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克星
蒹葭无相2019-07-26 03:222,165

  离不孤用力摇头,小心翼翼地握上离氏的手。这双娘亲的手,她已经盼了十年,从小就希望它能轻轻抚摸她的脑袋,含着温柔和疼爱。此时此刻,这双手冰凉,离不孤紧紧合在自己小小的手心,努力感应这冰寒中的残温。离氏苦笑起来,凹陷的眼眶泛着灰红,目光就要枯竭:“我这条命,拖了十年,如今已是力不从心,就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也不负了……不负与你爹许下的承诺。不孤,原谅娘亲的自私,这次要抛下你先走。外面的世界很大,一定会有你的容身之处,你一定不会孤单,你一定……会比我们幸福。”

  说完,离氏长长吁了一口气,闭上眼撇开窗口投进的光线。

  离氏很快就去了,在还没入夜的时候。这一天一夜,离不孤始终守在离氏身旁,眼泪落湿了地面,哭到有气无力。离氏的身体彻底冰冷,已经逝去的事实让离不孤悲痛刺骨,从此以后,连冷漠也不会有人给,打也好,骂也罢,也成了记忆中最后的温存。这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人。

  天刚亮,离不孤抹干泪眼,打算去对面的山丘上为离氏寻一块好地方。

  她为离氏擦干净脸和手,关好屋门,刚走出不远,就闻到淡淡的烟味传开。她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可是这空气中的烟味蔓延地越来越浓,实在惹人怀疑。离不孤疑惑,左右看不见有起火的地方,心里攸地一沉,猛然回头,那山野间的屋子,还安放着离氏遗体的家已被一团火红包围。院子外面密密麻麻站着许多村民,还有人往火堆里扔火把。原来那些人一直窥探离家的一举一动,看到离氏死了就来烧了这块不祥之地。大火越烧越高,整整高出屋子几倍,浓重的黑烟随风散开,遮得漫天是灰,汹涌澎湃的热浪让那些人不禁又退离了几米。

  不行啊,你们不可以这样,娘亲还在里面!

  离不孤大惊,急步返回。可是,离屋子不远的地方已经被村民横起了粗木的栅栏,离不孤急地掉泪,拼命拽着这些横木硬要冲进去。里面的村民看到她摇拽这些截挡的木枝,捡起脚下的石头用力掷过来。离不孤没注意,额头一阵生疼,湿湿的腥味从眼角流在嘴边,涩涩的咸。

  更多的村民注意到路上栅栏外的离不孤,纷纷拾了地上的石头丢来,大的小的,扔在离不孤身边,砸在离不孤身上,口里冲她大骂,个个面目狰狞,犹如地狱的魔鬼。“滚!还不滚!不滚把你一起烧了!”有人大声吓唬,以离不孤的身份,他们还是不愿意触碰她的。

  失去姐姐后,离不孤通常都是一个人,离氏对她的冷漠让她胆小害怕,眼前这些人的吓唬着实让她惊恐到了极点。她紧紧抓着木条,手掌被粗造的木头刺出几道血痕,目光始终顿留在那片大火之中,她不会说话,只能哀求地哭着,而村民丝毫不动恻隐,有人举着木条就往这里冲。

  离不孤吓得大哭,抱住自己的头往后跑。后面丢过来一只沾满泥土的大鞋,狠狠砸在她消瘦的背上,她踉跄几步,一口扑在地上,那些人还在大喊:“滚!克死爹娘,克死姐姐的煞星!滚远点,不许再进这个村子一步,否则打断你的腿再扔到山上去喂狼!”

  心口猛地打颤,离不孤在众人的呵斥下半跑半爬地离开。村民看到离不孤走了,纷纷舒了一口气,面对这样一个煞星,谁都不想沾上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坚定觉得,只要她走得远远的,灾难和不幸就不会再无缘无故降临到他们头上。

  然,离不孤并未离开,她蜷身躲在树丛里,千枝树叶间眼睁睁看着大火烧红半边天,仿佛也在为她祭奠这一场残忍。这场大火就是一个恶魔,它用满是火焰的血爪把每一处都磨碎,也狠狠捏碎躲在离不孤心底一角的希冀和纪念,这种感觉就像是天崩地裂。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屋子和院落,一直到了中午才渐渐低下火影。村道上始终守着几个手持锄头的男人,以防离不孤又折回村来,到大火燃尽屋子后,那些人还不散去,轮流坐在那堆还在冒着黑烟的灰碳前面。离不孤亲眼看着自己的家被大火噬成黑炭,现在还不能回去找寻离氏的遗体,心里压满沉痛的悲伤,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天边映出深红的晚霞,目光终于从被毁灭的家移了回来。抬头望见那烤了一夏日的红云,在离不孤眼里全是冰天雪地。她擦干眼泪,悄悄爬出树丛,晚霞拉长的瘦影在风中摇曳。天地浩大,要去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

  远方是两座绵延的山丘,小小的影子走的有些颠簸,渐渐消失在霞光山影中。

  离不孤身上没有带任何东西,幸好正值夏季,山林里结了不少果子,这五年里她上山攀爬惯了,所以爬树也不是难事,用果子露水来充饥解渴,勉勉强强过了三日,可不食粥饭还是让她饿完了精神。白日里,就这么漫无目的在山间走着,到了黑夜,就爬上树杈迷迷糊糊打盹到天亮,每一次晨曦破晓,离不孤就呆呆地想,世界之大,哪里才是容身之地。

  这日午后,离不孤走在林间,头顶虽有层层绿叶遮挡,可还是从地面腾起闷热空气,就要把人烤焦。好在夏日的雷雨都在炎热的午后,这不,远处天边已经渐渐压下黑云,和这里的晴朗隔成两半,这一片天一明一暗,简直可称奇景。

  天雷滚滚,云走的很快,还没等离不孤找到躲雨的地方,这里已经倾下大雨。林间的树枝虽然茂密,却挡不住沉重的雨点,耳边雨声巨响,干燥的泥土被雨水激起一层层热灰,湿润与干燥的气味混杂,伴着热风好不难闻。树枝也经不起大雨大风的摧残,疯狂摇曳摔下枝头水,一同把离不孤淋得透彻。

  然而,这场雨去的很快,不过一刻的时间就朝后面去了,只是这头顶的乌云还没走完,打的响雷一声胜过一声。

  【作者题外话】: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求留言求收藏啥的,么么哒!

继续阅读:第006章 狐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