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来访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13,018

  顾玉翔被安排住在万华锦绣,位于山顶南嶽殿旁最大的礼堂。

  卧室内,火云匍匐在顾玉翔的脚边,仔细的讲述着这段时间来裴麒萱身边发生的一切,包括宇文征。

  “他就是宇文家族最小的那个孙子?”

  “是的少爷。”

  “宇文家的阳火根本比不上我们顾家的离精,又怎么能引发月焚异象?”

  火云也很疑惑,它伸出爪子蹭了蹭脸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看的清清楚楚,的确是宇文征的火属xing被月焚吸收了。”

  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一沉:“你先回去吧,有时间我会亲自去看看。”

  火云点了点头,小巧的身子躬身一纵,便消失在卧室里。

  卧室角落的阴影里,翻滚出一团黑雾,而后猛然间睁开一双血红的眸子。

  “主人,您如何看此事?”

  顾玉翔翻手一挥,掌风撞开紧闭的窗户,在这里能看到山下的一切。

  云雾中,露出一排排精致小巧的楼阁,翠绿的山林,还有在其中飞来飞去畅通无阻的修者。

  天空中护山大阵流转出隐隐光泽,将天空映照的一片绚烂,华美无比。

  这就是黄岳五尊,连祖父顾惜朝都忌惮三分的存在。

  “去看看,就一切都清楚了。”

  顾玉翔收回视线,敞开的窗户倏地关闭,卧室陷入一片寂静。

  玉衡子也在主峰南嶽殿监视顾玉翔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万华锦绣内卧室的窗户打开,顾玉翔看了眼山脚下,就又关上了窗户,自此再没了动静。

  好像这个人自来了以后,就只去学堂和卧室,再没有其它异动。

  玉衡子掏出一枚飞简,将这里的情况写入玉简内,暗自操纵灵气,飞简便嗖的一声划破长空,往主峰直射而去。

  山顶稍显紧张的气息,丝毫没有影响到山下的弟子,大家对于顾玉翔的授课津津乐道,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没有听说过的,而这些东西对于火属xing弟子的修炼更是益处多多。

  宇文征今天难得没有修炼,而是做了一桌子的菜,红的绿的肥的瘦的,桌子上还放了一瓶酒,泡好的地火蛇酒。

  做完任务回来的裴麒萱神色古怪的盯着宇文征:“今天什么日子?”

  宇文征嘿嘿一笑:“庆祝我们同居一年。”

  裴麒萱点了点头,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了一年,这一年里自己的修为提高了不少,身子似乎也长高了些,越发有少女的样子了。

  想着她从兽袋里将口水流了一地的火云抱出来,放在桌子边上。

  以前的火云很小,就跟个球似的,放在桌子角也不占地方,它想吃啥就伸出小爪子一指,宇文征这个二妈就会屁颠屁颠的夹起来放在它的小碗里,现在火云长的跟成年的狗差不多大,突然间往桌子上一放,还真有点碍眼。

  宇文征果然眼皮子一阵抽搐,他面色古怪的看着火云。

  火云也顺便瞪回去,一边tian着爪子一边问:“看什么?没见过火兽啊?”

  某男默默黑线,他想了想搬来一个凳子放在旁边哄道:“火云乖,咱坐下吃哈,坐下吃利于消化。”

  火云瞥了眼凳子,一脸不屑的跳到凳子上,后腿蹲下来,两条前爪紧紧的扒住饭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盯着一桌子荤的素的,啧啧道:“小萱萱,咱们啥时候开饭?”

  见它这副馋嘴的模样,裴麒萱忍不住勾起嘴角笑笑:“好,开饭!”

  火兽欢呼一声,小爪子指着一盘脱骨凤爪:“那个,二娘,那个!”

