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影湖身世
苏如烟2019-07-26 03:483,124

  青瑶再没回头多看墨黎一眼,直接就坐上了葫芦,墨黎深深地看了影湖一眼,问道,“狐狸,最近可好?”

  “多谢上尊关心,有伯夷上尊照料着,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影湖谦恭地答着墨黎的话。

  墨黎眼神中有着不可测的深意,看着影湖的脸,他点了点头,“那样自然是好,努力修炼吧,你的路……可还长着呢。”

  影湖浅浅地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但还是对墨黎说道,“谨遵教诲。”

  与墨黎道别之后,影湖也马上就坐到了葫芦上,只是背对着墨黎的时候,脸也马上垮了下来。

  “你是不是还记着九年前那次呢?”影湖看着青瑶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不高兴了,她一不高兴,脸就会垮下来,小嘴瘪着,眼神中都是阴郁。

  葫芦朝着止云岭飞去,青瑶和影湖原本一路都没有说话,但影湖这么忽然开口了,青瑶不由得看向他,因为她知道,就墨黎刚才对影湖的话,影湖自己也不高兴着呢。

  影湖也没有立在葫芦上,而是随她一道盘腿坐在葫芦上头,葫芦就停在止云岭的上空,没再继续前进。

  “怎么可能不记得!那时候我才六岁!她那样欺负我,骂得那么难听,墨黎都只帮她不帮我!还有,他怎么可以讨厌成那个样子?统共就对我们说了那些话,就能够把我们俩人都弄得不高兴起来!”她有些愤怒起来,对于墨黎,她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大人总归是护着自己家的小孩的,尊上当时也是那般让众人艳羡般地护着你。”影湖笑着,伸手捏了捏青瑶的脸,“至于我那些事情,总会有人提的,尊上当年救下我的时候,墨黎上尊就很是反对。他会说这些话也没什么,毕竟说起来我并不是千山云顶门人,我能留在这里只是因为尊上他心存怜悯罢了。”

  影湖的语气中淡淡的哀伤青瑶没法忽视,他的身份的确很尴尬,月影狐王族的身份,但是若是真要说起来,影湖应该在这之前加一个前任,他是月影狐族前任狐王的孩子,但是现在,月影狐族的王座已经不再是他的父亲了。

  “你的母亲是千山云顶的人,是师尊的师姐,他当然会护着你,这可不是心存怜悯。是师尊他有责任感罢了,和那个墨黎上尊不同。”青瑶皱了皱眉头,反而安慰起影湖来。

  影湖的身份很特别,这在千山云顶上头,其实没多少人知道,他的父亲是月影狐的王族,前任狐王,而他的母亲却是千山云顶的门人,墨黎的师妹,伯夷的师姐——孟清寒。

  甚至就连孟清寒这个名字,千山云顶之中都已经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情被隐藏得很好,就因为这件事情被当做是千山云顶的耻辱。

  并且人类和月影狐族的结合不仅是人类无法接受的,月影狐族同样也无法接受,所以影湖从刚出生就陷入两难的局面,孟清寒因为生下这个人类和狐族的混血儿,难产至死,几乎是当场就死了。狐王当时的景况也非常不好,和人类的结合使得他的地位受到了很大的威胁,被驱逐,无暇顾及幼子,当时是伯夷前去救助,只是却没来得及救下孟清寒,只带回了影湖。

  那时候,他还是一只小狐狸。

  “好了,傻小瑶,我们不谈这个了,我的身世,本来在这里就是禁忌话题,而且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很满意了,你难道不懂么?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每天伴着你,替尊上顾着炉子,能够看着你,就可以了。”影湖声音很温柔,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绵软,只是青瑶却从中听出了些其他的情绪在里头。

  青瑶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影湖,原本心中的不快活终是散了去,的确,现在这样的生活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可以伴着师尊,有师尊护着,并且可以经常看到他,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很满意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说起来,师尊不是没在闭关么?我得回去找他呢。湖湖,你这葫芦的确不错,舒适宽敞,不过我还是喜欢自己飞。”青瑶脸上终于有了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她回眸看着影湖,那脸上的笑容美得影湖几乎都要窒息。

  肩胛骨的翅膀已经扑腾了起来,迅速地朝着止云岭飞了下去。

  摘星岭上头,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迅如疾风一般地舞着剑,每一招每一式都极其迅捷,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她完成得很好,不得不说,这些招式看上去就有一种很凌厉的感觉。

  “陆师叔!陆师叔!”一个看上去有些傻胖傻胖的年轻男子脚踏一柄木柄的古剑朝着摘星岭上悠悠地飞过来,一路这般唤着。

  陆雅芙停下了手中的剑势,眼神有些不悦,朝着半空中的男子望了一眼,“吵嚷什么?没见我正在练剑么?还有,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到摘星岭上来!若是师祖知道了就麻烦了!”

