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世界
破晓安眠2019-07-26 03:552,185

  一切都那么的陌生和新奇。

  在他上学的时候,很少学生有手机,而现在几乎每个学生都有一部手机。那时候,网吧是一个禁区,网络是洪水猛兽,尤其是学生上网,那绝对是不良少年。而现在,家庭稍微像样点,都会有台电脑。

  例如,他现在的房间。

  摸着键盘,看着蓝天白云的屏幕,南风晚有了片刻的闪神。和社会脱节了八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融于这个大家庭。

  “南风晚,我可以进来吗?”钟无期敲门。

  南风晚打开门,只见钟无期拿着报纸进来,他盘坐在床上,将报纸摊开:“你看这些招聘广告,你想做什么工作?”

  南风晚俯身拿起其中一张报纸翻看了半天,将报纸放下。

  钟无期瞅着南风晚:“不想做?”

  南风晚苦笑着说:“是做不了!”

  “当年你进监狱的时候是少年犯,应该也会学习的吧?”

  “学了。”

  “那你会什么?”

  南风晚扯起唇角自嘲地说:“抽烟打架呗,要不是当时因为我是不良少年,大家也就不会第一个怀疑我了!”

  “以前的事不要去想了,再说了,如果以成绩来判定一个学生的话,你还是优等生呢!记得当年,有次你和温简打赌,说期末考试拿第一,结果你真的拿第一了!原本大家都以为你是作弊抄袭,没想到你架着腿让老师随便出题,结果老师出的题,你当场解答出来,原来那个时候的你明明能考高分却故意不答题!”钟无期赞赏地说。

  南风晚低着头,眸光暗了下去。

  他舔抵着唇角,视线盯着双手发呆。

  钟无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挑开话题:“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能写点东西,想找份编辑之类的工作,不过报纸上没有。”南风晚说。

  钟无期笑了:“这个简单,可以上网找!你把你的简历制作好,我给你投简历!”

  话落,钟无期坐在电脑前打开网页,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浏览信息。

  “我明天想回家看看。”半晌,南风晚说。

  钟无期握住鼠标的手一顿,很快地,他点点头:“也好!”

  夜色如墨。

  偌大的教室里,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少女坐在课桌前,她的眼睛明亮的像星星,她很安静,纤细的手指很小心地翻着书,生怕弄破了纸张。

  她坐在教室的一角,灯光笼罩在她身上,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纱。

  教室的另一角,一个面目俊朗的少年斜靠在墙壁上,他很邪气地叼着烟,明明不会抽,却点了火,呛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也执着地不肯掐灭。

  “南风晚,你能不能不抽烟?你影响到我了!”那边的少女一边咳一边涨红着脸瞪着少年。

  少年故意吸了一大口烟,还吐着气说:“我吸我的烟,管你什么事?”

  少女气鼓鼓地说:“你的死活是不关我的事,但是电视上说吸二手烟比吸一手烟还要严重。”

  少年切了一声,但还是把烟给掐灭了,然后他拿着一本书将烟味扇走,最后他顺势找了一个位置架着腿随手拿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着。

  看了一会,他感觉到身侧似乎有人,让他有些心神不宁。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侧,却惊愕地发现教室里除了他空无一人。

  少年站了起来,身后凉嗖嗖的。

  这时,似乎有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耳边回荡着诡异的呼吸声,柔软的类似长发一样的东西缠绕在他脖子上,又痛又痒,他扭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

  松了一口气后他回头,看到了一张双眼血红,脸颊破碎的脸,鲜血从她毁损的缝隙里慢慢地溢出,那些血组合成数不清的锋利爪子,从那张脸里破茧而出,带出令人作呕的腐肉,掐住他的脖子……

  “呃……”躺在床上的南风晚猛然睁开眼睛。

  原本就睡不安慰的他,现在更是睡意全无。

  一转头,月光穿过窗帘的缝隙幽幽地照在他的脸上,晚风迎面吹来,让他的思绪纷飞。

  又是这样的梦,八年来,他一直梦到有关温简的片段,可到最后,都是从噩梦中惊醒。

  南风晚挣扎着爬起来,他起身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外面的夜色没有想象中的浓,倒是灯火通明,那时候一到夜晚就安静的街道早已经变成了不夜的商业中心,来来往往的人群面色各异,而那些人的快乐都与他无关。

  视线一路下滑,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女生身上。

  那个女生戴着大帽子,她仰着头看向他,因为距离太远,他也看不清她的长相。大概是意识到他注意到了自己,女生低下头,伸手拉了一下帽子,然后匆匆地混入如水的人群中。

  见女生走了,南风晚也没多想,而是折身去了客厅,打开冰箱的时候,里面摆满了饮料,他却不知道喝哪一瓶好。

  就在他目测饮料想做出选择时,他忽然觉得身侧似乎站了人,就在他以为自己是一惊一乍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带着冰冷的凉意。

  南风晚心下一惊,扭头一看,是钟无期。

  “怎么,吓着你了?”黑暗中,钟无期拿了两罐啤酒,递给他一瓶。

  南风晚接过啤酒,拉开,仰头,一饮而尽。

  “你说,发生的事情,还能再改变吗?”久久,南风晚幽幽地问。

  “那要看什么事了,”钟无期的声音很低,片刻,他又改变说法:“只要你愿意,会的。”

  “我很想……爷爷。”南风晚的声音瞬间硬噎了:“还有……温简。”而后面“温简”的发音低如蚊蚋,除了他,几乎没人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那么多的骄傲。如果那天,我能鼓起更多一点的勇气,也许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按照我预想的走下去呢!”

  听着南风晚懊悔的声音,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得到南风晚的自责和内疚。

  此时此刻,除了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杀了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