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绝密任务
庄秦2017-12-14 10:044,144

  直升飞机发动之后,扬起一阵狂风。直升飞机缓缓升起,然后冲出了玻璃顶棚。当驰骋在天际之间的时候,我向下望了一眼,看到大厦下边停靠着许多军车。军车看到我们的直升飞机后,立刻拉响了警笛,像没头苍蝇一般乱跑了起来。罗德曼拉了一下操纵杆,飞机快速向东边飞去。他不慌不忙地对我说:“别担心,我太了解这个国家军队的反应能力了,骑马要半个小时后,他们军队的直升飞机才会得到授权升空。不过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城市,到达东边的某处秘密基地了。”

  坎苏城东边是高山地区,地形极为复杂,就算找到我们的位置,军队也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从地面到达。即使是派遣飞机追踪,也会因为没有降落的跑到而无计可施。至于空降?孔雀女手下有很多狙击手,躲在岩石的缝隙里。空降兵还没等落到地面,就会被狙击手结果性命。东边的深山,真是孔雀女绝佳的躲藏地点。

  直升飞机在驶出市区后大约半个小时的时候,我看到脚下是一片开垦出来的农田,其中的农作物生长得郁郁葱葱,长势喜人,不禁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人在这里种植的农作物啊?怎么这么傻,种出的粮食怎么运得出去?”

  罗德曼答道:“这里的粮食都是直升飞机运出去的。”

  “啊?!那成本得多高啊?豆腐都变成猪肉的价钱了。”我不禁说道。

  “呵呵,你说错了,这些农作物,可比猪肉贵多了,即使是用直升飞机运出去,也能赚不少钱的。”罗德曼笑言道。

  “是什么农作物啊?这么精贵?”

  “是罂粟!你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下面种植的是罂粟,提炼出的海洛因,如果纯度够高,比黄金还贵一点。是什么人在这里种植毒品的呢?还用直升飞机运输,难道坎苏辅王和特瑞丝太后竟然会不知道吗?我刚提出疑问后,罗德曼不禁笑了起来,说:“这些罂粟压根就是特瑞丝太后下令种植的,坎苏辅王也有份在里面的。如果不是罂粟带来的利润,他们哪来的钱修皇宫?”

  原来是这样的!

  我原先还残存着对坎苏辅王与特瑞丝太后的好感,现在几乎荡然无存了。我最恨的,就是那些制毒贩毒的人,毒品是要人命的东西,也是让人抛却廉耻的东西。毒品的背后,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家破人亡的悲剧。

  罗德曼对我说:“苏,你知道吗?我们也非常反感他们的这种作法,不知道在暗中进行过多少次破坏了。每次在罂粟田里放把火,他们就会增加一次对我们的剿灭行动。不过我们最近正在搜集证据,准备将他们的行径发到国际网站上,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当然,这都是孔雀女的主意。”

  他的话,无疑又让我增加了对孔雀女的好感。

  直升飞机飞行了三个小时,终于将我们带到了一处海拔甚高的高原地带。目所能及的地方,处处都是崇山峻岭,红色的岩石裸露在地表之外,显得格外沧桑与苍凉。

  直升飞机降落在一块很平坦的岩石上,距离岩石不远的地方,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这样的地方很适合游击战,难怪孔雀女的秘密基地会选择建造在这个地方。不过,我又猜想,如果我们的直升飞机被雷达监控到降落地点的位置,被实施斩首行动般的导弹定点清除,岂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幸好,罗德曼很快就用行动消除了我心中的疑虑。他将我带进了丛林中,只走了几步,我就听到了潺潺的溪流声。再走了几步,我看到一条雀跃奔腾的小河,河边还系着一艘带螺旋桨的橡皮艇。原来孔雀女的秘密基地并不在降落地点附近,我所担心的事,孔雀女自然也会担心得到的,根本无需烦劳我去杞人忧天。

  随后的旅程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先是在溪流里漂流了两个小时,进入高原里的丛林深处,然后又遇到一条经过伪装的简易公路,公路地表被漆成绿色,从空中望下来,根本不可能被发现。我们乘坐一辆悍马车在公路上奔驰,再遇到了一条溪流,接着又顺流而下。如此这般,我们不停在伪装过的公路与溪流间转换行程,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了一处绝密的地点。这里到处都是伪装得像大树一样的小帐篷,正中间一只毫不起眼的帐篷边,孔雀女亭亭玉立,正朝我望过来,眼波流转,煞是妖娆。

  孔雀女看到我之后,脸上露出了微笑,她朝我款款走了过来,轻声对我说:“真想不到,我们居然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我也笑着说:“是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昨天才收到了你们寄来的邮件,今天我们就可以见面。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们见面的地方,竟然是在深山老林中。”

  孔雀女有些抱歉,她对我说:“真是对不起,要把你请到这里来。不过,只有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才称得上安全。”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说法。随后,我问道:“孔雀女,你把我邀请到这里来,是要给我说什么样的机密任务?有什么事是必须让我去完成的?”

  孔雀女望了我一眼,说:“看吧,跟我到帐篷里来,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我们走进了一间帐篷,孔雀女为我泡了一壶咖啡,递到我的面前。她对我说:“也许你们一直以为我想推翻现在的政府,为我的哥哥拿郎度建立一个新王国吧?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就错了,拿郎度与坎苏辅王或者特瑞丝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我的目的是,打破君主制度,建立民主民选政府,让人民当家作主。”

  我为她的想法不禁喝起了彩,她能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出乎我的想象。我不禁问:“那你准备怎么做?”

