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孽缘
似水流云2019-07-26 03:122,287

  闻言,宇文征细长的眸子一紧,手指已经悄悄将法器避云八宝伞祭起,隐藏在宽大的袖袍之下。

  “那又如何?天下间的炉鼎,又不只有那裴麒萱一个!”

  裴麒萱心头一颤,双手忍不住慢慢的收紧,十指扎进掌心,钻心的疼。

  天下的女修皆炉鼎,像娘一样的可怜女子更是千千万!

  娘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可凭什么,只有女子过的如此不堪?

  见她面色古怪的盯着地板,宇文征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云八宝伞猛然间自掌心展开,散发出淡淡的白色的光晕。

  裴麒萱盯着那绚烂的法器,手中一根雪白的丝线悄然祭起,好像蜿蜒的小蛇在空中隐匿徘徊。

  “宇文家的人又如何?没有炉鼎还不是一样连一个小小的劫难都渡不过去?”

  “你!”宇文征皱紧眉头,避云八宝伞立刻光芒大盛:“你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好,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顾家的能耐!”

  避云八宝伞脱手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裴麒萱看了眼刚打扫干净的房间,身子一缩一伸,便破窗而出,落在花园一样的院子里。

  避云八宝伞紧随其后,却在就要撞上裴麒萱的时候,好似突然失控一般,伞头一歪,便擦着她的面颊险险的擦过。

  追出来的宇文征见状惊讶的咦了一声,可随后不管怎么尝试,都是如此。

  他皱起眉头,沉下心来细细的观察,这才发现,日光下,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白色丝线,悄悄的缠住自己的伞柄,在每次要打中的时候,都会受到一股牵引力,而失了准头。

  他随即勾起一抹淡淡嘲讽的笑容:“为何不用你们顾家的东西?离精应该不止一块吧?”

  裴麒萱却是充耳不闻,在来的路上一路操纵绕指缠柔赶路,再加上成功进阶,现在的她已经能灵活的操纵这件法器了,而且不会失了准头,力道也掌握的恰到好处。

  每次的攻击,都被这柔柔的丝线化解,那感觉就好像每一次的全力都打在一团棉花之上,这让宇文征渐渐皱起眉头,从来斗法都是硬碰硬,这种好像被人逗弄的软绵绵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爽。

  想着手上法诀一变,避云八宝伞柔和的白光之中隐隐透出一丝红色的光芒,好像隐藏在伞中被封印的火焰,似乎想要挣扎而出一般,而四周的空气,也在瞬间变的凝重起来。

  很强!

  裴麒萱皱起眉头,面前的人顶多比自己大两岁,但修为却比自己高的多,虽然还未筑基,但这沉稳深厚的灵气再加上这件避云八宝伞,即便是对付一个筑基期初期的修士,也绰绰有余!

  “你也有炉鼎?”

  战斗的紧要关头,这突如其来的跳跃xing语句差点让宇文征一个不小心气血逆流。

  他面色古怪的看着裴麒萱:“年纪不大,懂得倒是很多!”

  裴麒萱脸色一红,收了绕指缠柔转身便走。

  “喂!”这人怎么这么古怪?宇文征看着早已溢满灵气的避云八宝伞,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将透着血色的避云八宝伞丢了出去,八宝伞见风便着,瞬间便好像火球一样朝着裴麒萱的背影而去。

  储物袋里,火云露出毛绒绒的脑袋,似是好心提醒她一般道:“小萱萱,后面有个球……”

  裴麒萱回头看了一眼,火球瞬间已经扑到面前,她没想到这火球竟然蕴含着如此大的力量,身子下意识的后退,绕指缠柔瞬间祭起,却没能挡下这炽热的火球。

  “啧啧,这是阳火,除了离精,估计没人能挡下吧?”耳边传来火云啧啧的惋惜声,裴麒萱忍不住瞪了眼火云,这小东西,竟然现在才说。

  眼看火球扑面而来,濒死的恐惧让她下意识的散发出浑身的灵气,手腕上那丝线一样的月焚寒光一闪,一瞬之间,面前的火光瞬间消亡,一个伞状的冰坨当啷一声落在地上,砸碎一地冰渣,看的宇文征直肉疼。

  他俊秀的脸蛋一阵抽搐,而后便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裴麒萱。

  到底是谁跟他说顾家的人全是阳属xing的?阳属xing能把至阳的避云八宝伞一口气冻成冰坨子?

  裴麒萱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地上的大冰块,因为刚才用尽了全力,现在她虚弱得很,本就营养不足的脸蛋越发的苍白,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一阵欣喜,如果说没感觉错的话,她刚才进阶第九层了,再加紧修炼,很快便能筑基。

  欣喜之余,她的目光却是惊讶的落在手上的月焚上。

  好厉害的东西,虽然耗尽了自己的全部灵力,但是所产生的威力也是恐怖之极!

  单单是基初期的月焚就能如此,将来随着自己修为的提高,那月焚岂不是还会更厉害!

  桃花眼中一阵期待,她伸手捂住月焚,感受着上面微微游走的寒气,心中泛起一丝喜悦。

  宇文征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面前一会儿冷着脸,一会儿又兀自笑出声来的少年,他无奈的苦笑一声,摇着头走过来,捡起地上的冰坨子,翻手祭出一团火焰,可是不管怎么炙烤,这冰坨子都没有要化开的迹象。

  “喂!顾家的奇怪小子,给我解开!”他忍不住无奈的笑道。

  裴麒萱看了他一眼,也道:“以后在我面前,不准提起炉鼎二字!”

  宇文征俊秀的面容又是一阵抽搐,到底是谁先提起的炉鼎两个字啊!!!

  “好好,你这个人,怎么跟女人一样麻烦!”

  “你才是女人,你们全家都是女人!”

  “你……”宇文征看着面前神情淡然却依旧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的人,只觉得快要憋出内伤来了。

  “算了,念在以后要一起住,不跟你一般见识,快给我把避云八宝伞弄出来,这东西才到我手里,要是就这么歇菜了,我会被我爷爷砍死的!”

  说着,那冰坨子便到了裴麒萱的手里,她颠了颠这个沉甸甸冷冰冰的大家伙,忽而冲宇文征尴尬一笑:“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开。”

  一瞬之间,宇文征脑门上黑线连连,小脸蛋更是抽搐个不停,神啊,咱本着宁错拜一百,不漏拜一个大神的原则,见神便拜,自认为虔诚恭谨,不曾亵渎神灵,可为啥还是能遇上这么个祸害?

  难道是命中注定的孽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