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改变
似水流云2019-07-26 03:102,284

  裴麒萱一愣,只好静静的跟在月焚的身后,不知不觉间,已经偏离人烟很远,衡山的山阴之处,是一片荒凉的峡谷,阴冷潮湿,藤蔓交错,几乎无法下脚,她只能祭起绕指缠柔,在藤蔓的丛林之间穿梭,直到月焚停在一截枯死的木桩旁边。

  裴麒萱慢慢的走过去,才发现这木桩边,有一个老鼠洞大小的洞穴,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才想凑近了看个仔细,不知道哪里跟过来的火云却冲到她的脚边,瓷牙咧嘴的对着那个洞穴,竖起全身的毛发。

  “果然还是少爷说的对,物极必反!”火云冷冷的盯着那个洞穴,抬头瞥了眼裴麒萱:“你倒真是好命!”

  “这是什么?”她不禁好奇地问。

  “阴地,竟然会在阳火最旺的南岳衡山。”

  火云tian了tian爪子,尾巴卷起一片落叶,丢进那漆黑的洞穴里,瞬间,枯叶上面立刻蒙上一层霜冻,而后落入洞穴之中,消失不见了。

  “那么说,我找到能修养灵戒的地方了?”心中一阵欣喜,书里说过,养灵戒不管保养还是修养,都需要阴气!

  火云翻了个白眼,弓身一纵,爪子抓住她的衣衫,几步爬到她的肩头,很是不屑的伸出粉嫩嫩的肉爪子拍了拍她的小脸蛋:“你傻啊,这是修炼月焚的最佳地段,修养灵戒简直就是浪费!这阴脉不大,但是足够纯净,你可得珍惜点用!”

  闻言裴麒萱立刻盘膝而坐,月焚银光一闪,似是十分欣喜似的,飘到洞口,绕着冰冷的边缘慢慢的游走。

  见状她忙将养灵戒掏出来,缓缓祭起,升到洞口的正上方,冰冷的阴气现在好似升腾的热浪,卷住养灵戒,带着它升腾翻滚,而古铜色的戒面也因此浮上一层阴冷的蓝色冰雾,缓缓绕圈的月焚似是十分喜欢这养灵戒一般,将它拉到自己身后,一边帮养灵戒过滤阴气,一边带着它缓缓的飞行。

  直到天色渐渐露出些许的白色,她才收了东西,一把抱起火云,操纵绕指缠柔回到自己的房间。

  宇文征依旧熟睡,她悄悄的脱下外套,只着单衣滑进被窝里,趁着还有些时间,再补上一觉。

  早上她是被宇文征叫醒的,连火云都趴在枕头上揉眼睛打哈欠,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快起快起,早饭吃掉!再不麻溜的要迟到了!”

  裴麒萱便揉着眼睛,闭着眼套衣服,那懒洋洋的样子,直看的宇文征一阵牙痒痒。

  他只好几步走过来,将衣服给她套好,而后麻溜的开始收拾床叠被子。

  本不清醒的裴麒萱一惊,连忙跳到一边,自己摸了摸道袍上的盘扣,发现一个个早就已经扣好,她忍不住道:“以后衣服我自己穿!”

  叠被子的人回头很是不屑的瞥了她一眼:“自己穿?你能穿到腿上去!”

  裴麒萱汗颜,竟然被一个男人这么说?

  二人加一毛球匆匆洗漱,吃了早饭,便赶到学堂上课,昨日某人赤果果的反面教材做的极其的成功,今日没有一个人迟到。

  江珩水十分满意的看着不曾再迟到的学生,便开始上课。

  黄岳五尊即便是大门宗,基础课的内容还是跟大多数世家一样,都是从最基本的心法学起。

  “基础心法有一十二,一灵独觉、泯外守中、冥心守一、系心守窍……”

  江珩水一边说,一边看着下面的学生,这些话他一句也没有解释,直到下课,他才道:“这周的课都不用来上了,自己修炼参悟,下周来考核。还有,门宗内的任务,你们都可以去接,三星以上的就不要去了,太危险,三星以下的,接了不但有灵石,还有学分,只有你们的学分修够了,老夫才允许你们筑基,明白?”

  说完他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宇文征,捏着花白胡须笑的像只老狐狸:“宇文征,你现在的成绩,是负三分。”

  众人一阵哄笑,宇文征讪讪的低着头,目光瞪着裴麒萱。

  “好了,下课。”

  说完,大家都散去,裴麒萱却是收拾好东西,抱着暖烘烘的火云慢慢朝药堂而去。

  “臭小子,走也不叫我,我也一起去!”某人急三火四的跟在后面。

  “你又不缺钱。”她不解的皱起眉头。

  “我缺分!”

  裴麒萱眨了眨桃花眼,只好带着他一起往药堂而去。

  药堂门口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很多人,他们来的晚,便站在队伍后面,因为这里是属于基初期跟筑基期弟子的地方,所以排队的师兄们等级最高也不过是筑基期,其中男弟子多,女弟子少,虽然只有那么几个,但是在队伍里面也是极其的显眼,不光是因为她们的性别,而是因为她们的气质,一个个冷冰冰的,好像冰山似的。

  似是注意到自己的视线,其中一个十六七岁,面色如月的冰山美女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后才收回视线。

  “好奇怪,学姐们表情都一样的。”她忍不住嘀咕一句。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宇文征瞪了她一眼:“但凡是门宗内的女修,将来都是内门弟子的炉鼎。”

  闻言裴麒萱脸色一滞,心不禁微微往下一沉。

  见她变了脸色,宇文征叹了口气,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能进门宗,也比在外面强得多,至少有个可以依附的靠山……”

  “我说过,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炉鼎二字!”猛地甩开宇文征的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师兄师姐们的视线,却都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咬着牙低下头去,却听背后宇文征很是不好意思的笑道:“抱歉,我们开玩笑呢,有点过火了,抱歉。”

  偷偷往前瞥了一眼,见大家都转过头去,只有刚才看了的那个冰山学姐,目光阴冷的瞪了自己一眼,才转过头去。

  宇文征十分无奈的看着这个喜怒无常的少年,叹气道:“我妹是宇文家的嫡女,还不是一样要给人家做炉鼎,只是将来做正妻,至少不会受太多委屈。”

  不会受太多委屈?可那又有什么不同,分别只在于吃肉和啃草!而且……她皱起眉头,娘的遭遇,以及在山中遇见的那些炉鼎少女,都让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为你好我就忍不住要多一句嘴,这社会便是如此,你不喜欢,最好默默地放在肚子里。”

  不,才不,这世界,要改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