  她叹了一口气,说:“唉……可惜这个国家的人信奉宗教,他们认为,就算政体改变后让他们改善了生活,但活着的时候只是他们生命的一小部分,在他们死后,必须受到活佛的祝福与超度,他们才可以进入天堂。在天堂呆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尘世里的时间,所以这个国家的人民根本不在乎国家政体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也不去想这些改变是不是合乎常理。”

  我在这个国家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对孔雀女所说的话深有感触。难怪孔雀女会将安娜的小弟弟作为格桑活佛的转世灵童,送到政府里来,正是想控制小活佛,借小活佛的口来说出改变君主制度的话来,让人民信服。

  孔雀女继续说:“我知道,小活佛是安娜的小弟弟,但是他们根本没见过面,安娜的父母与小活佛相处的时间也不超过两个小时,根本就没有建立起深厚的亲情。小活佛是司徒教授的人带走的,而我们只是黄雀在后,捡到了一个落地桃子。我不会加害小活佛的,也希望你不要再帮安娜家里追查了。其实,就算你追查也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小活佛会是一个可怜女孩的私生女。如果让信徒们知道了这一件事,他们绝对会认为自己的信仰被侮辱了,然后群起而攻之,说不定会杀死小活佛的肉身……”

  我叹了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是啊,孔雀女的说法很有道理。我又怎么能对安娜说,她的小弟弟现在变成格桑大和尚的转世灵童,正在深山的喇嘛庙里学习。只怕当我说出来,连安娜都不会相信。

  而孔雀女所说的信徒们的宗教狂热,更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我们绝对不能冒着小活佛的生命危险,去公布他身份的秘密。

  现在,我除了叹气,就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了。忽然间,我抬起头,对孔雀女说:“难道你千里迢迢把我从坎苏城弄到这里来,难道就是给我说这个事吗?”

  孔雀女微微笑了一下,说:“当然不是这个事,但是,我要委托你的事,也与小活佛有关。”

  “哦?!”我有点诧异。

  孔雀女说:“我向请你帮我做一件事,去喇嘛庙里救出小活佛,还有现任小国王卡努。当然,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就我们两个。”

  和孔雀女一起去冒险,肯定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可是,她为什么要我做这件事呢?

  孔雀女这才给我说出了原因。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都认为孔雀女冒着危险想要推翻现任政府,就是想让她的哥哥拿郎度坐上王位,就连拿郎度也是这样想的。拿郎度在小时候就与孔雀女分开了,孔雀女是被浮尘子带到沼泽地去的,而拿郎度是被一个英国的传教士带到了欧洲,当时他只有七岁。那个带走拿郎度的传教士,名叫苏萨满,是罗德曼的同事。不过等他们到了欧洲后,不久就失去了联系,不知所终了。

  孔雀女在沼泽地里,由浮尘子将她抚养长大,其间她从浮尘子那里汲取了许多中国古文化的精髓。在她十八岁那年,浮尘子按照事前的约定,将已经长大成人的孔雀女送到了坎苏城,浮尘子的生死之交罗德曼带走了孔雀女,让她又学习了许多西方文明,并接触到了民主思想。

  半年前的时候,罗德曼回了一趟欧洲罗马,参加教廷举办的盛大弥撒活动,却巧遇到多年前的故知——苏萨满。苏萨满告诉罗德曼,拿郎度在几年前已经拿到了高等学历,独自一人回到了家乡。当然,拿郎度是隐姓埋名回到东南亚的,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拿郎度在居无定所,没有给苏萨满留下联系的方法,所以苏萨满几年来从来没有更换过电话号码,也没有搬过家,就是为了等待拿郎度的联络。

  罗德曼给苏萨满留下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当他回到东南亚,一打开电脑,就看到一封电子邮件躺在信箱里了。电子邮件是拿郎度寄来的,他在邮件里,只说了一件事——他准备出山了,他要重新夺回王位,谁也阻拦不了他。

  而那封化名为菲利普的网评,也是拿郎度亲手写下的内容,只是委托罗德曼发出而已。

  孔雀女毕竟才智过人,她分析,如果拿郎度要谋取王位,现在他面前最大的阻拦,就是小皇帝卡努的存在。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只要干掉了小皇帝,现在整个王室里就只有他的血统最为纯正。另外,小皇帝与小格桑活佛都在一个喇嘛庙里,接受着共同的教育,几乎形影不离。拿郎度要杀小皇帝,小活佛自然也是一个阻碍。小皇帝有危险,也就是小活佛有危险。

  当孔雀女想到这一点之后,就下定了决心,不能让拿郎度的计划成功。她决定要从深山喇嘛庙里救出小皇帝和小活佛。

  听完了她的话,我也基本了解了是怎么回事。我问孔雀女:“那座深山的喇嘛庙在哪里?”

  她抬起头,望着身边的一边树林,说:“穿过这片树林,你可以看到一条湍急的河流。乘坐气垫船顺利漂下,大约三天后,你会发现水流变平缓了,全汇聚进一潭位于高原深山里的湖泊中。那座软禁小皇帝与小活佛的喇嘛庙就在湖泊旁的高山上,名叫喀喇贡嘎寺。”

  我恍然大悟,难怪孔雀女会安排我在这个地方与她见面,原来正是为了可以方便出发。

  营救小活佛与小皇帝,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向孔雀女保证,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救出他们。而说实话,在我心里还有另一层想法。如果条件允许,我也想偷偷将小活佛偷出来,交还给安娜的父母。不管政治争斗再是肮脏龌龊,但小孩总是无罪的,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噩运。我希望我这私下的想法,能够在某一天实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