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失踪男婴
庄秦2016-07-16 02:334,239

  寒暄一番后,安娜的爸爸妈妈让我们上车,我坐在副驾座上,安娜的妈妈和安娜坐在后排。当然,我们没有忘记去接莉香与浮尘子。当安娜的爸爸妈妈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孩,和一个蓄有长须的老头子后,都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神情。不过,她们知道安娜是个探寻真相的优秀记者,也没有多问什么。后排,安娜母女与浮尘子、莉香挤作一块,幸好他们都很瘦,所以并不显得拥挤。

  车刚开出几米,安娜就问:“爸爸妈妈,怎么你们出来没有带上小弟弟?是保姆在家里带他吗?”她刚一说完,开着车的安娜父亲蓦地一走神,差点将车撞到安全岛上。他重重踩了一脚刹车,将车停下,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眼眶中竟不知不觉淌出一丝泪水。

  “怎么了?小弟弟出什么事了?”安娜见状不对,连忙追问道。这时,安娜的母亲哭了,哭得非常伤心。她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安娜,你的小弟弟失踪了……”

  安娜因为长年在外采访,很少回家,老两口觉得日子过得太空虚,于是决定领养一个孤儿。正巧,一个做律师的老朋友告诉他们,有一个未婚妈妈即将临产,但是她家境贫寒,无法抚养孩子,所以决定找个好人家送走婴孩。那时,安娜正在外面采访新闻,而那个姑娘还没有临产,安娜采访完了之后,就直接去坎苏辅王宫来采访我和辅王,随后又与我们一起去了摩罗奇镇,经历一番磨难,一直没有回家。她只是知道父母要领养一个婴儿,却还一次都没见过那个孩子。

  大概是两个月的一天,安娜的父母接到了律师朋友打来的电话,于是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开着菲亚特轿车来到一家私人妇科诊所。年轻女孩刚刚分娩完毕,看了一眼婴孩后,就抱给了安娜的父母。老两口看到这个可爱的男婴,不由得欣喜若狂。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婴儿床,纸尿布,最好品牌的进口奶粉,甚至连一年后才用得上的学步器都买来了。他们抱着婴儿上了车,但他们并没发现,有一辆没有牌照的灰色小轿车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这是后来报案之后,他们从小区监视摄像头看到的。

  他们到家后,刚一下车,就听到“砰”的一声,原来是后面那辆灰色的小轿车从后面追尾,撞到了他们的轿车。安娜的父亲连忙下车交涉,安娜的母亲则抱着宝宝坐在后排座椅上。安娜的母亲听到车厢外吵得很厉害,似乎那辆灰色轿车的人,不仅不认为自己应该负责,相反还指责是因为安娜的父亲急刹车才造成了追尾事故。看灰色轿车的人很是粗暴,安娜的母亲担心丈夫落下风,连忙将婴孩放在后座上,她也下了车,用当地话与灰色轿车的人交谈起来。在她的劝说下,那个灰色轿车的车主总算是消了气。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在这个国家里开车,到处都是野蛮司机,怎么能不为心爱的轿车上好保险呢?所以车祸产生的修理费用,保险公司都会埋单,自己花不上一文钱,大家又何必伤了和气?

  当他们与灰色轿车的车主谈笑言欢的时候,忽然他们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是从他们心爱的菲亚特轿车发出来的。一个黑影趁着他们在交谈的时候,偷偷钻进了驾驶室,发动了引擎,开走了轿车!毫无疑问——那是一个偷车贼!

  灰色轿车的车主立刻上车,说他会为他们报警,并且追踪这辆菲亚特轿车。老两口太轻信这个车主了,任凭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个车主的消息,也没有菲亚特轿车的消息,更没有了初生婴孩的任何消息!

