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陆雅芙
苏如烟2019-07-26 03:472,236

  青瑶忙不迭地点头,脸上都是笑容,那娇憨的笑颜之上只差没写上四个字“都听你的”了,影湖看着她这笑容,有些无奈地笑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样的笑容眼神和表情,谁能硬下心来拒绝呢?

  青瑶的确这些日子在止云岭上也憋坏了,每日都在练功和练飞,虽颇有成效修炼进境不错,却有时候也不得其法,难免烦闷至极。

  于是这下也就犯了懒,死活都不愿意自己飞,一点儿也没了当初那新鲜的劲儿,影湖拿她毫无办法,便只能唤出自己的飞行法宝来,是一只流光溢彩的葫芦,细看的话会发现这葫芦闪着九种光彩,因而名为九灵葫芦。

  这葫芦样貌漂亮,倒像是女弟子们才会用的法宝,青瑶初见影湖使这葫芦时,没少发笑。

  眼下,她乖乖地坐到葫芦上头去,由着影湖控着葫芦带着自己飞向主峰,遥望着止云岭的景致逐渐远去。

  没过多时,主峰便到了,青瑶从葫芦上蹦了下来,她圆滚滚的小身子上头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袍子,袍子边儿缀着一圈细短的流苏穗儿,扎着两个团子头,再加上她肤色白皙,唇红齿白,眼睛黑亮黑亮的,这般看去,倒真像一个仙家童子。

  影湖指向前方阶梯尽头的宏伟正殿,叮嘱道,“小瑶儿,你便在这正殿前头等我,我马上去济世堂,采办好东西之后便来寻你,你可别到处乱跑,你又不认路,若是乱闯了哪里闯了祸,当心尊上恼你。”

  这些日子下来,影湖也有些摸透了这个小丫头,说别的话或许不顶事儿,但是一旦搬出尊上来,她定然会乖乖听话。

  果不其然,青瑶慎重地点了头,“放心吧,我不会乱跑的,你快去吧,早些回来带我去玩儿。”

  青瑶知道,在止云岭上,任凭自己怎么闹腾都没关系,师尊对自己说不上是溺爱,硬要加一个词儿的话,或许应该是放任。但是这主峰上可不一样,自己既已入了伯夷门下,一言一行看在别人眼里,都是挂了伯夷这个前缀的。

  只要她不触犯伯夷所说的那些点儿,伯夷都不会恼她,所以青瑶心中很有分寸。

  她原本就是个心智成熟的人,心中有着一柄叫做分寸的标尺。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

  青瑶在心中这般对自己说着,然后迈了步子,朝着阶梯上头的正殿走去,只是刚走完阶梯,还没来得及到正殿门前,就只觉头上一团阴影覆盖下来。

  猛地抬头,只见一团黑压压东西压下来,赶紧朝旁边退了两步,躲开了那团阴影,否则就真是灭顶之灾了。

  躲开之后,这才看到,原来那团阴影不是什么乌云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个法宝从天而降,法宝上头站着一个鹅黄色衫子的女孩儿,看上去约莫七八岁大的模样,个头比青瑶高上一些,一张小脸上的五官长得也是标标致致的,乍一看上去,有些眼熟。

  只是那眼神,的确是有些让人不舒服。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怎的眼神这般恶劣,看得人心头不爽,青瑶眉头皱了一下,眼睛看向旁边的另一个小姑娘,这小姑娘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年岁,穿着一身水绿色的衣衫,似乎有些胆怯,眼睛大大的,眼神却是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有一种湿漉漉的可怜,她的脚下,踏着一柄翠绿剔透的翡翠如意。

  这女孩儿名为季雨乔,也是在一月前的纳新大典上,被禹阙凡收入门下的女童,她很是胆小,只是当日亲眼见着伯夷上尊将青瑶带走,自然现下也认出来了,赶紧从法宝上头下来,恭恭敬敬地同青瑶行礼,“晚辈见过师叔祖。”

  因为伯夷辈分之高的缘故,青瑶的辈分也是水涨船高。

  青瑶淡淡地同她笑了一笑,只是见着旁边的那女孩儿,依旧立于法宝之上,丝毫没有恭敬之意,甚至还隐约让青瑶感觉到了丝毫敌意。

  分明就很眼熟,为何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了呢?只是青瑶在这世上,所识得的人就只有那么多,而她这个年岁的,细想起来,一个名字已经浮出水面。

  “陆雅芙?”青瑶眉头一皱,这样说道一句。

  脑中一下子关于这个女孩儿的记忆涌了上来,其实说起来,青瑶是没和陆雅芙打过什么交道的,只是犹记得,这女孩儿,和她的母亲一般,在陆府时,总是喜欢刁难和欺负云熙。

  真是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青瑶打量了一眼陆雅芙,难怪会这般眼熟,她的眉眼之间,和那陆家大夫人可是像得很。

  陆雅芙冷冷一笑,从法宝上走下来,对青瑶说道,“云青瑶,好久不见啊,只是,你这野种,在蓉城丢人丢得还不够,还要丢到凤栖村去,眼下竟是要丢到这仙门中来了么?”

  陆雅芙并没有压低音量,这话听上去极其刺耳,就连周遭的一些弟子,都已经忍不住朝这边看了过来。

  季雨乔听着陆雅芙这大逆不道的话,心中一惊,原本就胆小怯懦的性子,马上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眼中的泪水啪嗒啪嗒地砸了下来。

  千山云顶门规,第一条便是尊师重道,对长辈不敬,乃是大忌,定然是会受到惩罚的。

  陆雅芙却眼神倔强,带着敌意,她恨,她怎么可能不恨,陆夫人从她幼时能听懂话开始,所给她灌输的便是对于云熙母女的敌意和仇视,加之素来骄纵惯了,她这性子就越发不得了了。

  她云青瑶为何就是万众瞩目的人?幼时便是这样,而眼下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进了这仙山门派,哪知这云青瑶依旧阴魂不散!

  并且她究竟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为何她的运气就这般好?自己依旧是不敌她的,原本以为自己得以入这仙山门派,已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了,而这云青瑶却是直接入了伯夷上尊门下。

  她不服!凭什么?凭什么事事都是云青瑶得好?

  青瑶听到野种两个字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随即已经散了开去,她的心中有一柄叫做分寸的标尺,谨言慎行,从刚才,她就对自己说过的。

  脸上掠过些许清浅的笑意,像是轻蔑,又似是冷嘲,“千山云顶门规,你便是这般遵守的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