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止云岭上头的日子
苏如烟2019-07-26 03:472,310

  “好无聊,我好无聊。”这已经是这么多天来,青瑶第无数次的感叹了。

  “无聊便吃豆子吧,你不是喜欢这豆子的口味么。”一旁一个一头红发的少年郎,这般说着,空出手中的动作来,将一个瓷瓶子塞到青瑶的手里。

  这是青瑶在这止云岭上头除了师尊之外,所认识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人了,也是她唯一的玩伴,只是用人来形容他,或许有些不够确切,确切说来,他的真身乃是一只浑身散发出月影光华的狐狸。

  乃是上古异兽之一的月影狐,延续至今自成一脉,月影狐族已经完全脱离了狐妖的范围,说起来,应该算是狐仙。

  而这红发少年郎影湖,则是一只修为尚浅的小狐仙,青瑶听他说是因为幼时承蒙伯夷上尊出手搭救,他为报恩,留在这止云岭上头,处理着一些杂事,比如替上尊炼丹,为他下山去采办物资等等。

  而眼下他还多了一项工作——青瑶的玩伴。

  青瑶摇了摇手中的瓷瓶子,里头有咚隆隆滚动的声音,这可不是寻常的豆子,而是凡人求也求不来的仙丹,百草绛珠丹。

  “湖湖,那你变个狐狸给我看看。”

  这样的对话,影湖算着这么多天下来,几乎每天都得来上好几次,倒不是青瑶想要捉弄他,纯粹是因为孩童心性罢了。

  虽然她心智成熟,可是也过了这么几年的童稚年华,有些孩童心性无可厚非。

  影湖无奈道,“你无聊归无聊,可莫在去那后山了。”

  听到影湖这话,青瑶脖子一缩,她的确是不敢再去那后山上头了,现下想起来,她依旧对当日的事情心有余悸,她担忧地问道,“湖湖,你说,那两个家伙长大以后会不会来报复我啊?”

  影湖心中暗想,当日眼见那般恐怖的事情,恐是躲你都来不及,谈何报复。

  事情还得从二十几天前说起,青瑶向来是个能吃的,不然也不会生成这么个小肉包子的模样,但跨入仙门的第一步,便是辟谷。不吃五谷杂粮,而靠食气来抵御饥寒苦痛,这气,自然是天地间的灵气,仙门有独有的辟谷食气法子,但初学之人,必须忍受的就是那段饥肠辘辘的过程。

  那日初至止云岭上,伯夷就已经将一束印了他意念的灵力,融入到了她的脑中,其中正好就蕴含着初入仙门的修行之法,乃是基础和根本,自然包括了辟谷食气的诀窍在里头。

  法子中明白指出,辟谷前期,若是忍受不住,的确是可以辅食少量来渡过那段难熬的过程的,可青瑶转遍止云岭上头,连个厨房都没有。

  千山云顶峰岭连绵,共有五峰十二岭,这止云岭乃是景色最为绝伦之地,其美好,用人间仙境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只是,美则美矣,路的确也是不好认,她饿得晕头转向,误打误撞就到了后山上去,后山上是一片青葱翠竹,风吹过时,竹叶互相摩挲,发出沙沙的响声,竹林深处则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水潭,夕阳的余晖倒映在潭中,波光粼粼,此景美得令人窒息。

  那余晖映于其中的波光,也晃花了青瑶的眼睛,原本就饿得头晕眼花,这水潭,忽然就让她眼睛一亮。

  那潭中有着三尾金色鳞片的鲤鱼,看上去肥美至极,正在潭中恣意畅游着。

  而青瑶看到那鲤鱼的第一眼,心中猛地窜上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有吃的了。

  青瑶在乡野成长了一年,别的不说好,这捞鱼功夫算得上是顶顶的,以前家里没少煲过鱼汤就是因为她这一手好功夫。

  她咕咚吞咽了一口口水,便蹑手蹑脚地朝潭边走去。

  伯夷找到她的时候,夕阳已经落山,她已经吃饱喝足,满足地躺在潭边的草地上酣睡了过去。

  潭边还有着鲤鱼的内脏和鳞片,一堆鱼刺丢在不远处的篝火堆里。

  他也是闭关之余,休憩之时,感应到了这边的动静,寻了过来便看到这一幕,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语气却没有什么怒意和不悦,只是淡淡地唤道,“瑶儿。”

  青瑶睡得正是酣畅,梦中自己都在痛快地吃着,只是忽然仿佛魔音灌耳一般,这个声音似乎是在自己的脑中响起的,她猛地睁眼,就看到伯夷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

  “师……师尊……”她这般唤着伯夷,眼睛还朝着潭边那一摊狼藉看了一眼,却发现之前自己弄出来的那些污浊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唯恐伯夷生气,这仙一般的男人,若是生起气来,她真的难以想象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有些内疚,嘴角向下耷拉着。

  青瑶甚至已经开始在脑中幻想出伯夷生气时可能会有的怒火,因为自己的确是做错了事的,虽说是饥肠辘辘,但辟谷的法子,就算辅食少量,也是绝对的忌食荤腥。荤腥乃是生灵之尸,戾气的根源所在,而且这些鲤鱼长得这般肥美,想来或许是师尊养在这后山上头的,自己绝对是被饥饿蒙蔽了眼睛……

  只是伯夷脸上并没有恼怒,他伸出一只手来,温暖的手掌在青瑶的面前展开,就如那日在正殿中初见时一样。

  青瑶伸出手去,还没来得及将手放到他的掌心,就只见伯夷已经将手朝她的脸上伸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紧闭眼睛,却只感觉到他温暖柔软的指腹贴上她的唇边,轻轻揩掉了她唇边没有擦净的油渍。

  青瑶有些怔了,他竟是这样也不恼自己么?

  怔忪之时,她的手就已经被包覆到温暖的手掌里去,伯夷牵着她朝着从后山下去的路走去。

  青瑶自认自己已经活过一世,心态早已成熟,可是依旧难以揣摩的是伯夷,也对,他已经活了这般多的岁数,心气和见识自然是非同凡响,度量自然也非同一般。

  而青瑶是他第一个徒弟,一个从来没有当过师尊,一个从来不曾为人徒弟,青瑶心中揣揣的,是想要琢磨清自己师尊的性子,唯恐哪里做得不是惹得他不悦。

  然而伯夷已是如此高深的修为,性子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琢磨得清楚,只是任凭他通身睥睨天下的气势,天下无双的修为,却也依旧是初为人师,对于教导徒弟,没有任何经验。

  他牵着青瑶,仿若闲庭信步一般地朝前走着,只是却感觉到后头这个小人儿的步子停了下来,手微微用力地拉住了自己的手。

  他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去,就听得稚嫩的童音说道,“师尊,您莫恼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