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巫蛊
蒹葭无相2019-07-26 03:092,156

  忽然间,头顶一声巨响,红色的光晕瞬间散开,以一道弧线滑落在院子边缘,宛然形成一道屏障。浑浊糙厚,阴邪诡异,离不孤大惊,她可以感觉到,这不是苗婆婆的气障!这些人是在拖延她的时间,怕有人在施这道屏障之前被她闻到不一样的气息而去告诉苗婆婆,现在气障已成,有人要在今天动手了。

  耳边响过一声刀剑鞘声,离不孤眼疾,看到阿菱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向她扑来。离不孤惊心一躲,还是被阿菱的刀子划了一刀,好刺不刺,刀子偏偏往离不孤的小脸上划。这些孩子本只是过来挑衅拖时间,不想阿菱却是动了真刀子,不由都愣住了。苗天南最快反应回来,夺下阿菱握着的短刀往水缸里一掷,低声斥喝:“你伤了她,就不怕那老婆子杀你吗?”

  说完,命令全部撤退。离不孤忍着眉角上的刺痛,肚中一片怒火,冲上前推了阿菱一把。大家都没有防备,阿菱更是被离不孤这重手一推摔在地上,正好磕到一块石头,额头顿时淌了血。苗天南不由大怒,反身揪住离不孤的头发甩了两巴掌,离不孤怒意勃发,抓住苗天南两只耳朵,用指甲狠狠掐了进去,两人一扭一争滚到地上,谁也不肯先放手。

  “阿菱,你师父下的阵法要多久,怎么还不来帮我们!这个哑巴太傲气了,该让她尝尝苦头!”看到两个扭打在一起,另外几个孩子愤怒着急起来。

  “师父已经下来了!”阿菱从地上爬起,冷冷一笑,目如刀光瞥向和苗天南打成一团的离不孤。

  果然,一道暗红的光束从院外滑入,直中离不孤的后背,强大的气流将苗天南震开,离不孤痛叫一声,眼前天旋地转。头顶忽然又传来几声巨响,地上猛然大震,红色气障在眨眼间破开,一红一篮两道光束相撞到云天。离不孤重摔在地上,生生呕了一口血,苗天南等人见云天大战,不由逃出院子,向村里各家报信。

  蓝光落在离不孤身旁,是苗婆婆。她拽起离不孤丢进屋子,划开一圈阵法,抵挡红光的侵袭。那道红光就是巫师,他向着阵法几次撞击后,毅然飞回自己的地方。巫蛊斗法,处在自己修炼之地实力才最强,而在他人之地实力就减弱,待回去后,巫师的法力果然大增,苗婆婆也明显感觉到,这一次是有备而来。

  “大巫师三年按兵不动,为的就是今日。不孤,快从后山离开,永远不要再回来!”苗婆婆侧头斥喝,目光紧紧盯着手中蛊法的气晕。

  原来,巫师当年并不是大方让苗婆婆在他眼皮底下带走离不孤,而是借她看管离不孤三年,这三年里自己却偷偷练成了集元术,就要在今日借村中孩童闹事吸走离不孤全部煞气,至于用煞气练成什么就不得而知,但若煞气被吸光,离不孤也会因此耗干元气,化为一副白骨。苗婆婆在清早采取蛇虫时感应到放在屋子里蛊虫的躁动,所以立马赶回,果然看见巫师已经在她的屋子上方施了法阵,但还未完成巩固。若是完全,就连她也进不去,到时候离不孤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幸好一切都还及时,只是既然已经动手,今日免不了一场生死大战。

  大事当下,离不孤当然不可能弃苗婆婆而不顾,可自己却又无计可施。趴在地上看着上空相缠了两道光束。

  巫师不敢轻而易举挑战苗婆婆,就是因为自己的巫术还不如蛊术,如今虽是有备而来,却也是吃力得要紧。当下之际,决心全力拼上一拼,他提起全部内力,周身忽然红光大震,大吼一声,一团黑气从延开在天空的光束飞滚而出,直侵苗婆婆的蓝光。苗婆婆应付不及,生生让那团黑气穿过自己的身体。一声闷呵,她气穴岔开,喷出一口血,身子摇摇晃晃,周边的光晕时明时暗,就要支撑不住。她努力平稳气息,从丹田再运气,随着上浮的手掌渐渐将内力提升,手掌间竟晕开一抹黑色,显然是中了巫师的巫毒!

  “自作虐,不可活!”一声冷呵,苗婆婆集中精力,振臂一挺,竟将方才守在自己体内的黑气全部托出,震回巫师的方向。巫师根本不料,本已经为这巫起尽了全力,万万没想到会被苗婆婆弹回来,吃个措手不及,命不承力,七窍流血。

  有苗天南的报信,村子里渐渐嘈杂,所有的人都望着天空教会了一红一蓝,可在瞬间,那红光毅然退去,不见踪影。阿菱心感不妙,顾不得额上的血,慌慌张张跑进巫师的屋子,立马又惊慌跌跑出来哭声大叫:“师父跟鬼草婆斗法,师父为除大害,全力重伤了鬼草婆,可还是中了鬼草婆的诡计,被……被害死了!”

  “什么!鬼草婆害死了大巫师!”

  “没有了大巫师保护,我们村子可就不没了结界,可就危险了!”

  “忍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不去招惹她,她竟然先动手伤了阿菱。今天是阿菱,明天后天甚至今后恐怕就不安宁了!如今她也身负重伤,除恶时机已到!”

  “还有那个擅闯我族的人,大巫师说她身怀煞气,她也是非除不可!”

  说罢,村民们纷纷举起各个用具往苗婆婆的小屋冲来。的确,苗婆婆身负重伤,如今不管是谁都可以杀了她。离不孤也伤了好几处,赶紧先把苗婆婆扶到里屋,听着外面渐近的呐喊心急如焚。苗婆婆白着脸,擦去嘴角的血,声音沙哑:“没有大碍的。”

  话落,她伸手一挥,屋外的嘈杂顿时销声。“我下了结界,他们进不来。不孤,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伤。”苗婆婆向离不孤招手,心疼地看着她从眉角的伤口。这刀伤很深,血流不住,流了离不孤半张脸,染深了肩上的衣服颜色。听苗婆婆说起,离不孤这才感觉到眉角的刺痛,不由皱了皱眼皮。

  可婆婆此番已受重伤,自己的这点小伤怎么还能让她用法术来治。离不孤坚决地摇摇头。苗婆婆轻轻叹息,大掌一手,一股力量将离不孤按到她面前,迫使她闭眼坐定。

继续阅读:第010章 生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