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离奇邮件
庄秦2016-07-16 02:333,662

  我原本以为寻找菲利普,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我们找到。从网上查找到的资料来看,他是一个英国的记者,曾经在中东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战地记者。菲利普是在三个月以前来到这个东南亚国家的,真不知道这个国家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到他?

  因为他在网络上发表了这篇建议拿郎度成为国王的帖子,他成为了特瑞丝太后的眼中钉肉中刺。在被政府派来的特工进行监控之后,菲利普感觉压力甚大,干脆乘坐班级离开了东南亚,回到了英国。

  这一切,都被菲利普记录在了他的个人博客上,尽管当地政府进行了网络屏蔽,但我们还是通过一个软件破解了屏蔽,顺利看到了菲利普所写的博客。不过,他的博客在两周前已经停止了更新,当时他正在伦敦,准备参加一个战地记者的国际研讨会。

  莉香是“沙伊”组织的特工,她当着我们的面,登上了一个服务器位于中东的网络聊天室,联系上了“沙伊”组织的几个在英国工作的同事,她以涉及到纳粹潜逃战犯的名义,请求同事帮我们找出菲利普的下落。

  “沙伊”组织的效率相当高,只花了两天时间,就传回了消息,不过,这是一个坏消息——三周前,菲利普在参加国际战地记者联谊会的时候,会议现场发生连环炸弹恐怖袭击,十三名与会记者当场死亡,其中就包括了菲利普。

  “沙伊”情报人员经过调查后,综合各方面信息得出初步结论,大多数与会记者都奋斗在各国战争醉前沿,力求做到新闻真实,所以得罪了很多国家的政府。在会议举办地附近,起码有二十多个国家的特工人员,其中至少有八个国家在暗中进行了暗杀活动的准备。而且,不排除这八个国家的特工联合策划了这一炸弹袭击事件。

  这八个国家之中,就包括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东南亚国家!

  毫无疑问,正是菲利普吸引来这个国家的特工人员!菲利普的死,令我们的调查进入了僵局,线索被突然掐断,我们也没办法找到孔雀女了!

  以前我与孔雀女的每一次相聚,都是她主动来找我的,而这一次是我们想主动找到她,没想到竟然会是那么困难,我真的有些无计可施了。

  不过,浮尘子却显得不慌不忙。他对我们说:“学过奇门遁甲的人,都会对奇门遁甲阵势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以前我在沼泽地里的时候,就曾经因为无聊,将居住地旁的一片小树林设置成一个迷魂阵。几乎每个奇门遁甲门徒都有这样的爱好,并且以设置出高难度的阵势为荣。我想,孔雀女也不会例外的。”他向安娜和莉香隐瞒了孔雀女是他徒弟的秘密,因为有言在先,我也没有戳穿他的话。

  接下来几天,浮尘子每天都带着罗盘,我驾驶安娜父母那辆破旧的本田小轿车,在坎苏城里到处转悠,企图找到城市里设置过奇门遁甲阵势的痕迹。很可惜,我们没有找到一处秘密地点,甚至连狄力度、陈博士似乎也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我们打探不到一点他们的消息。当然,这也与我们一直刻意低调行事、不敢太多询问探听消息有关,因为我们也不想让特瑞丝太后和司徒教授知道我们归来的消息。这年头,暗中行事总比光明正大办事,会更具有优势。

  当我们寻找孔雀女的时候,安娜就躲在湖边的别墅里休养生息,而莉香在其中时间里,出了一趟门,在城市里的一个秘密所在,取回了一个很大的包裹。包裹里,有各色武器,还有很多奇怪的特工用品。比如,一个伪装成打火机的卫星定位仪;又比如,一个可以弹射出伸缩皮筋的小弹弓。我想,这些东西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发挥极大的作用。浮尘子也抽空一个人出去了一趟,将在地宫里找到装有蚩尤心脏的木匣子藏了起来。至于藏在什么地方,他没有告诉我们,我猜一定是某个银行的秘密保险柜里吧。不过我对这个国家银行的保密性并不以为然,说不定他前脚放进去,就有银行的工作人员随后打开了看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周,我们还是毫无头绪。一天,安娜正在上网的时候,忽然大声叫了一下:“哎呀,真奇怪,怎么会有一封电子邮件寄到我的这个邮箱里来?”她告诉我们,她有好几个电子邮箱,其中大部分都是用于工作的。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回到坎苏城了,所以这段时间她一直没有使用工作邮箱。而她的私人邮箱,只有几个在中国的大学同学才知道,是她在中国读书时使用的。她已经很久都没用了,刚才突然想了起来,所以才打开来看了一眼。没想到,里面竟然收到了一封信,而且是才收到的。而且,发信人的名字叫作:菲利普!邮箱的主题是:想通过我找到你想找的人吗?

  谁会知道这个信箱号码呢?

