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突袭
洪荒霸主2016-07-16 00:292,278

  江排长凝重地点下头,没再多说转身走开,拿起水壶喝了口水。青思豫头转向大河,我看见大河轻轻摇了下头并没有说话。

  我也找了棵树靠上去休息,正好对面是刘建国。我看他一眼,发现他很有深意地看着我。我愣了一下,猜到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注意一切可疑的事。

  我只是对他笑了一下,没做其它表示。

  这时侯世昌突然伸手指向前方树上说“看,猴子。”

  我们所有人马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我们前方不远的树上确实站着两只猴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看猴子僵立在树枝上一动不动,我感觉它们好像一直就在这里,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大河猛地端起枪站了起来瞄准猴子。江排长走过去,按下大河的枪身,慢慢朝猴子靠近。

  我们凝神看着江排长。看他慢慢走到距猴子所在的树前5米的位置站定,仔细打量着。

  这中间的过程我感觉太不正常了,这两只猴子的表现太过镇定。对江排长的靠近没有一点反应,只是有一只猴子的目光看向江排长,而另一只始终注视着我们动也不动。

  江排长站定一会 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撕开包装对着猴子摇了摇,然后放在前面的地上,而猴子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排长放下巧克力后开始后退,不料刚退后一步,一只猴子猛地从树上冲了下来朝着江排长扑了上去。

  等我们反应过来,江排长已被扑倒在地。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两个战士马上冲向江排长,枪声也响了起来。我看到是大河瞄准树上的另一只猴子开的枪,可树上现在空荡荡,应该是没打中已经被猴子跑掉。

  两个战士还没有冲到江排长身边,那只猴子就停止对江排长的撕咬,尖叫一声闪身窜向丛林深处。一个战士马上举枪射击,但那猴子转向一颗大树背面不见了踪影。

  一个战士急忙上前扶起江排长向我们靠近,另一个战士则抬起枪慢慢警戒着后退。

  青思豫和大河看到江排长无恙,急忙迎了上去问情况。江排长摆摆手说没事,只是被抓了一下。

  青思豫急忙给江排长检查伤情,发现胸口的衣服已被撕破一个口子,而江排长的胸膛已被抓出一条淡淡的伤痕。

  青思豫转头喊“赵大伟,准备血清。”

  白大褂答应一声背着急救箱跑了过去。

  江排长摆摆手“这一点小伤,不碍事。我们常年在丛林跟毒贩作战,也没有这么娇气。”

  青思豫根本没理他,扒下他衣服,将他的半边胸膛和半只胳膊拽了出来。

  这时我看到江排长的脸唰的一下变的通红,说话也结巴了“我……我……自己来。不用……麻……麻烦。”

  青思豫还是没有理他,盯着白大褂把血清注射进江排长的胳膊才松开手。

  江排长穿好衣服,白大褂拿出消毒水给江排长划破的地方消了毒,又拿出胶带把破了的衣服粘上。

  这时江排长支支吾吾地说“这些猴子的速度也太快了,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这下脸面算是全丢尽了。”

  江排长的话刚说完,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江排长猛地站起来说“是猴子。”紧跟着那声尖叫,四下都跟着附和起来,四面八方都有声音。青思豫低声说“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江排长马上喊道“全部围成一圈跟着我撤,找个空旷点的地方,这里的地形对我们不利。”

  他的话音刚落,四下的战士迅速围了过来,将我和白大褂挤在中间,慢慢向江排长指引的方向撤去。

  隐在暗处的猴子看到我们撤退,马上开始攻击。它们在树上跳着用树枝和石块向我们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顿时惨叫声夹杂着叫骂声响了起来,紧跟着枪声也响起来。

  由于猴子目标小,又是在树上高速移动,而我们又遭受着攻击自顾不暇,因此我们这边的射击速度远远不能压制住猴子的攻击。

  眼看猴子马上就要冲到跟前与我们展开肉搏战了,突然听到江排长大喊一声“闭眼,低头”

  我完全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侯世昌就猛地把我的头朝下按。就在我低下头的同时我突然看到一阵强光,接着就感到双眼一阵刺痛,眼泪紧跟着流了出来。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是闪光弹。

  我眼睛现在完全睁不开,闪光弹的光芒闪过以后只听到江排长大喊一声“撤。”侯世昌拉着我就跌跌撞撞向前跑。听着身后猴子的惨叫声越来越远,我心里才渐渐感到一点踏实。

  渐渐我眼睛能模糊看到一些东西,侯世昌边跑边夸我运气好,他把我头按下的及时,还是在白天,闪光弹的威力打了折扣,要不然我几天都别想睁开眼。

  但我仍然觉得眼睛刺痛,流着眼泪跟着他们跑了一个多小时。在山里这种程度的跑步简直就是高体能锻炼,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层,脚踩着上面真的跟棉花差不多,根本用不上力。本来我们进山还要有人在前方开路,可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一个劲地往前冲。

  跑到一块树木稍微稀疏一点的地方,没有再听到一点猴子的叫声,江排长才让我们停下脚步,原地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继续转移,说完去检查几个被猴子用石头砸伤的部下。

  几个伤员坐在地上,白大褂忙过去给他们包扎。其中一个伤员破口开始大骂“老子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竟然被一群猴子撵的这么狼狈。这要是传回部队,以后干脆住在厕所里不用露脸了。毒贩子如果得到消息,以后干脆每人抱只猴子越境,连枪都不用带,谁见到谁跑。”

  我看到江排长听到这话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毕竟撤退的命令是他下的,而这些话正是在抱怨他竟然被猴子吓破了胆,这对一个常年在丛林里跟毒贩作战的老兵来说可是相当大的侮辱。

  顿时江排长的火气窜了上来,指着那个伤兵骂道“大板牙,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把你那俩门牙掰下来!”

  那个叫大板牙的呼地站了起来指着江排长大骂“老江,别以为你军衔高就能为所欲为,老子还没把你放在眼里。你看看在坐的各位,哪个心里对你没意见,大家都把话憋在心里不说是给你面子,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继续阅读:第10章 地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罗布泊之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