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娘亲
蒹葭无相2016-07-15 14:202,133

  尽管一直被离氏打骂,可她是心甘情愿,面对这个毫无干系的小子,离不孤已经忍让许多分,他凭什么动手打她!离不孤很想大骂,张张口叫了几句不知所谓的话。原本男孩看见她的眼神愣了愣,此时听到她不会讲话的样子立马又嚣张跋扈,轻笑着一手去拨她背上的药篓:“拔这些草做什么,给我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那是离氏的药,离不孤心一紧,躲开他。男孩不屑撇了撇嘴,目光凌烈,伸手向后面那些孩子一挥命令:“给我抢!”

  一大群孩子扑了上来,抓着离不孤的药篓就拉,离不孤抓着不放,他们就扯她的头发和衣裳。寡不敌众,背上的药篓断了绳子抢走,几个孩子用力过猛,一个连着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撒了一地的草药。

  离不孤大惊,连忙趴在地上把草药拾拢。男孩狠狠在一株草药上跺了几脚,嘲笑道:“不就是几棵野草嘛,还当宝贝使。哑巴就是哑巴,说不定脑子还有问题!”

  “臭小子,你不要命了!”路那头传来女人的尖叫,原本神气的男孩一看人来立马压低的脑袋,畏畏缩缩站在那。其他的孩子听到女人的怒斥,连忙一哄散了。女人瞟了瞟正在捡草药的离不孤,快步上前揪住男孩的耳朵,男孩痛的大叫,女人拉着他一边快步走开一边咬牙怒道,“她爹她姐姐都被克死了,她娘也快不行了,她是个煞星,谁见了她就要倒霉!还不离她远点,快走!”

  离不孤轻轻舒了一口气,淡淡的忧伤上涌,她拾好草药装进背篓,快步赶回了家。幸好没有耽误太久的时候,离氏也没有问起,日子和往常一样过,只是夜忽然感觉异常安静,有一种莫名的不安从离不孤心底蔓延。

  第三日一早,离不孤被吵闹声惊醒,离氏打开门,看见屋外聚着一群村民。最前头的是村长,身边站在的是昨天把男孩拉走的女人,那个嚣张的男孩就是她的儿子陈林儿。

  离氏看着屋前这一帐人,早在十年前就有预料和准备,拄着一根木头,不慌不忙地从屋里出来。村长破开篱门,毫不客气直言对她道:“前ri你家的煞星跟村里陈家的林儿闹了一架,昨天林儿就一夜之间病死了,这个煞星留不得!”

  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孩子之间玩闹打架,本就是正常的事情。可放在离不孤身上,味道就大大不同了。离不孤按离氏说的躲在门后,听到陈林儿的死讯也大吃一惊,同时又深深内疚。自己是煞星这一说,她是从小就听惯了,爹爹的死,姐姐的死,都发生在自己身上,如今这陈林儿一死,这样算来……似乎的确和自己的身份有关。

  门外,离氏的声音嘶哑中有些颤抖,解释很是微不足道:“不孤向来规矩,怎么会去伤林儿呢。”

  篱门外气势汹汹冲进来几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锄头,意思都决心非赶不可。其中一个男人使劲把锄头敲在地上,凹了深深的坑,他大怒道:“规矩是一回事儿,可命带煞气是另一回事儿!就是她的煞气害死了林儿,如果你们不走,会害死我们全村的人!走!给我走!”

  身后的村民都一同附和,举着拳头冲进院子,左右将院里的草棚打翻,把放置的杂物踢得乱七八糟。离氏看到他们蛮横无理,十年的委屈顿时崩裂,她痛心嘶吼:“这十年里我们一直跟你们保持距离,也没有伤到你们一分一毫。林儿的病或许只是凑巧,什么都没有查清楚,怎么好全部归咎到我们身上来!就算是因为不孤,那也是无意,那也是天命注定啊!”

  暴动的人群中有人大喊:“是你生她出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走,不走可是要对你们动粗了!”

  无可奈何,就连自己都一度怪恨离不孤的身份,这些村民又怎么可能放过。离氏丢掉拄着的木头跪在地上,拉住村长的衣襟哀求:“此事太过突然,容我们再留上几日,整好这里的一切再走。我们不会拖累你们,我们会走,走的远远的。”

  村长冷呵一声:“明天就走,不得再拖延!否则别怪我没给你那死去的相公面子!”

  蛮横的村民又将院子砸了一通才散去,离氏呆坐在地上,目光空洞。离不孤从门后出来,小心翼翼靠近离氏,坐在她不远的地方一脸愧疚。忽然间,离氏一声作呕,吐出一大口血来,趴在地上不住咳嗽,身体随之猛烈抽搐,似就快把五脏都呕出来。离不孤大怔,连忙上去安抚她的背脊,不知所措。

  呕吐平息一阵子后,离不孤用背驼起离氏一步步走回屋子。每一步,小腿都打着哆嗦,可她依旧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免得让离氏摔在地上更加重病情。终于,离不孤把离氏背到了床上,离氏微微张着口呼吸,很轻略急。她无力地睁开眼,轻轻枕起头,望着窗外的天空:“我问了老天十年,我和相公这一生只求平淡安宁,从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让老天这样讨厌我们,一点怜悯都不施舍。”

  眼里含泪,却如何都不落下。她深深闭了闭眸子,将泪水吞下,转而望着离不孤,无奈叹息:“不孤,你身不由己,一出生就注定走这条路。既然老天不怜悯,就自己去寻找该有的幸福。我一直觉得是你拖累了我,或许……是我拖累了你,是娘亲……从来不受老天的欢喜,夺走了相公,抢走了清水,它惩罚的是我,不是你。”

  离不孤一声哽咽,趴在床边不停落泪,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离氏拍抚她的背,目光遥远:“不会说话好啊,祸从口出,你免于许多不必要的祸端,这是老天唯一的赏赐。我……也就放心了。”她摸上离不孤的脸颊,手心一片湿润,凉到了骨子里,眼睛一涩,她颤抖着,“不孤,你恨娘亲吗?娘亲从来……都不曾对你好。因为我好恨好怨,不该恨你,不该怨你,却把气都撒在你的身上。”

继续阅读:第005章 克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