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夜探花魁楼7
雨微醺2019-07-26 03:152,660

  言语间,屋内的火已经烧进大半个厅堂,有带着火的布帘梁木纷纷落下砸在众人脚边,玉桑被两块正落在脚边的小木头吓着闪躲不已,燕七歌见她这般不由有些嫌弃,伸手捻着她的袖肩将她朝自己身后拉了拉,道:“到我后边去。”

  玉桑刚一站到燕七歌后面,屋内本来的炙热之气顿减,有落下来的飞火才靠近她身侧就被股无形之力挡到一边。

  燕七歌竟用了法术在身边结了个护体结界?一想到方才进来时燕七歌说过,在结里任是仙妖魔鬼都用不了法术护体,心中大惊失色,燕七歌到底是什么人,这结界对他竟然不起作用?不过此刻燕七哥正全神看着王夫人,她只能暗自收起惊讶疑惑不语。

  燕七歌将灯笼提高,置于王夫人额前,朗声问道:“堂下者,我且在此问你,你可是自愿入引魂灯笼为芯,以魂为祭?”

  “我愿意。”王夫人垂目应话。随即,那灯笼如懂话活物一般发出粉色光芒,自灯笼下显出一缕薄烟在空中渐渐散开将其包围。

  不时,王夫人在薄烟中身形变得模糊,所着衣物的颜色越来越淡直至素白,她摊袖看了看变得一身素装的自己,有些凄然地笑了笑,最后将目光停止在跪于地上一动不动的王县令。

  “我儿,保重。”

  随后王夫人用一种带着感激的目光看向燕七歌,冲他微微含首示谢,看得玉桑不由微皱了一下眉。眨眼间,王老夫人消失不见,空中的薄烟散开后又聚拢重新回到灯笼内,灯笼的光芒在一刹的刺目后恢复常态,不经意间有一圈银色的发丝自灯笼下轻轻飘落在地上。

  随着一声轰响被烧了许久的房梁几乎在同时倒下,悬于空中的魂器尊者在大火压下的瞬间消失,玉桑佯装尖叫着伏倒在地,同时迅速出手,将要就落入火中的那圈银丝收入掌心,又装作害怕的样子打着滚儿闪到一边。

  “把手给我。”慌乱之中,燕七歌唤出声来,玉桑看到满是烟尘的眼前伸来一只手,想也没想就赶紧握上去。燕七歌拉着玉桑自地上站起,丝毫没有准备就扑到了燕七歌怀里,好闻的书墨香掺着些檀香嗅了满鼻。

  “走!”随着燕七歌一声轻喝,耳畔传来急速风啸之声,眼前事物急速扭转模糊,脚下变得空空如也,吓得玉桑不由闭上眼抱紧了身边人的腰际。

  似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周围变得安静,脚下有了实处,玉桑小心地眯起眼看了看,一抬头就看到燕七歌鄙夷中带着软刀子的眼神儿,玉桑一个激灵,赶紧松手后退,干咳了两声。

  好在燕七歌似乎并不太计较她吃自己豆腐的事,转身看向身后已经烧成一片火海的县衙,那层布在外面灵媒结界已经消失,衙内传来惊叫着逃跑和救火的人声。见到衙门大门被火烧着阻了里面的人逃生,燕七歌挥手划出一道灵力将燃火的大门推倒,立刻就有衙内的下人纷纷逃出自他们身侧跑过。

  慌乱的人群之中,晧然白衣的燕七歌,一手提着灯笼一手负于背后,英俊五官在火光映照之下无甚表情,却似是在看着眼前的大火深思什么事。玉桑站在燕七歌旁边也看着大火,只是在不经意间低下了头,悄悄自袖下探出手来,看了看方才乘乱藏起的那缕发丝微弯起唇,然后又悄无声息地将它收起,装作全然无事模样。

  “走吧,天快亮了。”燕七歌抬头看一眼天色,提着灯笼转身缓步走开。

  “王县令呢,你不救他?你可是答应了王夫人的。”玉桑边小跑一步跟上边问。

  “我落了结界护他周全,等这火烧尽自会有人发现他,届时他会忘了种种往事。”

  “全都忘记?”

