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飞花摘叶
庄秦2016-07-16 02:313,340

  事态似乎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并没有听到枪响,反而又听到了几声呻吟。

  我睁开眼睛,不禁大吃一惊。

  杀手的左手上,涌出了鲜血,耷拉在一边,手枪落到地上。他眉毛高扬,两眼无神,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造成他两只手受伤的原因,我这才看了个明白。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在杀手的手腕上,插着一根孔雀羽毛,翅根一头一定是被削尖了,深深插进他的手腕。

  孔雀女!是孔雀女!

  我禁不住内心的激动。她总是出现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总是出现在我最需要她的地方!

  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她解救我所使用的方法。孔雀翎只是一片柔软的羽毛,孔雀女却可以将它如一柄匕首般,插进职业杀手的手腕里。这就和武侠小说中传说的“飞花摘叶、立能伤人”如出一辙。

  我与孔雀女只见过三面,第一次是在火车上。那时她双手被铐,胸口还有一支伪装成黄铜烟枪的枪指着,处境艰难。第二次是在精神病院,她很聪明地解救了我。第三次是在雨林里,我见识到她使用软鞭的功力。

  我虽然料到孔雀女的功夫不会差,但我实在是没想到,她居然可以使用飞花摘叶的功夫。这是需要将深厚内力注入孔雀翎中,还要凭借手腕的强力,并且要使出巧劲,才可以达到的效果。我自认自己勤习国术二十余年,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孔雀女的年龄并不大,甚至还比我年轻了好几岁,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她的功夫应该比我高出了不止一大截。

  这真的让我有些接受不了。虽然说江湖里藏龙卧虎,高人辈出,但亲眼看到一个年轻女孩使出惊世骇俗的武艺,还是让我感觉很是失落。

  躺在地上呻吟着的职业杀手,显然知道这根孔雀翎是从哪个方向飞过来的。他转过头,向右边望去。我顺着他的视线,也向那边望了过去,那里种了一排万年青,低矮的灌木。灌木的叶子微微颤动,后面应该藏了一个人。莫非就是孔雀女?

  这一切发生得太迅速了,从我听到那声闷哼,到现在看到这丛灌木,别看我用这么长的篇幅来描述,但其实这只是发生在几秒钟以内的事。

  事件发生的时候,陈博士刚打开实验室的大门,狄力度与奥苏拉正鱼贯着从大门走进去。而现在,他们也只是正好走进了实验室里,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躺在电瓶车旁的职业杀手,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杀伤力了,我也不想让陈博士狄力度奥苏拉太过担心——有时候,知道得越少,对他们越是安全。

  所以,我冲着他们说:“你们先进去吧,我在实验室外检查一下安全。”

  他们应了一声后,走进了实验室内部。我走到职业杀手面前,一脚踢开了地上那把手枪。看到我,杀手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

  我扭过脸,对着灌木丛那边,轻声说了一句:“出来吧。”

  一个身着白衣的瘦长身影从灌木丛后腾身而起,款款几步后,走到我面前——正是孔雀女!让我觉得有些好笑的是,孔雀女穿的这身衣裳,其实是辅王王宫里厨师们穿的衣服。她一定是伪装成厨师,一直偷偷藏在了辅王王宫中。

  “苏幕遮,好久不见了!”她说道。

  我笑笑,说:“其实也没多久啊……”是的,我没说错,几天前,我们才在雨林深处的地下秘密基地见过面。

  不过,孔雀女马上将食指竖在了嘴唇上,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哦,那是我们之间的一个重大秘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我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转回头,这才看到了杀手两只手腕上插着的孔雀翎,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那并不是两根真正的柔软的孔雀翎。这只是两根用钢铁打造成的尖利暗器,铸成孔雀翎的形状,尾巴使漆成五颜六色,煞是漂亮。乍一眼望过去,的确和真正的孔雀翎没什么区别。

  我就是说,哪有什么真正的飞花摘叶?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我笑吟吟地垂下头,对那个职业杀手说:“你想死吗?”

