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溺水
蒹葭无相2016-07-15 14:202,081

  这年,离不孤五岁。

  “不孤,快回来,小心水婆婆把你捉去当儿媳妇!”离清水怪嗔,笑呵呵地望着淘气的妹妹。

  离不孤站在水里,看着晶莹的水面摇晃她瘦小的身影,从脚底传来的凉意将全身的热浪散发,艳阳投下的光束在水中折射,水底的脚背上印着金色的光纹,一闪一闪,煞是好看!离清水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拍着木棰洗衣,只要离不孤稍微走远些,她就马上叫她回来。离氏自生了离不孤之后,受到身心重创,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在家做轻一点的活。家门口有地,食物算是解决了,手上的绣活拿到镇子上去卖,还能填补家用,就这么勉勉强强过了五年。这五年,离家和村里人都断了联系,没有人愿意和他们家打交道,生怕沾上天煞孤星的晦气。

  听到姐姐的叫唤,离不孤坐回离清水身边,晃着水里的小脚丫,帮着离清水把衣服一件件递出,再把洗好的放回盆子。姐妹俩几年来的配合十分默契,无论做多苦多累的事都能在其中找到乐趣。

  尽管脚下有清凉的溪水淌过,可离清水额头上还是冒着滚圆的汗珠,离不孤拿起自己的袖子在姐姐头上细心擦了擦,离清水转头向她笑了笑,没注意搭在小石上的一件衣服被流动的溪水带走了。

  这被离不孤见着了,急得连忙抓住离清水的袖子,摇晃着要她去看。离清水“哎呀”一声,慌忙起身去拾,那是离氏的衣裳,五年来离氏虽然对她们冷淡,但还是给两个长身子的女儿做了足够的衣裳,而从未给自己做一件。离清水一时岔了神,才跑开几步,脚底一滑,扑进水中。这条小溪不深亦不浅,但水流有些湍急,方才离不孤是在浅水中才站稳,现在离清水是扑在水中央,水流一下漫过她娇小的身子,推着她往前方漂走。

  离不孤看到姐姐没在溪水里,也连忙跑上前去。可是脚底的石头湿滑,水流又快,一个踉跄,离不孤生生摔在一滩石头上,脸磕在硬石上,顺着水珠滑下淡淡红色。深处的离清水已经被溪水冲开半里远,前面是断涯,也就是小瀑。这个瀑布不高,可下面的水极深,是一弯真正的大河。离不孤看到姐姐的小手扑腾在水里,浮起脸张着嘴看着她,惊恐、害怕、求助。离不孤从水里爬起来,拼命往离清水的方向跑,可一个五岁的孩子哪里跑得快站的稳,没几下就又摔了,到第五次跌在水里时,她看到前面那瘦小的影子瞬间消失在水涯头。

  离不孤完全慌了神,还没再爬起来就不小心往水里滚了滚。越往涯边的水流就越湍急,离不孤也被冲进较深的水中,她使劲抓紧手下的石头,仰着头喘息,水珠溅在眼睛里,激起一扑又一扑的酸涩,水的清甜还有一种莫名的咸味在嘴角晕开。凭着本能,她横过水流艰难爬上岸。

  离不孤卧在岸边,膝盖和手掌被石头磨去一层皮,粉红的嫩肉里缓缓溺出一丝血迹,参合皮肤的水渍滴滴下滑。离不孤哪还顾得着这些,她半爬半跑到涯边,身旁的急流一倾而下,眼下是十几丈泻下白水花的大河,大河水面逐渐向远方平静,一副温柔宁静的样子。离不孤大哭起来,这大河里哪里还有离清水的影子,她就是从这个水涯上消失了,那个最疼最爱她的姐姐,已经不知所踪。

  撑着岸沿的手哆哆嗦嗦,离不孤痛苦哽咽,耳边的瀑布声将天地万物都掩盖,她趴在地上悲伤恍惚。头顶一声尖锐的鸣声,一只大鸟从树梢飞跃到另一个岸边,惊地离不孤猛然间抽回神。擦干眼泪,回头看见那不远处还搭在石头上的几件衣服,离不孤将它们拾起,一瘸一拐地往家里走。脑海中回旋离清水消失的那一刻,她痛心不已,眼下更不知该如何跟离氏交代。

  算着两个女儿去溪边洗衣也该回来了却还不见人影,离氏放下手中的绣活想去溪边看看,刚到院子就看到离不孤唯唯诺诺站在门外不敢进来,她的脸上、手上、腿上都是伤痕,怀里抱着零零散散的衣服。离氏又往小路上探了探,不见平时乖巧懂事的离清水,奇怪问:“你姐姐呢?”

  离不孤不会说话,压着脑袋站了好半天也不动。离氏着急,看到离不孤害怕自己的模样,含着耐心拿开她怀里的衣服,蹲下身温和问:“不孤,你姐姐去哪了?”

  听到离氏温柔的语气,离不孤胆怯地抬起眼,又沉默想一会儿才“啊啊呀呀”指着溪水方向,用手描述了一番,红红的眼睛止不住淌下泪来。这五年的相处,离氏怎么会看不懂她在说什么,她大惊,一把推开离不孤:“看到你姐姐落水,你不会讲话也该大喊啊!怎么会没人来救!”悲痛的神情猛然一顿,透出许多无奈和自嘲,她指着离不孤笑,“呵呵,谁会来帮我们,有你在,谁会来帮!”

  “定是被水婆婆捉去了!我的清水,我的好女儿!”离氏一巴掌打在离不孤脸上,“你一出生就克死你爹爹,现在又害死你姐姐。你姐姐被水冲走了、死了,死的怎么不是你!你这个哑巴,你这个煞星,你走,我不要看见你!我这一生没有做过对不起谁的事,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相公……清水……”

  离不孤摔在地上,捂着红肿的脸颊,湿咸的泪水将石头磕起的伤口渗得生疼。她看着离氏仰天苦笑,又生生挨了她几个巴掌。离氏奔出篱门往溪水方向去了,此时的离不孤早已吓得浑身哆嗦,对姐姐的愧疚悲痛和对母亲的恐惧维诺,让她不敢再到那个小溪边去。她缩在一间堆着干柴的茅屋下面,惊恐的大眼睛始终望着从溪边回来的小路,她既害怕离氏回来打骂,又盼着离氏能够平安回家,她对这个母亲,不知有没有爱,也不知有没有恨。

继续阅读:第003章 村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