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逃离
似水流云2019-07-26 02:592,369

  幽暗潮湿的旧宅,不断散发出一股发霉的味道,干硬的床板上,面容枯槁的女子呼吸渐渐急促,已经无力回天。

  床边坐着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圆润的面容,瓜子壳一样的下巴,俏丽可爱。而此刻她圆润如桃花的眸子正满眼泪水,一脸焦急的抓紧床上女子瘦弱的手。

  “娘,娘,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裴麒萱哽咽着,几乎泣不成声。

  魏娘病态的面容上绽开一抹慈母的笑容,她看着自己的女儿笑道:“娘……没事……”

  “如果我是男孩子,也不会有今天,娘……”裴麒萱哽咽的厉害,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了。

  “可娘从来就不后悔你是女孩子,当年怀着你的时候被那个jian女人丢进阴煞之地,娘只想着,一定要保全你,不管你是男是女,娘只要你!”

  魏娘坚定的声音,几乎让她哭晕过去,娘,娘!她在心中哭喊。

  “娘只担心你的体质,子年子月子时,分秒不差,千年难得一遇的极阴体质,娘从神灵那里求得了你的性命,却让你成为天下最好的炉鼎,娘不甘心!”咬牙切齿的声音,伴着急促的呼吸,让人的心都跟着紧紧的揪在一起。

  “麒萱,莫哭……”魏娘勉强抬起手,轻柔的擦掉她眼角的泪痕。“你听娘说,娘手上的戒指,叫做养灵戒,等娘死了,你就将戒指抵在娘的额头,将娘的灵魂吸进去,娘的三魂七魄就会一直陪着你,等到有一天,你寻到天底下最强的男子做炉鼎,你就为娘做一副躯体,娘要亲眼看着那jian女人惨死!”

  闻言麒萱忍不住连连点头:“好,好!”

  魏娘满意一笑,吃力的从怀中掏出一段雪白的蚕丝,放进裴麒萱的手里,那蚕丝落入掌心,便化作一小截白色的细线,套在她的小指之上。

  “这是娘私藏的武器绕指缠柔,能攻能守,裴家的女儿虽然也能修炼,但结局都必然做他人的炉鼎,以你现在的修为,还发挥不出它的威力,但自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等娘死了,你就拿着它,离开裴家,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修炼,为娘报仇!”

  闻言裴麒萱已经泣不成声,她只能点头,哽咽着说着:“好。”

  “别给我在这里装死!”门外响起一个女子阴阳怪气的声音,接着本就破旧的木门很轻松的便被人一脚踹开,裴家的女主人何月面色阴冷的站在门口,后面是浩浩荡荡的家仆。

  “要死就赶紧死,别在这里浪费我们修炼的灵气!”

  闻言魏娘虚弱的眸子猛地瞪了起来,带着冰冷的杀意。

  “何月,老爷吩咐过,没他的同意,谁都不能动我们母女!”

  “老爷?你女儿去给宇文昊做炉鼎的事情,早在她三岁就定下来了,现在宇文昊修炼遇到瓶颈,老爷便答应,将麒萱送过去!”说着何月冷笑一声:“魏娘,你知足吧,这世界,女人生下来注定就是男人的炉鼎,让你女儿去给赫赫有名的宇文家族做炉鼎,已经是老爷的恩惠了!”

  “那你为何不让你的女儿去!”魏娘声嘶力竭的吼道,谁不知道宇文昊为人凶险,酒色犬马,声名狼藉。

  “哼,魏娘,你已经是将死之人,多少为你的女儿想想,还有,到死你都不明白,跟我斗,不会有好下场!”

  看着魏娘生不如死的表情,何月忍不住畅快淋漓的放声大笑,笑声夹杂着魏娘不甘心的尖叫,让停在外面的家仆都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世界,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炉鼎,所谓炉鼎,便是男修用于采阴补阳的女修,地位低下,她们的存在只是用于供男修吸取阴元,提高功力,即便是世家的女儿,也逃脱不过这个命运。只不过世家的女儿有天赋过人的,便可做妻室,普通家庭的女儿,天资过人的便被世家门宗的人买回来,只能做妾侍,或者连妾侍都不如,她们身份卑微,只能忍辱偷生。

  她的母亲魏娘,就属于后者,空有一副极品的资质,却只能惨死在何月的手里。

  如果当年娘生下的是男儿,便可母凭子贵,入门宗,拜师傅,修仙之路一路畅通,但可惜,她是个女子,即便天赋过人,注定将来,也只能做一个炉鼎!但娘说她不后悔,只要自己活着,便是她最大的支柱!

  所以,是女子又如何?她不会做炉鼎,谁都别想强迫她!这看似反抗的意念,便来自娘从小的教导!

  魏娘的嘶吼,带着困兽临死前挣扎的绝望,那声音戛然而止,可笑声还在继续,魏娘就带着如此的不甘和怨恨,深深的闭上了双眼。

  “娘,娘!!”裴麒萱只觉得一瞬之间仿佛天塌地陷,脚底发软。

  “哼,真是晦气!”何月皱眉,手指捏紧鼻端:“麒萱,你收拾一下,明天宇文家的人就来接你,别想着跑,你知道反抗我的下场!”

  说着,她便冷哼一声,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去。

  直到人走了,裴麒萱才擦干净泪水,勉强站起来,将倒下的木门扶起来,关紧,而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步步走到魏娘的尸体身边。

  柔软的躯体,还带着淡淡的余温,然而娘渐渐惨白的脸,却带着深深的怨念。

  她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压下不断涌出的泪水,将魏娘手上的铜色镜面戒指脱下来,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戒指沾手,便收缩成合适的大小,裴麒萱依照娘的吩咐,将戒指抵在娘的额头,不多时,一丝冰冷的气息从魏娘的眉心涌出,带出一点点好像萤火虫一般的光芒,那光芒闪烁了几下,便融入戒指,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气息的波动,瞬间充满了戒指,冰凉的金属的触感,也变的温暖起来,这是娘的气息!

  裴麒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已经完全僵硬的魏娘的尸体,深深地磕了三个响头。

  夜色迷蒙,四周的一切都静悄悄的毫无声息的时候,漆黑的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缕雪白好似蛛丝一样的丝线从门里射出,缠绕上街对面的一株大树,接着一道人影从门后闪出,隐入树丛里消失不见了。

  何月看她年纪小,料定她悲痛之余定没有心思反抗,可她并不知道,一个在如此环境下长大的女孩,会有怎样坚定的意识,如若不然,她现在不是疯了,便是走火入魔,更不会有如此清醒的头脑。

  而这一切,都来自娘的教导!娘教她读书识字,教她基本的修炼功法,教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教她人人生而平等,而这一切的基础,便是强者!

  她要变强,为了娘,更为了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