  职业杀手连忙摇头,神情很是痛苦与焦虑。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他低下头,用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道:“加图索。”这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姓名。意大利的黑手党盛行,帮派之间常常发生冲突,所以那里的职业杀手也是全世界最为著名的。

  “加图索,既然你不想死,那你就和我们合作吧。”我顿了顿,说,“你一定看到了杰里与亨瑞的下场吧?你也知道你的主子是这么对付被抓获的手下了吧?一旦让他们知道了,我猜,他们一定回毫不犹豫地干掉你!”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我明白,他非常恐惧。是的,他浑身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我帮加图索拔出了插在手腕上的铁制孔雀翎。孔雀女只是站在一边,默默看着我做这些事,一言不发,不置可否,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在冷笑。

  加图索挣扎着对我说:“谢谢……”他似乎有点虚弱,身体不住颤栗,脑袋向我靠了过来。

  我觉得有些奇怪,他只是双手手腕受了伤,也不至于这么虚弱吧?难道是孔雀女在孔雀翎上煨了毒?丛林里的毒草甚是神秘,连陈博士都没有办法将各种毒草分门别类,更别说我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当加图索的脸就要贴到我的脸上,就像个同性恋者一般的时候,我突然暗暗叫了一声不好,我想起了亨瑞的死——他就是被杰里一口咬在了咽喉上,然后中毒而亡,一命呜呼。

  杰里的牙齿里装进了致命毒药氰化物的胶囊,加图索是他的同党,说不定牙齿里也装进了这样的胶囊。要真是如此,那么他现在突然咬我一口,那我也是难逃一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加图索的脖子忽然一偏,瘫倒在地上。在这一瞬间,我听到细微的“咔咔”声,凭我的经验来说,那应该是颈骨骨折时发出的声音。

  当加图索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的嘴里吐出一团黑色的血水,还散发着苦杏仁的气味。不用说,那就是氰化物的气味。

  至于是谁扭断了加图索的脖子,我闭着眼睛也能猜得到,自然是孔雀女。除了她还会有谁?

  孔雀女冷冷地望着我,说:“如果他把内部的秘密说出来,或许会死得更难看。”

  又是一个宁愿自杀也不愿意透露秘密的狂热份子,面对我那些可怕的敌人,我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但我还是回过头来,对孔雀女说:“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孔雀女还是冷若冰霜地对我说:“今天救了你两次,我也不希望你报答我什么。只要你不把灵童的秘密说出来,我们之间就算两清了。”

  我郑重地答道:“我一定不会说出来的!一定不会!”

  “嗯,那就最好!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孔雀女说完这句话后,忽地拔身而起,向王宫的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我笑了。

  她奔去的方向,是王宫的膳食房。果然,她是隐姓埋名藏在王宫膳食房里。我知道以后可以在哪里找到她了。

  我想要回到实验室里去,可是一看到电瓶车旁加图索的尸体,我就禁不住皱起眉头。怎么能让一具尸体就这样躺在实验室外呢?而且他的尸体上还插着孔雀女的标志——孔雀翎!

  真是个麻烦事啊。

  没等我继续感慨完,我的眼前又是一花,一条白影像阵风一般,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正是孔雀女,她快速地拾起地上的孔雀翎,不好意思地向我笑笑,就要离开。

  我看着她,苦笑着问:“你杀他倒是容易,可我要处理尸体,那就困难了。”

  她露出一个调皮的笑脸,说:“苏,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你看看周围吧,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藏匿尸体的地方。”

  她说完后,就自顾自向王宫膳食房跑去。

  等她的身影消失后,我也站起了身,四处张望了一下,想要寻找一处隐匿尸体的地方。

  周围,除了实验室外,就只有一丛丛灌木。我看到了孔雀女施放孔雀翎时所藏身的那处灌木丛。那丛万年青真的很茂盛,万年青很适合东南亚的气候,在这个国家到处都可以看到。

  这一丛万年青大概占了好几平方米的地方,几乎有半个人这么高。

  我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我为这个念头感到开心不已。

  我举起加图索的尸体,走到了灌木丛边,然后将尸体抛进了灌木丛中。

  万年青只是微微颤动了几下,腾起一团灰尘。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无论是谁从这里经过,只要不是从上往下看,只是平视的话,绝对看不出这里面还藏着一具尸体。

  做完这些事后,我拍了拍手,向实验室走了过去。

  当我刚走进大门,忽然看到一条黑影向我撞了过来。我一把拉住他,却看到这个人是陈博士,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惊慌。

  “出了什么事?”我大声问。

  陈博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剧烈颤抖着。

  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不禁疑惑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2:玩命沼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穴2:玩命沼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