  难怪当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老两口的眼睛里,都写满了数不尽的忧伤与难过。

  我不禁想象,他们是不是遇到了盗卖婴儿的犯罪集团?在这个国家里,有许多罪犯,他们盗来小孩,用残忍的手段砍去小孩的四肢,然后送到街头上行乞,小孩乞讨到的金钱,全被这些罪犯侵吞了。有的罪犯甚至会盗割小孩的肾脏,卖到国外的医疗机构去。我曾经是国内的时候,协助警方破获过一个类似的国际犯罪集团。

  不过,这样的犯罪集团似乎并不会盗走婴儿,因为婴儿的脏器还没有发育完全,既不能盗割器官,更不能上街乞讨,他们必须要将婴儿喂养长大后才可以进行罪恶的勾当,这对于他们来说,成本显然大了一点。所以他们只会偷走十来岁的小孩,而不会盗走刚出生的小宝宝,因此我立刻否定了开始的想法。

  我连忙问安娜的父亲:“那个灰色轿车的车主长什么模样?”

  安娜的父亲回忆了一下,答道:“那是一个本地人,很健硕,肌肉都从胸口的体恤里凸出来了。皮肤很黑,个头有点矮小,我跟他说英文的时候,他的英文带点南欧的语调,也许他曾经在南欧呆过。”

  这是一个很有用的信息。

  我对他们说:“你们也不用太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我一定会帮助你们找到那个婴儿的!”

  安娜也连忙安慰:“爸爸妈妈,苏幕遮是个奇人,曾经帮助很多人解决过疑难问题。就连坎苏辅王、特瑞丝太后也曾经请他帮过忙的。”

  安娜的父母显然听说过我的事迹,此刻在他们的眼里,也流露出了渴望帮助的神情。

  我对他们说:“伯父伯母,我还是别把车停在路中间了,赶快找个地方,我们一起探讨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安娜的父亲这才恍然大悟,连忙发动引擎,轿车向郊外驶去。

  看着父亲行驶的路线,安娜不禁问:“爸,你这是往那个方向开车啊?怎么向郊外开呢?”

  安娜的母亲连忙解释,因为在城里的住处外,丢失了那个可爱的宝宝,安娜的父亲非常伤心,每次停车的时候,都会触景伤情,情绪低落。为了忘记两个月前那伤心的一幕,安娜的母亲决定卖掉城里的房子,搬到郊外去。他们在郊外的坎苏动物园里,买了一套新建的别墅,希望在新的地方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可以看得出,安娜的父亲是个坚强的男人。虽然刚回忆完不幸的往事,但此刻他还是凝神驾驶,将轿车开得四平八稳。轿车经过了坎苏古城的大门,然后向西转弯,驶进了坎苏动物园。动物园我曾经来过一次这里,当时是我来到坎苏的第一天,特意在逃亡之前去观看丝儿的驯海豚表演,没想到却与假扮成丝儿的蜜雪儿一起从动物园的河流,一直漂流到狄力度的领地,才引出了后面一番惊险的故事。此番故地重游,想起蜜雪儿被人绑架生死不明,我也有百般滋味萦绕于心。

  安娜家的别墅就建在湖边,轿车驶进了车库,从车库可以直接乘坐电梯来到别墅之中。坐在四面都筑有玻璃幕墙的二楼客厅中,我们可以看到美丽的湖景,波光粼粼的湖面中,不时荡漾着一处处的涟漪,那是湖里的鱼类,正是欢快地跃动着。

  尽管面对如此美妙的大自然,安娜的父亲却依然脸色阴霾。

  言归正传吧,我结果安娜母亲递来的橙汁,对安娜父亲说:“能给我一张小宝宝的照片吗?”

  安娜父亲答道:“那天,那个年轻的姑娘生下了小宝宝后,与宝宝做了个合影留作纪念,然后才允许我们带走婴儿的。宝宝只有这么一张照片,我这就拿出来给你们看。”过了一会儿,他从起居室里,取出一张过了塑的照片,小心翼翼地递给了我。看得出,他非常珍惜这张照片。

  照片上的婴儿,白白胖胖、粉粉嫩嫩的,很是可爱,胳膊上的肉都挤在一起了,粉嘟嘟的。最好看的,莫过于那双眼睛了,瞪得大大的,眸子非常亮,就像两颗明亮的玛瑙一般。可我看到照片上的婴儿之后,却情不自禁地“啊”了一下,发出短促的一声之后,我连忙咽住了惊讶。

