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准备进山
洪荒霸主2017-10-18 15:222,397

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既然知道子婷出了事,并且还是被卷入如此的大事件之中,就算青思豫不来找我,我也要过去看看。

我了解的信息太少了。不管怎么样赶紧先找到子婷,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到底处在怎么样的环境中,受了多少罪。越想越觉得头疼。我干脆不再去想。洗了把脸,刚翻出一套换洗衣服电话就响了,接我的车子到了楼下,匆匆忙忙下了楼。

司机送我到机场,马上有个带墨镜的人领我上了飞机。飞机上我试探地问墨镜一些问题,想从侧面多了解一些信息,谁知道墨镜一言不发,一直躺靠在坐位上面动也不动。我讨个没趣,索性闭上眼,心里安慰自己,等找到子婷,一切都能搞明白,也不用急于一时。

在双流机场下了飞机,墨镜领我上了机场出口的一辆霸道,司机载着我们直接朝眉山开去。

车子没进眉山市区,直接驶进山里。晚上也看不清窗外,我就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思索着子婷留下的话。为什么只有我才能找到她?难道是给我什么暗示?可我实在从这句话里得不到启发。难道子婷在跟我玩藏猫猫?可这动静也太大了点。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车子又转到一条比较颠簸的路。虽然坐的是霸道,可我感觉并不比小时候在老家坐的拖拉机舒服。我再也静不下心。抓住扶手努力使身子摆动幅度小一点。

就这样走了两个多小时,在把我颠散架前车子终于停了。

我打着摆子下了车,用力揉着大腿,借着车子灯光我看到周围是几所农舍,应该是到了一个小山村。

墨镜下车走进车灯前面的一个院子里,这时院子里的房门打开,出来一个老者,他们就站在房门前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说了大概有两分钟。 墨镜回头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到他面前,他指了指旁边一间房子对我说“你先在那个房间休息一晚,等明天其他人赶到我们就进山。”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这两个小时的山路颠得我嘴都不愿意张,回车里拿出我的小背包跟着那位老大爷进了房间。

老大爷打开房间的灯,我四下看了一圈。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破旧的小桌子,其它什么都没有,但是打扫得干干净净。

“大爷,这是谁的房间?好像没人住,怎么收拾的这么干净?”

大爷见我问话,忙回答我,“这是我儿子的房间,他这些年一直在成都做工,房间也就一直空着。本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常年也不见一个外人,最近却经常来你们这样的城里人在村里借住,我就把这个房间收拾了一下给你们偶尔落脚。”

老大爷的话有很重的四川口音,我听不太清,不过大概意思我倒听出个八九不离十。

老大爷顿了一下又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们先做点吃的。”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我丢下背包坐在床上靠着被子看着屋顶心想 看来青思豫在这几个月里已经派了不少人来此搜索。按道理这么长时间的搜索就是山上有多少老鼠窝也能查得明明白白,怎么她还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呢?

我细细把青思豫的话又从头想了一遍,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唯一可疑的是子婷,她让我过来的目地到底是什么呢?她能打电话给她母亲说明她现在还是行动自由的,但是为什么她还待在山里不出来?

我越想越迷惑,人们常说关心则乱,旁观者清。这个时候如果能有个人帮我分析一下,我想肯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会让我这么困惑。

正想着,墨镜端着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盘烧饼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司机。看到吃的,我马上感觉自己确实饿的难受。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过一点东西。

墨镜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说道“吃点东西好好休息,明天其他人就会赶到。”说着拿起一个烧饼放进嘴里啃了起来。

我走过去也拿起一个烧饼边吃边问“你们晚上住那里?”

“时间不早了,我们两个就在车上睡。”

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三人一块来的,我睡床他们却睡在车上“要不再问老乡借套被褥,咱们打个地铺。”

“不用了。”墨镜冷冰冰地回答完又专心致志吃起东西来。我跟他这个人也没什么好说的,3人默默吃完东西,墨镜收拾了盘子走了出去。

我关了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老是想着明天会是个什么情况。好不容易睡着,却一个接一个地做梦。一会梦见子婷被困在一个枯井里,哭着让我救她出去。一会又梦见她被人绑架,绑匪要用我来换她。最后还梦到青思豫带着我历经千难万险,翻过N座山头,终于在山里找到了她。我忙跑过去抱住她问为什么让我过来,她却哭哭啼啼地说自己脚崴了,走不动,让我来背她出去。

做了一晚上这样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被外面的车喇叭声吵醒。我扒着窗户看到外面又多了两辆车,其中一辆还是医院的救护车,车身画着大大的红色十字。

我赶紧穿上鞋走了过去。车子附近有几个人正从车上往下面搬东西。青思豫就站在旁边打着电话。

青思豫看到我,马上挂了电话。走过来问我昨晚睡的怎么样。我回答她“还行”。接着她就告诉我,后面还有一些人员和装备要过来,我们可能还的在这里等一天。然后她叫过来一个带眼镜穿白大褂的,说山里环境复杂,她必须得了解我们所有人的身体情况,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要做一个简单的体检。

进山还要体检?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太有点小题大作了。

我刚张开口,想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电话又响了,她转过身去接电话。可我口已经张开了,再闭上就太憋的慌,就转过头问那个白大褂。白大褂说是上级的安排,他也不清楚,说完拉起我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上,他给我做了些简单的检查。确定我从外观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就让我把袖子卷起来,他要采血检查。

他转身从急救箱里拿出一个注射器,我也没表示什么异议。既然都要检查那就检查吧,抽点血有什么事,只要早点出发就行。

白大褂把注射器的针头扎进我的血管。我眼睁睁看着他把20毫升的注射器全抽满才意犹未尽的拔了出来。我感到无法理解了,这算是那门子检查,要抽这么多。

“你这是做检查还是拿去养蚊子?有你这么乱来的嘛!” 我问。

白大褂收起装满血的针管放进身后的箱子里“这是,上级安排。”说着转过身来,赫然发现他手上又拿着一个全新的20毫升针管,我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干什么?”

白大褂推推眼镜支支吾吾地说“上级安排,留,备份。”

继续阅读:第5章 废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布泊之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