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入门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12,555

  直到翻过好几个山头,裴麒萱才停下来稍作休息,毛球一样的火兽安安静静的趴在她的怀里打着呼噜,暖烘烘毛茸茸的身子随着呼吸一张一弛,伴着轻微的骨碌碌的声音,可爱异常。

  她找了个茂盛粗壮的杉树,祭起绕指缠柔爬到树杈之间盘腿坐下,掏出顾玉翔给她的瓷瓶,仔细的看了又看,许久之后,她才一咬牙,打开瓷瓶,将里面的丹药吞了下去。

  顾玉翔说的没错,以自己一身衣服,的确是小瞧了修者的眼力,不管这东西是真是假,对她自己也没有损失,为何不试试?

  丹药入口,便迅速化开,滋润着五脏六腑,她忙闭上眼睛打坐,感觉着这股温暖的气流沿着经脉游走,不消一会儿,她便一脸震惊的睁开了眼睛。

  果然是极品的洗筋易髓丹,若不是自己知道,她真的要以为自己不是极致的纯阴体质了!

  现在她的体质变成以阳xing火属xing为主导,其它四行均衡发展,俨然也是不错的资质,但已经完全掩盖了自己纯阴的水属xing体制!

  只要自己不明目张胆的修炼月焚,即便是化仙的修着也看不出来,自己是个绝世的炉鼎。

  裴麒萱微微一笑,带着感激的神情往自己来的地方深深的看了一眼,对于自己这个绝世炉鼎,竟然有人不屑一顾。

  “谢谢,这恩情,我裴麒萱一定会还的!”她慢慢的说着,目光渐渐变得晶莹起来,而在她怀里,原本沉睡的火兽忽然微微睁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何月弄得残破不堪,她只好将包袱里仅留的唯一一件衣服拿出来换上,依旧是布衣短打,粗布衣衫。

  抱紧火兽,裴麒萱操纵绕指缠柔落到地上,继续往黄岳五尊而去。

  路上她给火兽起了个名字,叫火云,火云的性格倒是颇像顾玉翔,听完之后表情淡淡的,只是伸了伸粉嘟嘟的肉爪子,张开嘴打了个哈欠,便撅着屁股在她怀里一翻身,继续睡大觉去了。

  路上经过一条小河,裴麒萱想到顾玉翔的话,便径直来到河边,朝河面看去。

  如镜的河面上,荡漾起一张稚嫩的面容。

  顾玉翔说,她的眸子里满是仇恨。

  水中荡漾的稚嫩的脸上,那双漆黑圆润的眸子里,满是深深的恨意。

  裴麒萱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她不能顶着这样的表情去黄岳五尊,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份仇恨。

  再睁开眼睛时,河面上荡漾起一张可爱的面容,圆润的眼睛明媚可爱,好像邻家可爱的小妹,那怨恨和不甘早已随着流淌的河水灰飞烟灭。

  怀里睡得一塌糊涂的火云此刻慢慢的睁开眼睛,粉嘟嘟的小肉爪子搭在她的面颊上,软软的,暖暖的。

  “现在的你,还算合格。”

  火云说话了?裴麒萱一惊,手一抖,差点将这可怜的毛球扔进水里。

  “抱稳一点,现在我被你连累的连个婴儿都杀不死,在你筑基之前,你的保护好我的安危。”火云拼了命的翻着白眼。

  明明小小的跟猫咪一样可爱,性格却臭屁的跟顾玉翔一摸一样,不愧是那个人的宠兽,简直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若是怀着你那仇恨的面容,终究会一事无成。”火云还在一脸臭屁的喋喋不休。

  裴麒萱便搂紧了小家伙,继续往黄岳五尊赶去。

  “你能不能用你的绕指缠柔往前蹦着走,这样哪辈子能到黄岳五尊?这么小的胳膊腿。”

  裴麒萱翻了个白眼,祭起绕指缠柔,勾住远处的树枝,像蜘蛛侠一样,在林间穿行。

  “稳点,稳点,你没有操纵的自觉么?方向感,方向感懂么!”

  裴麒萱咬了咬牙,忍下心中的不快,只好越发的凝神静气,好好地留意绕指缠柔的落点,这样一来,穿行的速度虽然稍稍慢了些,但行进的过程却变得十分的平稳,不再有荡秋千一样的感觉了。

  “哼,算你聪明,我再睡会儿。”火云伸了伸粉嘟嘟的肉爪子,屁股一撅,继续呼呼大睡。

  裴麒萱汗然,这小家伙其实是因为太颠簸了睡不着才这么喋喋不休的吧?

  随着几天的赶路,操纵绕指缠柔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行进的速度也跟着越来越快。而自己的修为也隐隐有突破第八层的迹象,这让裴麒萱心中一阵欣喜。只是手腕上丝线一般的月焚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火云也睡得越来越舒服,直到进了黄岳五尊所在的汶泗城,才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汶泗城原本只是个小城,因为黄岳五尊的壮大才慢慢的成为修士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裴麒萱在门口收好自己的绕指缠柔,抱着完全清醒过来的火云,慢慢的走进了汶泗城。城内热闹非凡,叫卖声不绝于耳,商贩们卖的东西品类很多,法器、灵甲、丹药、草药乃至修士穿的各家各门宗的道服,简直就是应有尽有,玲琅满目。

  街上来来往往的大都是各门宗的弟子,以男子居多,穿着各自门宗的服装,三三两两的,从街头说笑着走过,虽然是门宗的袍子,但大都制作的极其的精美,大门宗的袍子更是流光溢彩,一看就价值不菲。相较之这满眼的华贵衣袍,裴麒萱干巴巴的粗布衣衫突然之间变得极其的醒目。

  “哪里来的穷小子,竟然到汶泗城来。”

  “人家没见过世面,来张张见识吧?”

  嬉笑的声音入耳,却没让裴麒萱觉得多么的不堪,这种程度的侮辱,还不如何月的一个眼神。

  倒是怀里的火云竖起全身的毛发,瓷牙咧嘴的发出警告的呜咽。

  “要不是被你弄成这副样子,我早就撕碎了他们了!”火云怒气冲冲的回头瞪着她,模样就好像一只炸了毛的猫球,让人忍不住想欺负。

  “这跟何月比起来,不算什么。”淡淡的声音,很稚嫩,但听起来,却带着沧桑的味道,炸毛的火云闷哼一声,收了毛发,小肉爪子伸了伸,在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准备继续睡大觉。

  半空中,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一个金色道袍白发苍苍体态微胖的老者缓缓落下,一脸兴奋的看着裴麒萱怀里的火云。

  这老者出现的太突兀,没有一个人觉察,甚至有人好奇的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明什么都没有,这人哪里冒出来的?

  “这……这是火兽,你是顾家的人!”

  话一出口,周围嬉笑的声音瞬间消失,一阵寂静之后,各种惊叹和羡慕的声音随之而来。

  裴麒萱依旧面色淡然的应对着这些声音,娘说过,世态炎凉,只有强者才能毫无顾忌的活着。

  原本打算睡觉的火云,闻言不动声色的伸出肉嘟嘟的爪子顺了顺睡的有些翘的头发,一脸严肃的爬起来,抬头看着老者,这年头,终于有个识货的了。

  老者一脸激动:“你就是顾家推荐来的学生?我是黄岳五尊的南岳衡山玉衡子,你随我来吧!”

  人群哗然更胜,南岳玉衡子,黄岳五尊南岳北斗,为何这般人物会突然出现,只为了迎接顾家一个少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