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艳贼
洪荒霸主2017-10-18 15:222,139

“下班了。”大豪拍拍我肩膀,站起来。边走向门口边脱身上的白大褂。

我垂头丧气的挂上电话。头转向窗户看着外面“又一天过去了!”

“还联系不上吗?”大豪把白大褂挂在门后面转过头问我。

大豪问的是我女朋友张子婷,我们在大学时就谈了恋爱。毕业后,我在郑州找到个专业对口的微生物研究工作。而子婷选择继续去美国深造。在她出国的前一天我才知道她有很深的家庭背景。父亲是军方高层,母亲是某所大学的微生物资深教授,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当时听到这些我就呆了。我一个穷学生找了个具有这样家庭背景的女朋友,这不扯嘛!

她出国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渐渐淡了。本以为像我们这样的条件根本就没有什么结果。她出国这三年我们也很少联系,我也将心思全放在工作上。

一年前她回国了。我们晚上像以前一样坐在学校的操场上,她也像以前一样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头发的味道跟3年前一样,没变。

回国后她靠母亲的关系到北京国家微生物研究院工作。这样的重逢让我欣喜异常,并没有因为相隔两地苦恼。与以前隔着太平洋比起来简直就算是邻居了

然而就在半年前的一个深夜,突然接到她一个电话,她说她要去参加一项研究,最多一个月时间。由于研究需要保密,在一个月内无法联系。那晚她说的非常急,说完这些话就匆匆挂了电话。

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半年时间,我依然无法联系到她。打到她单位的电话都是说出差。 我也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工作,有时候为了防污染,防干扰。在做一些研究的时候都会与外界隔绝,禁止使用一切电子产品。除非研究结束走出研究室,否则就是再蹦出来个猛男把白宫给炸了他们也得不到一点消息。

由于这样的研究对研究员来说是全身心立体式的摧残,通常不会超过一个月时间。可这都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一点动静就不正常了。

“你觉没觉得这不正常?”我转过头看着大豪。

“我说王少平,你没傻吧。”大豪弯下腰摸摸我额头“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不正常了。”

我打掉他的手“你正经点。我总觉得这很不对,你感觉这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因为我们这行因为各种研究,也经常接触细菌病毒这类病原微生物,病毒泄露这种事偶然也会发生。记得在大学时,有次我们观察活的炭疽杆菌。当时有个女生可能是听老师介绍了这小东西的可怕,然后紧张。或者是生理期来了,心情烦躁。总之就是把那个小试杯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吓得指导老师当时脸都绿了。之后我们全班都被请进校办医院的隔离病房观察了一个礼拜。这件事对我印象深刻,因此我才有此一问。

话刚问出来我就在心里笑自己傻。人家国家研究院都是些什么人物。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就是真的失误了也没必要隔离这么长时间。

“肯定是有意外。”大豪笑笑“你也别再抱幻想了,人家大小姐也就是跟你玩玩,玩腻了自然就离开了你。”

“不可能,如果她想要离开我回国后就没必要来找我,为什么又跟我相处半年才离开我?”

大豪将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托着脸无精打采地说“那时候因为人家刚回国,还没有新男朋友。再者对你还有那么一点点情意。谁知道再相处半年觉得你还是那副德行,也就没什么留恋的。”

“我哪副德行?”

“赶紧走吧,怎么这么多话。”大豪笑笑拉我站了起来朝门外走。

走到研究楼前面的停车场,大豪打开车门问我“晚上带你去放松一下?”

我摆摆手“不去了,没有心情。”

刚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猛的转过头,周围都是匆匆忙忙赶着下班的人,没有一点可疑之处。我愣愣看了半晌,直到大豪问我怎么回事我才反应过来。

“没什么”我摇摇头“这几天我总是感觉好像有人在暗处跟踪我。”

大豪嘿嘿一笑坐上车子,“赶紧跑吧大明星,再慢点狗仔队都赶过来了。”说完他打着车子,关上门。又把车窗摇下来对我说“想开点,再这样紧张下去你就没救了。”说完他发动车子驶向研究所大门。

我呆呆又站了两分钟,也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可笑。摇摇头,摇掉自己的傻气。也走出大门坐上公交车回家。

刚进客厅,我就感觉不对劲。愣了几秒,意识到家里好像是招了小偷。虽然不乱,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我的东西被人翻过。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住了4年,各种物品的摆设我都已习惯,只要有一点的偏差我就能感觉出来。我忙把房间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越看越纳闷。我房间客厅卧室包括卫生间的摆设明明都有移动的痕迹,但并不太明显,不像是被小偷翻过的样子,难道是遇见个文静的小偷?

我也没再检查我到底丢了什么。我知道我房间里最值钱的就是我价值8千多的电脑,而这部电脑依然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

我拿出电话按了 110 ,想着要不要报个警。正犹豫的时候身后的门被人拍响,有人来。

我放下电话走过去打开门。门外是一位高挑的美女,确定自己不认识她后,我问“你是谁?”

“可以让我先进去再说吗?”美女指了指我客厅。

对于一个美貌女士这么合情合理的请求,我也没有理由忍心拒绝。我让开门口,她也没跟我客气,直接走了进去。走到客厅中间,背着我站定。

我轻轻关上门,刚转过身子,准备问她是何方神圣。话还没有出口,就听见她先开口说话,一句话就把我震蒙了“你家里是我搜的。”

我感到莫名其妙,怎么现在做贼的都做的这么理直气壮。搜完我房间,还巴巴的跑过来通知我一下。生怕我不知道是谁干的一样。难道她接下来还要警告我让我以后出门在家里放点现金,别整得像被狗舔过似的,连个钢蹦也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布泊之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布泊之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