  这年轻的男子马上就放轻了音量,小心地降了下来,落在陆雅芙面前,他眼神中有着爱慕之意,看着眼前鹅黄色衣衫的秀美少女。

  “对不起啊,陆师叔,我又忘记收住自己嗓门了。”他赶紧道歉,但是语气还是很急切,“但是陆师叔!真的是有要紧的事情,主峰上头都传遍了!”

  陆雅芙眉头不悦地皱起,“卢宏,我说过的,对于主峰上的那些事情,我基本都不感兴趣。”

  她只想好好修炼,一心一意投入到修炼中,小比就要到了,她不能输,无论如何也不能输,她已经连着夺魁了三届,她有她的抱负,所以她绝对不能输。

  陆雅芙永远记得当自己夺魁的时候,渊清脸上的笑容有多么让人心动。

  “我只想好好修炼,比好这一次的小比。”陆雅芙眼神冷静地看向卢宏。

  卢宏被她的眼神扫得心头一凉,马上说道,“师叔,这事儿就是和这次的小比有关系的!”

  陆雅芙的眼神这才好看了一些,“说来听听。”

  “是伯夷上尊的徒弟,云师叔祖,她今日到了主峰,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小比。并且负责登记报名的人说,那云师叔祖美得可以和仙人相比了,不过我想肯定不会有陆师叔您这般好看。”卢宏一边说着,眼神一边眷恋地朝着陆雅芙的脸上瞄了一眼。

  却发现她的脸色几乎是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她?九年了,她居然出来了?我都快要以为她死在止云岭上头了。”

  陆雅芙咬牙切齿地说道,脑中不由得想到九年前青瑶的模样,在主峰正殿前的那一次,让她丢尽了脸,从那以后她再没有出现过,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而自己呢?就顶着那一次的羞辱,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努力修炼,努力再努力,无论有多么辛苦,她都坚持了下来。

  “而现在,你又这么轻飘飘出现在我的世界么?哼。”陆雅芙冷笑一声,看在卢宏眼里,她这话仿佛不是对他说的,仿若是在自言自语,“我努力了九年,从不懈怠,你也来参加小比了么?这样正好,我就要让你知道,光有好命道是不够的,我的努力一定能打败你。”

  卢宏并不懂她自言自语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明确的意思,但是听上去,陆师叔似乎是和云师叔祖之间有着不愉快,九年前的事情他知晓得并不多,但是却也有所听闻,尤其是伯夷上尊的那句让所有人震惊的“天下人都跪拜”的话。

  “芙儿。”清朗的男声从后头传来,伴随着这声唤,一面大大的白玉骨扇从天而降,如玉一般的美男子静立在上头,他眼神清澈,容貌看上去和九年前没有什么分别,他看着陆雅芙。

  “师尊,您来了。”陆雅芙将自己的剑随手插到剑鞘里头,向前迎了上去,脸上一直冰冷紧绷的眼神也变得柔软了下来。

  “剑练得怎么样?”渊清的眼神平淡无波地朝着卢宏的脸上瞟了一眼,卢宏有些紧张,马上就恭谨地行礼,“晚辈……见过,见过渊清师叔祖。”

  渊清的眼神依旧平静,但是却不再看他,转头对陆雅芙说道,“芙儿,往后不要随便带人上摘星岭来,若是你师祖知道了,会不喜。”

  陆雅芙恭谨地点头应了渊清,“芙儿定当谨遵。”

  然后眼神就狠狠地朝着卢宏剜了过去,像是在说“你怎么还不滚?”

  卢宏脖子一缩赶紧告退,恭恭敬敬地把礼数做足了就赶紧跳上自己的飞剑摇摇晃晃地离开了摘星岭。

  “师尊,您出门一个月了,总算是回来了,是赶回来看芙儿参加小比么?”卢宏一离开之后,陆雅芙就马上朝着渊清走了上去,亲昵地拉了他的袖子,语气也柔软下来,像是少女撒娇一般地娇憨,脸上的笑容很柔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瑶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