  宇文征脸色一黑,但还是很老妈子的给它夹菜。

  只是菜放进盘子里,火云非但没吃,还警觉的抬起头来,侧耳倾听。

  “怎么了?”裴麒萱有些疑惑。

  火云直接从凳子上跳下去,焦急的蹦到门边,左右走来走去。

  而门口的格子窗上,也慢慢映出一个男子的身影。

  “萱儿,你在么?”顾玉翔的声音,让裴麒萱的心脏没来由的楼跳了一拍。

  “少爷少爷,我在的!”火云在门口走来走去,够不找门把手的它急的在原地转圈圈。

  宇文征看了眼裴麒萱,见她清丽的面容上升腾起一丝甜蜜的笑意,桃花眼温润璀璨,心中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在的!”她放下筷子,几步走上前去,打开门。

  顾玉翔就这么站在门外,月光洒落,俊美的面容蒙上一层婉约的清冷,长袍加身,无风自舞,赏心悦目。

  细长的眸子淡淡的扫了眼面前的卧室,不大的房间里两张床,两个人,一个少年正坐在饭桌前,表情五味复杂。

  他看了眼火云,火云也看着他。

  顾玉翔一把将火云抱在怀里,慢慢的走了进来。

  这就是火云说的那个少年,宇文家最小的孙子,宇文征。

  “萱儿,你去山顶我住的万华锦绣,把我给火云带的东西拿过来吧,我从学堂直接过来,忘记带了。”

  顾玉翔抱着火云优雅的坐在裴麒萱的床头,面色淡然。

  裴麒萱不疑有他,便打开门离开了。

  屋子里,两个男子互相审视。

  宇文征对这个人,只有佩服。

  祖父宇文昊也曾经在他的面前提起过顾家的这个少主,每次提及,都是赞不绝口,即便是在宇文家内部,也很少见祖父夸赞什么人,再加上他在黄岳五尊亮出来的成年火兽,骇人而又华丽,让多少人羡慕不已。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超过这个人?他有些心虚的想着,或许永远也追不上。

  这个男子永远都是一副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也没人知道他的修为。

  顾玉翔静静地打量着宇文征,火云告诉自己,当时那一缕阳火,就是宇文征的。

  “萱儿受你照顾了。”顾玉翔淡淡开口。

  宇文征脸色一红,笑着摇头。

  “两人在一起住,恐怕多有不便吧?”

  “不会。”宇文征摇头:“顾萱除了娘娘腔一些,性格什么的都还不错啦。”

  那就是还不知道小丫头的身份了?

  顾玉翔勾起嘴角,淡然一笑,优雅从容。

  在这个人的面前,宇文征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渺小,自己太过于渺小了。

  “顾少主不知道给火云带的什么?”

  顾玉翔扫了眼满是食物的饭桌,一边替火云顺着毛发,一边道:“火兽的饲料,能让他们变得更极品。”

  宇文征看了眼自己做的一桌子的饭菜,又看了眼沉溺在顾玉翔怀里的火兽,不知为何,他觉得微微有些泄气。

  而顾玉翔看着宇文征的眼神却是猛地一变,瞳仁一阵收缩。

  他微微蹙起眉头,问:“你是午年午月午时生,极致的阳火属xing?”

  宇文征一脸惊讶的抬头:“少主好厉害,你怎么知道的?”

  又是一个极致阳火?

  顾玉翔眸子一沉,极致的属xing一般来说很稀有,千年能出一个便很不错了,没想到这一千年内,竟然有两个,怪不得能引发月焚的变化,虽然宇文家的火属xing不如顾家的精粹,但这极致的阳火属xing,却让宇文征的火,无限接近于离精之火,所以才会被月华吸收,从而引发异变。

  “极致的阳火属xing,找炉鼎很不好找呢,其实说来,炉鼎也好找,不过你既然生在宇文家,宇文世伯是绝对不会让你随随便便的就凑合一个炉鼎的吧?”

  宇文征点了点头,怪不得祖父每次提及这个人都赞不绝口,光这敏锐的洞察力,就已经让人折服。

  “是的,本来祖父说已经物色了一个极致的阴女,但是那女孩子跑掉了,估计她不想做炉鼎吧!”宇文征苦笑一声。

  “哦?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子?若是我无意得见,一定给送回来。”

  宇文征想了下,才道:“是裴家的小女儿,叫裴麒萱,如果能找回来最好,找不回来,我也不打算再祸害别的女孩子了。”

  “祸害啊?”顾玉翔淡淡一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说炉鼎的人,这小子到底是受了谁的影响?肯定不会是宇文昊,因为他就是炉鼎堆出来的元婴修士。

  不过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极品炉鼎很有可能会落入他人手里,顾玉翔便十分不快。

  果然还好自己来了一趟黄岳五尊,计划赶不上变化,看来自己要重新规划这小丫头的人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