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村逐
蒹葭无相2019-07-26 03:082,128

  太阳落山的时候,离氏回来了。她浑身湿透,两眼无神,手脚如僵尸般生硬摆动,她没有看茅屋下的离不孤,也不知是有没有看见,走进屋子就把木门关上,不再有任何动静。

  天边传来遥远的闷雷,滚滚黑云如潮水般汹涌弥漫开来,天地顿时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翻腾的云中打着闪电,冷不防一道雷声惊耳,像是要将世界劈碎。天地间瞬间风雨大作,简陋的草屋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风雨,狂风夹带着泥土的干燥刮在离不孤身上,强大的风力让她不能呼吸,紧接着豆大如珠的雨点无情打落,蜷缩的身子不住在风雨中颤抖。一道惊雷打过,整个大地都抖了抖,离不孤想起离氏怪她出生时的惊雷害死了父亲,她睁大枯瘦的眼睛望向天空,整片天空压得很低,闪电如白骨爪般狰狞,仿佛就要将她吞下。

  离不孤抱紧自己的双肩,紧紧挨在柴火旁。这顿柴火早已湿透,潮味伴着田里肥料的恶臭散发,实在难闻。而离不孤没有办法也没有更好的去处,这是她唯一的家,除了这里她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她看着那扇紧闭的木门,离氏从方才进去后就再没有出来,外面如此的大风大雨,她也不曾出来看一眼,难道在她的心里,只有离清水才是自己的女儿么?离不孤越想越伤心,脸上、手上、腿上的伤口因为沾上雨水传来一阵阵刺痛,她轮流轻轻捂着一个个伤口,不断安慰自己,祈祷这场雷雨快点过去。

  夏日的雷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快就浩浩荡荡的结束了。离不孤浑身湿透,水珠顺着额前的碎发滴落,身边多出许多个小坑,那是雨点敲出的凹地,里面积了不少水。平静下紧张的心情,离不孤望着屋子的门,决心找离氏认错。她想:是自己没有保护好离清水,那件衣裳……应该由她去拾的,离氏可以打她骂她,可是不能不要她,她的世界……现在只剩下离氏了。

  腿上的伤口还在发疼,离不孤好不容易从地上起来,脚掌又开始发麻,只好手抬着腿一点一点移向那件屋子。木门只是碰紧了,并没有锁,离不孤推开门,只见离氏倒在地上,不远摊了一口鲜血。离不孤心间一跳,慌张忍着麻劲软腿半跑半爬过去将离氏扶在怀里,忍不住哽咽。她轻轻摇离氏的肩膀,离氏微微睁眼,呼吸轻弱,背后瘦小的身子小心拥着她,湿濡的袖子努力为她擦去嘴角的血渍。

  “清水……不孤……”一声声轻喃,离氏滑下泪来,紧紧抓住离不孤的手臂。这几声包含了太多太杂的感情,离不孤听得越发心痛,眼泪如断珠般洒落,被雨水淋透的衣裳贴在她的皮肤上,寒气从背后缓缓渗入,镇地心底更是痛彻。

  自那日心伤呕血后,离氏的身子更加弱了,又在那日雨天染上风寒,呛到肺痨,一病就是五年。

  这日,离不孤又背着药篓上山。五年来,离氏不能久动,将治病的草药模样和xing状味道与离不孤说了一遍要她谨记。采了五年的草药,离不孤已经将草药的模样和生长地都摸清楚了,每日清晨天微亮就会上山采药。这山林不算高险,野兽出没的也不多,还算是安全。早去午归,夏日的巳时太阳正新旺,路上走动的人也不多,这条路已经走了五年,离不孤偶尔碰到几个人,都看见他们对自己躲的远远的,最初的一次就是快到家门口时听到后面有人议论,原来这是离家的女儿,原来这就是十年前的煞星。从那以后,不仅是那些人躲开这段时间出门,连她自己都自卑压低着脑袋快速赶回家。

  一直到巳时,离不孤才从山上下来,身后背着新鲜的草药。她没有多采,只采了七天的量,屋子里照不久阳光,晒干的草药放在屋子里怕被湿气腐烂,所以离不孤错开用完草药的时间,每七天上一次山。离不孤手握着肩上的篓绳,毕竟年纪还小,身子还嫩,那个大背篓垂挂在她背后,细长的药篓绳勒地肩膀酸痛。她抵着头急匆匆地走,顶上的太阳正变得火热,汗滴从她发间流淌到耳边,惹得一阵阵发痒。

  “砰”,脑袋上一疼,离不孤差点摔到后面。这条路中间一直没有大树什么的障碍物,离不孤奇怪抬起头,只见一个身着布衣,头上扎着一个小发团的男孩站在面前,正傲然不屑地垂眼看她。他比离不孤整整高出一个脑袋,手上摇着一支柳条,不远的身后还站着七八个男孩,都是这村子里的孩子。

  离不孤抬着又瘦又灰的脸颊,惊讶睁大的眼睛更让她显得瘦骨嶙峋,男孩鄙夷地一撇嘴角,摊开手道:“要从这儿过,得先给过路钱!”

  虽然从未跟别的人打过交道,但“给钱”这两个字她还是听懂了。离不孤只在离氏卖出刺绣的时候看到过铜板,连摸都没摸过,身上哪里还会带着钱。她摇摇头,不知所措的来回望着前前后后的这群孩子。男孩不耐烦,竟然伸手在她身上找起来。离不孤顿时被他吓退几步远,拼命地摇头,表示真的没钱。男孩对她的行为起了另外的怀疑,看着她的喉咙奇怪:“一句话都不说,是吓傻了,还是哑巴了。”

  离不孤一听“哑巴”两个字,慌忙低下脑袋,眼神闪躲。男孩更是怀疑,上前一把扯散她的头发。离不孤疼得大叫,模模糊糊喊着“别扯,疼!”

  男孩哪里听得懂这糊成一团的话,对后面的那群孩子指着她大笑:“原来是个哑巴,哈哈哈!哑巴,哑巴!”

  后面的孩子都围了过来,看动物般好奇,有几个孩子盯着她的嘴巴,嚷着要她说话。离不孤扭过头,躲开这些孩子奇异的目光,压着脑袋要从人群中穿出去。刚才嘲笑她的男孩大步一跳拦在她面前,伸手就给了她一个嘴巴,清脆的声响让周围的笑声更加肆意,离不孤猛地抬起头狠狠盯住面前的这个男孩,嘴角的疼辣更是让她肚中生火。

继续阅读:第004章 娘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