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教堂惊魂
庄秦2016-07-16 02:333,487

  圣法蒂安教堂所在的大厦,果然很不起眼,就在车水马龙的大街旁,与一连串的大厦并排在一起。如果不是大厦外的铭牌写着圣法蒂安教堂的名称,我们真的很难找到这里。

  教堂位于大厦的十三层,真是个不吉利的楼层。在西方基督教的传说中,十三是个充满了不详的号码,这个教堂竟然安排在十三楼,莫非正是印了天堂地狱只在一线之差的距离?

  “叮”的一声,电梯停了下来,我们四个人从电梯里鱼贯而出。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扇破旧的大门,门上有一副金色的十字架。门边有两尊雕塑,分别是圣子与圣女。门中,是一个大厅,大厅最里面有一个讲坛,墙壁上挂着基督耶稣受难的画像。讲坛下,是一排排木质的长椅,长椅很干净,看来这里的教士们常常打扫卫生。不用说,这个大厅就是祷告室。

  大厅外,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教士看到我们的到来后,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低垂着眼帘,对我们说:“主的臣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你好,我叫苏幕遮,这位女士是安娜,她是记者。”我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想测试一下教士有何反应。不过,这个教士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地说:“在主耶稣的面前,名字是什么,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信仰耶稣。”真是被他打败了,推太极的功夫,比我们这些中国人还厉害。

  我们走进祷告室,看了看时间,正好下午两点了。

  祷告室里空空荡荡的,除了十多排长椅,没有一个人。我看了一眼最后一排靠左边的位置,那是几个丝毫不起眼的木椅子,与其他椅子没有任何区别。我带着安娜和莉香坐在了位置上,而浮尘子则肃立一旁,不慌不忙地静观其变。

  随着我们的进入,一个身穿黑衣的教士走了进来,朝我们望了望,然后就径直走上了讲坛。这时,祷告室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我循声望去,看到又走进了几个五大三粗的白种人,虽然他们打扮成平民的模样,进来的时候也低垂着眼帘,装作一副虔诚的样子,但从他们遒劲的肌肉,我一眼就看出了他们是雇佣军。

  是什么把这些雇佣军吸引来了?难道这家教堂也引起了南美人的注意?我不禁感到有些惊讶。如果不是那封突然而至的邮件,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这家教堂。而南美人几乎与我们同事到达这里,这也说明了他们得到消息的来源,或许与我们一样。看来不是菲利普的邮件被监控了,就是安娜醉机密的一个信箱也被监控了。

  果然,这几个白种人一走进祷告室,看到我们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窃窃私语,甚至有一个白种人摸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我看不想让他们的这个电话打出去,因为我找到这个电话绝对是打给猎人联盟的人,或者是南美人。我可不想让那些人找到我们归来的消息。

  不过,那个白种人在拿出电话后,看了一眼,脸上又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莉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小声对我说:“教堂里对手机信号进行了屏蔽,这几个人的电话没办法打出去的。”谢天谢地,看来菲利普与孔雀女的手下对这里早已经进行了安排。不过,这只是暂时缓解了我们的危机,只要这些白种人一走出教堂,也立刻会通知他们的上峰。要想不让他们说出我们的秘密,除非我们让他们变成尸体——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莉香显然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她摸出了一把手枪。我找到她的枪法并不在我之下,但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暴力的人,也不喜欢杀人。这时,教堂里的灯光忽然变得昏暗起来,电灯熄灭了,只有讲坛与祷告室四面墙壁上的几盏烛光燃烧着。那个黑衣教士开始在讲坛上布起了道,讲起一则圣经上的寓言故事。他讲故事的声音很低沉,故事讲得抑扬顿挫,如果换个场合,我绝对会被吸引进去。不过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我哪还有什么心情去听他的故事?我只顾着去想解决那几个雇佣军的办法。

  忽然间,我嗅到空气里传来一股很奇怪的气味,有点酸,又有点涩。而恰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浮尘子突然对我说:“苏幕遮,快闭气!”我顿时明白了,这股气味是麻醉气体。我连忙屏住呼吸,尽量尽可能缓慢地利用体内刚呼吸进来的赶紧空气,同时还运行体内真气,想要逼出麻醉毒素。

  安娜和莉香没有这方面的功夫,她们几乎同时发出“嗯”的一声嘤咛,头一歪,就倒在了椅子上。与此同时,长椅突然摇了一下,地上竟现出一条缝隙,安娜和莉香坐着的椅子蓦地陷落下去,消失在我们面前。而我则在地缝出现的时候,猛一蹬地,跃到一边,与一旁站立的浮尘子站在一起。这里还是一处实地,我们很安全。再环顾四方,那几个雇佣军也已经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显然也是在这麻醉气体的作用下,失去反抗力量而休克在地了。