  安娜回忆道:“在中国读书的时候,有一次寝室里来了一个推销数码打印设备的推销员,他们说那种打印设备,可以把图片直接打印在白色的体恤上。为了做试验,他还在寝室里现场为我们打印了几件体恤。而当时使用的图片,是我提供的,是我用PHOTOSHOP软件做的一张图,还在图片上留下了我当时使用的电子邮箱作为水印。我还笑言,这个邮箱号码就是那件体恤的注册商标。后来,我把那件体恤当作纪念品带回了家,后来一直放在家里。我的大学同学不可能与菲利普有任何联系,如果要说菲利普能够知道我的信箱号码,那就一定与我的那件体恤有关。”

  她连忙询问母亲,原来从中国带回来的那件体恤放在哪里。母亲回忆了一下,说:“那件体恤啊,我看没有人穿,就拿来改成了小孩衣裳,准备给你的小弟弟穿。那天接回宝宝的时候,小孩衣裳全都放在了轿车的后备箱里。”

  安娜吃了一惊,说:“难道菲利普会与小弟弟失踪的案件有关?”

  虽然安娜显得那么惊奇,但我却一点不感到奇怪。宝宝是被猎人联盟偷走的,随后又落到了孔雀女手中。孔雀女能知道猎人联盟的行动计划,显然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严密监视猎人联盟的行动。她的手下一定是跟踪到了盗走宝宝的全过程,随后又检查了轿车,才找到了纹有邮箱号码的小孩衣裳。孔雀女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小孩是安娜的小弟弟,所以也知道了那个邮箱是安娜不为人知的私人邮箱,所以才让菲利普发了这封信。

  菲利普发信的时间是三天前。这么说来,他并没有在英国的国际战地记者研讨会上爆炸身亡,那也一定是个障眼法,他好更好地躲起来。

  我们连忙打开了邮件。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就写了几个英文单词:“圣法蒂安教堂,每周五,最后一排最左边的椅子,14:00。”

  安娜向我们解释,圣法蒂安教堂位于坎苏城的南边近郊,是一处天主教教堂。这个国家以佛教信仰为主,只有少量的基督徒。所以圣法蒂安教堂并不宏伟,只是租用了一层商用楼,看上去就和普通民房差不了多少,甚至还显得有些破旧。平时去那里的信徒并不多,几乎就要荒废了,只有几个传教士呆在教堂里。

  这么说来,那里倒有几分像是孔雀女的秘密基地。

  菲利普肯定与孔雀女有关,既然他让我们去圣法蒂安教堂,说不定就是因了孔雀女的授意。他们并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从沼泽地里归来,所以特地在邮件里注明了我们在每个星期五都可以在下午两点赶到圣法蒂安教堂去件他们。而邮件是今天收到的,也说明菲利普是刚回到这个国家,想必为了躲开政府的追缉,他也是经历了千难万险,才回到了这个国家。

  看了看日历,第二天就是周五。

  谁也不能保证这不是一个骗局。我可以设想印有信箱号码的体恤是被孔雀女的手下找到了,同样我们也不能排出体恤是被司徒教授手下找到的可能性。而在安娜他们的眼里,甚至还会认为小宝宝的失踪与菲利普有着直接或是间接的关联。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一切坏的打算,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莉香的那个包裹可起到了大作用。我在里面选了一把装有消声器的手枪,这把手枪相当奇特,消声器很小,效果却非常好,发射子弹几乎发不出一点声音。我还选了一把瑞士军刀,这把军刀也很奇特,除了常用的功能外,还可以瞬间发放高电压,当作防身电击枪使用。而且折叠后,可以放在鞋底,真是方便极了。

  莉香选的东西,则连我都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反正当我问起来的时候,她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至于浮尘子,我原本以为他在荷包里装上几粒小石头就行了,哪还用得了什么武器?可他偏偏还是选了几样东西。其中有一件武器,是一根拐杖。他年龄这么大了,虽然腰不疼腿不酸,吃嘛嘛香,身体倍棒,但用上一根拐杖还是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怀疑的。不过,这根拐杖不是普通的拐杖,只要轻轻按动一个暗掣,拐杖前面就会顶出一把尖利的剑刃,当作长剑使用。

  浮尘子对我们说:“你们一定不知道吧,我的武当剑法也是得过真传的,当年练武切磋的时候,就连全国冠军都败在了我的剑下。”我暗暗掐指一算,当年武当剑法的全国冠军,正是如今如日中天的李连杰。

  而安娜,本来我们不想让她去的,因为她什么功夫都不会,起来只会增加我们行事的难度。可是安娜却说:“怎么能不让我去呢?邮件是寄给我的,又不是寄给你们的。万一这个菲利普不是那个占地记者,而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呢?我的大学同学里,就正好有个人叫菲利普呢。那个菲利普还暗恋过我,这一次来,说不定是想和我重续前缘,这关系到我一辈子的幸福,怎么能让我不去?”

  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是在打胡乱说,可我们还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所以,在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五,我们四个人在中午的时候,离开了湖边别墅,开车向圣法蒂安教堂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3:激斗深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