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祭炼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12,346

  没有钱,顾玉翔也并没有给她钱,而她也不需要。

  离开家的那一天,她就打定了主意要自力更生,不过首先要去资料馆一趟,看看养灵戒是否有修好的方法。

  资料馆的确离着药园很近,药园的另一边是药堂,能看到不少师兄们围在药堂的外面,站成两队,一对是来卖草药的,而另一队,便是来买药材的。

  黄岳五尊弟子众多,为了锻炼弟子们即便是脱离世家也能自力更生的方法,门宗之内有许多的任务,可以赚取相应的灵石,做的最多的,便是挖草药这个任务,毕竟安全xing最好,若是淘到宝,还能丰富下自己的储物袋。

  裴麒萱记下这里的地理位置,而后才走到资料馆门口,这里虽然没有人看管,但却要打卡入门,而卡,便是她入学时领导的那枚玉简。

  玉简贴到打卡口,精致的雕花木门上立刻浮现出自己的名字——顾萱,而后紧闭的大门才打开,裴麒萱便走了进去。

  这里不过是基初期和筑基期弟子专用的资料馆,修炼类的玉简也不过仅限于这两个阶层,不过其他类的玉简确是十分的多,且内容丰富,裴麒萱找到炼器那一类,细细的寻找起来。

  因为宇文征的话,她并没有再将火云放进宠物袋里,而是让它趴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则在一边仔细的寻找。

  火云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盯着脚下,爪子伸出来,死死地挂在裴麒萱的身上。

  找了半天,才在最顶层的架子上,找到一本破旧的老书,这是一本年代久远的书,因为现在的书籍,大都记载玉简里,只有年代古老的书,才会用纸张。

  她拍了拍书上的灰尘,打开一页页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介绍戒指的书,各种各样的戒指,然而有一页,赫然写着“养灵戒”三个字。

  她一脸欣喜的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往下看去,半晌之后,她沉下脸,眼眶微红。

  养灵戒,可以温养人的灵魂,然而却需要时时保养,否则不但会让养灵戒的能力退化,还会损及原本的灵魂,而身在养灵戒里的灵魂,因为跳出轮回,所以不在六道之内,只能做天地间的一缕幽魂,直到灵气耗尽,而后完全的消失!

  “娘!”裴麒萱低呼一声,心间一阵抽搐。

  不在六道之内,甚至无法投胎转世!她咬紧嘴唇,泪水忍不住奔涌而出。

  耳边传来有节奏的咕噜咕噜的声音,火云安静的看着她,大眼睛专注可爱,小爪子却是抓紧了道袍,往上爬了爬,而后贴着她湿润的面颊,静静地将自己的爪子贴了上去。

  粉嘟嘟,软绵绵的爪子,很暖和。

  裴麒萱定了定心神,深吸一口气,感激的看了眼火云,伸手将它抱在怀里,感受着它身上温暖的温度传来,她才继续往下看去。

  养灵戒破碎之时,就要十分的小心,一旦戒指崩溃,其中的三魂七魄便会分散到碎片里,即便提取出来,也无法融到一起,除非将戒指重新锻造融合,而融合的过程确实十分的麻烦,需要至阳之火跟至阴之冰交替,方能锻造,且不会伤害到灵魂本体。

  而有裂纹,便需要阴煞之气的温养,才能使戒指愈合。

  阴煞之气?

  她皱起眉头,堂堂黄岳五尊,又哪里来的阴煞之地呢?

  面色难看的离开资料馆,经过药堂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即便天色已完,那里也是人来人网熙熙攘攘,她看了眼怀里熟睡的云火,忍不住勾起嘴角,宠溺的揉了揉它火焰一般的小脑袋。

  是该给它买个宠物袋了,找个时间,便来这里打工吧,而且要养护戒指也要花钱,不能没有一个子儿。

  回到甲字号的时候,屋子里一片通亮,宇文征见她回来,微微一笑,稍显稚嫩的面容看起来俊美爽朗。

  “回来了?一起吃点东西吧!”

  一瞬之间,她只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裴家,回到了自己跟娘一起住的破屋,每当自己从外面回来,不管多晚,屋子里的日精石总是亮着的,而娘总是笑眯眯的站在日光石下,问自己:“麒萱,饿了吧?快吃饭,娘做了好吃的……”

  心间一阵起伏,泪水瞬间决堤而出,突如其来的反应,让宇文征措手不及。

  “喂,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宇文征懊恼的看着她,慌忙的从身上掏出帕子来,低下头小心的给她擦了又擦:“你简直比我妹还麻烦!”

  裴麒萱一愣,抢过帕子,自己退开一步,只道:“不是有吃的?我饿了!”

  宇文征这才领着她走道书桌旁,上面摆着两碗米饭,一碗青椒土豆丝。

  “你会做饭?”裴麒萱惊讶的回头看着他。

  宇文征得意一笑:“阳火属xing连饭都不会做那怎么行?我妹每次都吃到撑,你快尝尝!”

  裴麒萱点了点头,自己肚子也的确饿了,带的干饼正好坚持到汶泗城便吃完了,这两天她还没有吃一点东西,虽然等级高的修士不用吃饭,但她现在毕竟还是基初期。

  才坐下,肩膀上的云火便轻巧的蹦到书案上,毛球一样的身子贴在米饭碗上,小肉爪子死死地扣住边沿。

  “我吃这碗!”说着便毫不客气的将脑袋伸进香喷喷的米饭里,红宝石一般的大眼睛还异常眼馋的看着盘子里的土豆丝。

  见状宇文征不禁无奈的笑笑,捏起筷子给它夹了一些菜,看着它满意的咕噜噜的叫着。

  自已又盛了一碗,二人才正式开饭,不消一会儿,便吃的风卷残云一般,一干二净。

  收起日精石,二人各自休息,火云蜷缩在她的枕头旁边,打着呼噜,裴麒萱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直到下半夜,她才猛然间睁开眼,悄悄的坐了起来。

  顾玉翔说过,月焚要悄悄的修炼,昨晚被打扰,今晚不会了。

  她看了眼熟睡的宇文征,悄无声息的披上道袍,打开门走到后院,盘膝而坐。

  月焚的玉简她抽空看了下,修炼不难,只是对于体质和修炼环境的要求极为苛刻,必须是自己这样的极阴体质以及子夜时分。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衡山上空万里无云,满月如耀眼的宝石,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她悄然祭起月焚,让它完全沐浴在月光之下。

  一股冰冷的阴气渐渐从月焚上散发出来,那冰冷的感觉似乎跟柔和的月色融为一体一般,冰冷、轻灵,带着虚无缥缈的迷离和悠远,忽而月焚寒光一闪,在半空中微微转了一圈,而后悄无声息的朝后山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