  “这是唯一保他的法子,重新活过,于他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有个问题……”

  “问吧。”

  “这么干脆?”

  “我若不让你问,你不一样也还是要问。”

  “嘿嘿,我只是奇怪,为何王夫人吸人精血时的伤口和王管家身上的不一样。”

  “……”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早就知道王管家不是她杀的,是王县令杀的。”

  “你都能想到的事情,我怎会想不到,那不也太笨了。”

  “那你还……”

  “王夫人纵然害人有错,可她也是护子心切,她知道一旦自己亡故那蛇妖必要寻上门来报仇,所以才甘愿犯下罪孽以求延寿。说到底,她也只是为了能让王县令好好活着,并非无情无义的大恶之辈,可怜天下父母心,即是王县令将再不记得前事,我又何必非要追究,我只收妖,不过问捕凶。”

  “所以,王夫人才会在最后向你点头致谢。”

  “你倒是眼尖。”

  “不过,你敢说……王夫人愿意进你的灯笼做祭,不是也有此原因?你默许她不追究下去,放过王县令杀人之罪,她才那么甘心……”

  燕七歌没有说话,神色如故地前行,玉桑便明白自己是说过了头,赶紧收收住了话,同时心中也肯定了自己所料不错,燕七歌果然是有自己的图谋在里面。

  从初到云碎城,再到找到魂器,收王夫人的魂魄入引动灯笼为祭,所有与之有关的人和事都在一夜间或死或失忆,这一切,每走一步似乎都在燕七歌计划之中。他虽然收妖,却没有像凡人道士一样的心软和伸张正义之的诸多原则,与其说是他在收妖平害,不如说是他别有目的,在为自己图谋。这个提着引魂灯笼的男子,到底是谁,有什么秘密?

  不过,这一切的疑问也都只是停留在玉桑的心里,面上她滴水不露,依旧装着无知,好奇地跟在后面追着着燕七歌。

  “蛇妖呢,她逃了吗?”

  “方才落下的屋梁将她压住了,这般大的火,估摸着应当是死了。”

  “啊?你看见了,却不救她?”

  “为何要救,她本就非善类。”

  “咦,你不救她,却来救我,如此说来我就在是善类了,你这是在夸我吗?”玉桑挡到燕七歌面前边退着走边笑问。

  燕七歌瞟了她一眼,道:“真是不个不知厚脸为何物的妖。”

  燕七歌挡开挡在面前的玉桑径直前行离去,玉桑赶紧又追着赶紧问道:“那个染晴呢?就是那个真染晴,凡人的那个。”

  “你的问题太多了,再这般多嘴就不要跟着我。”

  “谁要跟着你,别自大了,我只是有一丁点,一丁点的好奇而已。”

  “闭上嘴。”

  “干嘛这么凶。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方才我吃了一小丁点的豆腐,所以……”

  “你真烦人。”

  “不要那么小气嘛……”

  ……

  天色开始一点点由黑暗变得灰白,在宁静的北门大街上,一盏灯笼的火光伴着两个身影远去,一个清亮冷漠的声音和一个有些聒噪的声音渐渐消失,独留下北门大街尾处的大火在黎明前熊熊燃烧。

  不知何时,在烈火焚烧的毕剥声中,有披着斗篷的人轻轻击着扇骨出现在不起眼的街边,看着渐渐消失的两人他斗篷下的唇微微弯起,然后又悄无声息地退回黑暗之中不见。

  灯笼的火光最终消失在街巷间弥漫的浓雾中,乐声也在烈火声中缓缓消失。依稀中有谁家的公鸡打了鸣,晨雾渐散的东方天边有天光浅浅露出。似乎,阴雨数月的云碎城今日会迎来一个艳阳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