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狱
破晓安眠2019-07-26 03:561,864

  那一年,仲夏的夜,星光拥抱着月亮,迷离的晚风撩拨着他16岁的悸动的心。

  那一天,他一口气冲到楼下,走着走着,他顿下脚步一点一点地扭头,看向高楼耸立的教学楼,目光锁定在五楼,看着那间未熄灯火的课室。

  那一刻,她站在某个逆光的走廊一角,偷偷地看着融合在月光下的他,将他送给她的防身匕首紧紧地捏在手里。

  那一秒,她倒在血泊中,急促的呼吸让她胸口上的血流得异常汹涌,她睁大的双眼里映着朦胧的月色,微张的嘴巴里发出破碎的声音。而他,却奔跑着走到了另一个巷口,消瘦的背影与夜色融为一体。

  没想到还有出狱见到阳光的那刻。

  八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他从一个十六岁的青葱少年变成了二十四岁的青年。

  南风晚抬头看着天空,原本晴朗万里的天空忽然阴沉沉的,滚滚乌云像是一个个狰狞的骷髅正张大着嘴巴一点点地吞噬了阳光,那深不见底的眼窝里,有人令人窒息的恐惧。

  “恭喜你出狱。”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南风晚扭头一看,对上的是熟悉而陌生的脸。

  那是一个约莫和他年龄相仿的男生,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手里拎着公文包。

  “你……”南风晚迟疑了半天才恍然记起这张脸:“钟无期!”

  钟无期笑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唇角勾起:“还认得出来啊!”

  南风晚苦涩地笑着,却没再说话。

  八年,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脸,还有一些回不去的东西。

  那年,他百口莫辩。

  那年,一锤定音。

  那年,他唯一的亲人指着他的鼻子声泪俱下:造孽啊,造孽啊!为什么我会有你这样的孙子,我就当你死了,当你死了啊!

  那一年,他觉得自己被全世界背叛了,谁都不相信他,包括他唯一的亲人。在无望的八年牢狱生涯,他恨过、抱怨过,也曾恶狠狠地发誓有朝一日能出去,一定要报仇!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只想出去,见见亲人,见见朋友,再好好地生活。

  原本以为今天没有人会来接他,可却见到了钟无期,也算是意料之外。

  “……老头子还好吗?”半晌,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钟无期抿唇,老半天才缓慢地说:“在你入狱的第五天就去世了!”

  南风晚捏紧指头,鼻子酸酸的。

  他耸肩,故作无谓地笑道:“哦,老头子比我先死啊!”

  “南风晚!”钟无期提高了音量:“你在恨你爷爷?”

  “没有爱,哪来的恨?”

  “你爷爷一直是相信你的!”钟无期激动地说:“当年他还特地去找你最好的朋友白子洛,让他出钱帮你请律师打官司,可那个时候白子洛早就出国留学了!”

  明明心里已经动摇了,可嘴巴上还是死磕着说:“相信?当时开庭的时候,他说了什么,你也听见了!全世界都可以对我落井下石,可是他那样说,你可知道那时候的我有多绝望?”

  “那是因为你爷爷已经肝癌晚期活不了几天了,你说你爱你爷爷,可是他的身体状况,你又了解多少?他之所以那样说,就是给自己找借口不去探监!他是你唯一的亲人,如果他死了,在牢里的你也会自暴自弃!可如果他还活着,纵使他不相信你,你还是有股信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你的个性。”

  八年,爷爷没有探监过一次。

  他一度以为,爷爷是恨他,恨自己有个杀了人的孙子,给自己蒙羞!

  他曾期待过,爷爷能看看他,哪怕一次。一个月,二个月,一年,两年过去……都没有见过爷爷的影子。

  他由最初的期待,到怨恨,由浓郁的怨恨,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思念和期待。

  他要出狱,他要表现,他要去见爷爷,亲口告诉他“我没杀人”。可,在这个愿望,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南风晚刻意压制着自己不去流泪,可眼泪就像断了线的雨,吧嗒吧嗒……

  钟无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都过去了,未来最重要!兄弟,好好生活!你刚出狱,也没地方住,暂时去我那里住吧,房间和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南风晚由衷地道谢。

  钟无期先是一愣,然后抬手再次拍了他的肩膀:“好兄弟不言谢!”

  当南风晚和钟无期转身的瞬间,他感觉背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是那种不怀好意到想要置人于死地的恨意。

  他下意识地回头环顾四周,却没见可疑的身影,直到他的眼角扫过右侧的墙壁时,猛地顿住,只见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瘦弱身影直直地站在那里露出小半边的身子,她抬眼幽幽地与他对视,那森冷的眼神像是一把锐利无比的刀子砍了过来,看得让人寒毛倒立。

  等南风晚转身想看得仔细一点,对方诡异地消失了,速度快得非比寻常。

  “在看什么?”钟无期回头问。

  南风晚垂眸:“或许是故人。”

  能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的,应该只有那个女人了吧!

  因为他是杀了她女儿的“凶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