访计划,而采访的内容竟是关于一宗凶杀案。

  牵涉到凶杀案,本能的八卦之心让南风晚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

  2011年6月26日,S市某高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张某于晚上7点到9点左右被人勒死在主教学楼的天台上,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疑似熟人在死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作案。

  资料显示凶杀案的嫌疑人茹茹(化名)在死者张某死后消失,被警方缉捕时已神志不清。精神医生配合警方找茹茹做笔录时,她一再强调,凶案现场有第三方,且对方是凭空消失,一口咬定是鬼怪作案。目前茹茹正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关于这篇报道的任务要求就是让南风晚去采访嫌疑人茹茹,希望能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或者值得八卦的爆料点来吸引眼球。

  看完后,南风晚觉得很奇怪。

  这种凶杀案,一般报纸报道一次后,顶多持续报道两三次就不会再跟进,况且公司的日报已经连续报道了三条,为什么现在还要采访凶案嫌疑人?

  就在他疑惑不解时,同事刘易阳凑过头看了资料几眼后,惊讶道:“你接了这个采访?”

  “有什么问题吗?”

  刘易阳皱着眉头,一脸神秘地说:“听说接这个采访的人都……”

  倏然,一声暴喝传来:“小刘,你的校对有疏漏,看看这篇报道,你三次校对后还被我找出两个错别字,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整版报纸都给我重新校对三次!”

  刘易阳像是被电触到了一般浑身打了个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