  我忽然听到讲坛上,传来一阵很轻松的笑声,是那个黑衣教士发出的。我抬眼望去,那个教士正微微朝我们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用手揉了揉脸。在他的脸上扑簌扑簌地落下了一层灰尘。我找到,这是易容术中用于改变脸型而留下的粉灰。这个教士是谁?没等我来得及多想,教士已经挪开了双手,我看到他的脸——他是我在雨林里曾经见过的,与孔雀女在一起的中年欧洲男人罗德曼。据孔雀女所说,他也是孔雀女的养父。

  果然,罗德曼一看到浮尘子,就笑着说:“你这老鬼,怎么还活着?”浮尘子也笑着回答:“只要你没死,我自然也会活着的。”他哈哈大笑起来,看还没笑出几声,就忽然头一歪,倒在了地上。他忘记了祷告室里还充满了麻醉气体,一乐呵起来,麻醉气体就吸进了肺里,也难怪会昏迷过去。这长胡子老头,未免也太粗心了吧。

  罗德曼脸上并没有露出关切的表情,反而是如释重负般,从讲坛走了下来。他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刚才浮尘子老鬼在这里,我有很多话都不好对你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不小心晕过去,正好我也可以好好和你说上几句话了。”他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粒药丸。不用说,这药丸一定是麻醉气体的解药。我连忙吞了一口药丸,顿时感觉从丹田之处升起一股清凉之气,煞是舒服。

  罗德曼对我说:“苏幕遮,其实在网络上发表关于拿郎度的文章的人,根本不是菲利普,而是我假借他的名义发表的。伦敦的那起爆炸案,也只是一个幌子,想让特瑞丝太后不再追查他。现在菲利普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用担心他。”

  我点了点头,说:“菲利普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这个没必要背着浮尘子说吧?”

  罗德曼笑了笑,说:“是的,整件事不用避开他的。不过,下一件事,就是绝对的秘密了,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什么事?”

  “你得一个人去见孔雀女,那件事,她会亲口告诉你的。而且,你要暂时离开浮尘子与这两个美女,孔雀女会有一件特别的事委托你去办。而且——”他顿了顿,说,“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做到!”

  “孔雀女有什么要紧的事必须要我去做?”我诧异地问。

  “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一边说,一边将浮尘子扶到椅子上,然后从裤兜里取出一只遥控板,按了一下,椅子下的地板裂开一条缝隙,浮尘子所坐的椅子缓缓降了下去。地底还传来了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

  罗德曼不慌不忙地对我说:“地底下,有一个传送带,会将浮尘子老鬼和两个美女送到一间密室。刚才这几个雇佣军不是单独行动的,在楼下还有大队的兵马,都是政府军。他们每隔半个小时会联络一次,如果没有回音,政府军就会冲上来——他们总是把醉危险的任务交给雇佣军来做。不过等他们上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浮尘子和两个美女所处的密室,即使政府军将这里翻个底朝天都不会找到的。密室里有专人陪伴着他们的,里面留有充足的食物与饮水,等政府军离开之后,他们才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

  “那这几个雇佣军呢?你会杀了他们吗?”我好奇地问。

  罗德曼说:“我崇尚非暴力的变革,所以我不会杀死他们的。这几个人会一直留在地上,直到政府军上来。”

  “那我们呢?难道我们也躲在某间密室里吗?”我问道。我可不想像只老鼠一样,躲在密室里,终日不见阳光。那样的日子,会让我发霉生臭的!

  罗德曼笑了起来,他什么都没说,而是将我拉到了讲坛上。他按了一下藏在讲坛下的按钮,挂在墙上的那张耶稣受难图突然缓缓升了起来,在受难图后,有一个小门,门打开后,是一个隐秘的电梯。我们走进电梯,电梯缓缓上升,不一会儿功夫,我们就来到了这幢大厦的顶层天台。准确的说,这并不是天台,因为在这里还安置了一个深色的玻璃顶棚,从天空向下鸟瞰,只能看到深色屋顶,而看不见屋顶下藏着的东西。

  在天台上,有一台直升飞机!这辆直升飞机会带我去见到孔雀女!

  罗德曼又按了一下遥控板,天台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隙,玻璃顶棚向两边张开,就如一张困兽的嘴。

  他登上了直升飞机的驾驶台,戴上了耳机与墨镜,使劲嚼着口香糖,活像《壮志凌云》里酷到极点的汤姆克鲁斯。罗德曼朝我挥挥手,说:“苏幕遮,快上来吧,孔雀女还在等着你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