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法术
蒹葭无相2019-07-26 03:082,063

  撤回手掌,他说:“掐指运气,你所想要说的话,只要有一点修为的人便可以感觉得到。”

  “是……是吗?”离不孤猛然一怔,这种感觉很是陌生,这就是说话的感觉?

  他含笑,摸摸她的头鼓励:“一开始还不习惯,用多了,也就顺了。”

  离不孤点点头,轻轻低下头,看着沾了一些雪水的那双白靴。这些年,由于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她很畏人。而今日这个陌生人救了她,又教自己传声,她仍是不敢抬头直视面对,尤其是这样纯净温暖的人,让人有一种只可远观之恨。他这样帮助自己,就一点也不嫌弃她是个浪儿,是个乞丐,是个煞星么?

  “来,跟我走。”他拍拍她的小肩膀,示意她起来。

  离不孤愣了愣,望着那向前的背影,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跟上前去,她看着雪地上他踩出的脚印,一步一步,沉稳至极。一时兴起,离不孤把自己小脚放在他的脚印里,发现他的脚印比自己整整大出一个拳头。心头扬出一番惊喜,踩着他的脚印一步步走,虽然困苦,但天真的玩心未泯,只是觉得这样好玩。不想,脚印下的薄冰打滑,她重重跌坐在地上。前面的人回过头,看到一路白雪地里只有他的脚印,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由看着离不孤好笑地摇摇头,伸手将她拉了起来,牵着她并行在漫天白雪里。

  走出林子,前面是一片原野,那有一条小溪。此时,雪已经停了,天边的乌云淡淡散去,正有白光从里面偷出来。离不孤跟着他来到小溪边,发现溪水并没有被雪冰封,身边的人一声轻叹:“春天已经来了。”

  是啊,溪水在流动,这场春雪正在告别冬日,冰天雪地下正在筹备新的希望。

  出神间,一阵温暖的气晕流过,缓缓落到溪水里,身边的人倾下身子,抚手舀了一口溪水,低头饮下。离不孤蹲下身,伸出食指碰了碰溪水,这雪天里的溪水竟然是温的,想必就是他方才下的法术缘故!

  脸上一阵温凉,离不孤一惊,他正亲手为她洗去脸上的泥巴灰尘,而他舀在掌里的溪水在沾到她脸上之前都被他用并指捏决,她脸上的磕碰与擦伤也随溪水愈合。过后,离不孤望向水面,溪水中倒影出一张枯瘦的小脸,没有泥巴,更没有了伤痕。心里涌上暖暖的感激,不知该怎么说,只是一个劲地把还在眼眶的泪花抹干,是哭又是笑。而他在旁边叹息:“唉,太瘦了。”

  轻轻摸上脸颊,目光微微下沉,离不孤想起婆婆的死,想起这一年的流浪,心绪随着回忆渐渐下沉,落寞与悲伤引上她的眉间。忽然间,细腻的温热点在眉尖,他修长的手指正轻轻抚着,他专注地忍不住赞道:“这朵花,可真好看啊!”

  离不孤一怔,垂下头。从来没有人夸过这朵花,所有看到这朵桃花都觉得诡异,没有人会在眉角尖无故刺一朵桃花的。那是当日阿菱划下的刀痕,苗婆婆可惜她这张小脸,所以在刺了一朵血红色的桃花。他显然很是欣赏这朵桃花,离不孤怕他看出这美丽的背后其实是一道丑陋的伤痕,不由撇过头去。

  冰解的溪水潺潺,清灵之声一路向东,春天已经来了。离不孤看着岸边钻出的小嫩芽,耳边回荡着方才他说的那句话,愣愣摸上自己的眉尖,滋味千百。身边静无声,那抹淡淡的清香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再回头,身旁早已没有了那个人影。

  离不孤转身寻去,那个白影正缓缓没入远处的一片常绿山。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离不孤悄悄移动脚步,默默向着那座常绿山走去。

  这座常绿山比起方才那处林子,雪要厚的多,寒气也更重。离不孤冷得发抖,不停哈着自己的小手,目光不曾从前面那个背影离开,生怕一眨眼人就不见了。一团黑气在树林上空悄悄飘着,不敢走得太快,生怕引起谁的注意。忽然间,黑气停了下来,静静在上空悬着,离不孤也在这瞬间打了个寒颤,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某处暗暗盯着自己,她悄悄往四周瞄了瞄,除了前面的人影,并未发现有其他什么。

  黑气似乎也有些出神,微微下滑到了树枝上,待它转回来时,黑色的气流不慎打折了一段树梢,一声脆响打破林间的寂静。黑气快速一腾,向前面飞去,哪料一阵刺眼的白光,如刀一样切开它的气流,一个回旋又把黑气切成了四半。幻象已破,四半黑气凝结成一个裹着黑斗篷的人影,鞋尖站在一颗树杈上。

  前面战变,万万是离不孤没有预料到的。白影与黑影随即交战在一起,林间无风却“沙沙”作响,树上和地上的雪花被打成一片,乱飞在半空里,两个影子越发盛气婆娑。离不孤站在不远处,惊讶看着这一场黑白之战,两人都不是普通的交手,而是法术与法术的对决。

  这时,黑影张手一挥,一波强大的气流冲击而出,白影一闪,那波气流就直接冲向离不孤。速度之快,还来不及闪躲,离不孤就已经中招。气流包围着身体不断冲击,身体不受控制地旋转起来,离地面越来越高。脑子顿时晕眩发昏,离不孤紧紧闭住眼咬死牙,心想八成逃不过这一劫,最少被摔断骨头。只听得前面传来一声铿锵,巨风和树枝断裂的声音传入耳里,接下来竟是一刻寂静。

  气流瞬间消失,离不孤身子一沉往下掉,稳稳落在一个人怀里。接住她的那瞬,有一个声音淡淡问她:“你要跟到我什么时候?”

  平安落地,离不孤蜷在白衣怀里,四周陆陆续续掉下雪块,其他别无他物。回眼对上把自己从高空救下的人,离不孤还是惊魂未定,哆哆嗦嗦掐指:“是……是你要我跟着的。”

继续阅读:第013章 冥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女修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