  “怎么了,苏?你见过我这个小弟弟?”安娜听到我的叫声后,连忙问道。

  我摇头,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婴儿,一想到这么漂亮的小孩也会被人掳走,感觉太愤怒了,所以情不自禁怒吼了一声。”

  “哦……”安娜应了一声后,对她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别想太多了。苏幕遮和浮尘子大师都是高人,他们一定会帮我们找到小弟弟的。”

  “嗯,我们相信他们的……”安娜的父亲说道。

  安娜的妈妈则说:“我去为你们准备午饭吧,你们一定都饿了吧?”安娜连忙说:“妈,截图让我来做饭吧,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给你们做饭了。”说完之后,她就结果围腰,钻进了厨房中。她刚进去,就露了个头出来,叫道,“苏幕遮,你来帮帮我好吗?”

  我无奈地耸耸肩膀,说:“遵命!”

  安娜的父母特意多留意了我几眼,他们一定是把我当作安娜的男友了吧。

  盯着背上的芒刺,我很不自在地走进厨房。安娜正在用打蛋机搅拌鸡蛋,看到我进来后,连忙关上了厨房门。我很不正经地问:“怎么,为什么要关门?难道你想和我在这里激情吗?我可是一个正经人哦!”

  “呸!”安娜啐了一口,说,“苏,你给我说实话吧,你是不是见过我的小弟弟?依你的作为,没可能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就会发出如此的惊叹!”

  我无辜地看着她清澈的眼睛,说:“真的,我只是愤怒为什么会有人掳走你的小弟弟,我感到很生气,所以才发出了这样的叫声。”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吧,那你一定要帮我把弟弟找回来啊!我求你了!”她凄楚地对我说。我连忙点头,答道:“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你把那个婴儿找回来。”

  我不再说话,走到菜板前,切起了蔬菜。大概是我太久没动刀了,一不小心,竟然将手指割破了。看到我的手指出血,安娜没好气地说:“让你帮忙,你是来帮倒忙的呀?去去去,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我很无奈,只好走出了厨房。

  莉香和浮尘子听到我的遭遇后,都笑了起来,说我用匕首玩玩百步穿杨是没问题的,但是切菜就不行了。

  我坐到了沙发上,不由得双眼微闭,思考起问题来。其实我对于烹饪一直有着特殊的爱好,平时就算拿黑布蒙上眼睛,我也可以将萝卜切得如头发丝一般粗细。刚才我之所以会发挥失常,全是因为看了那张婴儿的照片!

  是的,我见过这个男婴,他就是我在一个多月前,在雨林中,从豺豹嘴里就下来的那个婴儿!现在,他被认定为格桑法师的转世灵通,身处深山喇嘛庙里,与小国王卡努在一起。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猎人联盟盗的人在两个月前,为了准备转世灵童,所以掳走了刚出生的男婴。他们之所以只在私人诊所盗取婴儿,就是因为这个婴儿是私生子,转送给别人喂养的。孩子的亲生母亲不愿意让别人找到她遗弃了宝宝,而收养人也不愿意让宝宝的生父母找到孩子丢失了,所以一切都会被隐瞒下来,成为一个无人所知的秘密。但是任凭猎人联盟的人费劲了心思,最终却成为了他人的嫁衣裳,他们的诡计正好被孔雀女将计就计,反而成为了孔雀女打入皇室内部的一粒棋子。

  现在当我知道了男婴的下落,却有些迷茫了。如果帮安娜找回宝宝,无疑会破坏孔雀女的复仇大计。可是,如果不帮安娜找回宝宝,那岂不是会害了她们全家的幸福?不管大人是怎么想的,孩子是无辜的。

  终于,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应该立刻找到孔雀女,然后告诉她关于这个婴儿的一切,看她怎么做。我希望她最后的决定,不会让我失望。

  而要找到孔雀女,就要从那个叫做菲利普的外国记者入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