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夜探花魁楼6
雨微醺2019-07-26 03:172,150

  “所以那次所有的官员都是流放的流放,斩首的斩首,唯有王大人只是被抄了家降官到地方。不过很快,请愿后的坏事恶果也来了,就是随后蛇妖想要盗走魂器,真染晴和蛇妖互换了身体,王大人知道了所有的秘密。”玉桑恍然大悟,一口气将事情说完,心中对自己如此的一点即通颇有几分得意,还未来得及高兴就立刻遭了燕七歌一记白眼。

  “更重要的是,魂器丢了。”燕七歌补充,玉桑讶异且有些不服气,将信将疑地去看燕七歌,见他似十分确定,便将目光投向王夫人以询问是否是真。

  王夫人对燕七歌这一说也颇感意外,但却并没有多少惊讶,神色间带着疑惑和些许佩服,点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一日魂器丢了。”

  “我不仅知道魂器在那一日丢了,而且还知,那魂器就丢在了蛇妖的肚子里。想必是当时场面混乱,你与蛇妖斗法中她就将魂器吞下,却不想随后蛇妖与染晴误换了身子,那魂器就留在了蛇身里无法取出。”

  闻此,众人皆是惊讶神色,王夫人更是一脸诧异地看着燕七歌,半晌才道:“公子所言,一点都不错。只是此事从未对外人讲过,任是我儿都不知此事详情,敢问公子是如何知晓的。”

  “猜的。”

  玉桑一听立刻撇嘴,小声嘟囔道:“又在买关子了,不炫耀聪明会死吗。”

  声音虽小,可这话还是被燕七歌听到,立刻微眯起眼线给了他一记危险警告,玉桑赶紧抿嘴收声装起懂事的好妖。

  “之前我一直不明白,这么多年王家一直养着一只蛇妖是出于何种心思,亦不明白为何蛇妖明明已逃出生天这么多年了,即是怕老夫人杀她,又何以现下自己又来冒险寻事。前者,我姑且可能以理解许是你们觉得对她不住,虽知她已不是人,却还不忍杀她。可后者唯一的理由便是那是蛇身之中有着某种东西让双方都想得到,能有这般诱惑的,就应该是那件魂器了。蛇妖一心想得到魂器,却又害怕王夫人而不敢露面,她就想借收妖者之手杀了染晴,自己便有机会取得蛇身中的魂器。”

  “这跟城中那些命案有何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而且关系甚大,个中情由还是由王夫人自己来说更好一些。”燕七歌看几王夫人。

  王夫人从燕七歌的眼神间便知,此事的头尾他已然全都知晓,他不说而是让自己说,不过是为了不冒犯自己,感激而客气地颔首一下,她道:“老生今年六十有六,离六十五岁大寿过去已半年有余,这样说公子想必是早就明白了吧。”

  燕七歌点头。

  玉桑却不明白,觉得这哑谜猜得真是辛苦,就想要再问,却被燕七歌挡下。

  “王管家是如何死的?”燕七歌问。

  “他因撞见了不应撞见之事,我才不得已杀其灭口。”王老夫人应声。

  “如此说来,你是甘愿供认这些罪过了。”

  王夫人点头,目露愧意。但却又没说什么,转身抬腕轻轻一捻指尖,一滴血珠自指尖溢出,她将那血滴落在银钗之上,再将银钗置于掌心平托向上,银钗发出银光向上升起,在空中泄出一片银白光芒。

  “求请器魂尊者现身一见。”王夫人低头恭敬出声。

  随即,自空中的银光中间发出刺眼亮光,玉桑本能地侧过头伸手挡住那强光,待她再小心地放下手去看时,发现屋内已经多出一个白衣女子。

  在一片火光中,女子执一管银笛腾空而浮,银灰色的长发直垂到脚后与火焰交缠拂动,周身散发着空灵的微光。

  “守魂尊者,真的是她。”玉桑在心底默念着,虽然方才进入结界时已经想到是她,但亲眼见到还是忍不住再次吃惊。

  王夫人朝器魂尊者跪倒,伏首行礼,道:“尊者,我自知犯下大罪,不敢妄求饶恕,只求尊者能放过我儿,我愿任凭尊者处置。”

  守魂尊者端然立在火光之中,面带微笑,道:“与你之约,成你之愿,一愿一业报,早已不欠。却不想你竟会在阳寿完尽后不舍凡世,借魂器之力害凡人性命吸取精血延寿,如此大逆不道之罪实不可恕,非还以魂飞魄散示罚不能终结。”

  听闻此话,王夫人绝望地抬起头来看旁边跪着的王县令,微颤着伸出手去拂拭王县令的鬓角,见他却只如石雕一般不动,忍不住眼中泛起泪光。

  “为你一世人母,不舍离你,本以为都是为你好,却不想到头来竟是害了你。”

  “夫人……”陆染晴似是欲要说话,却被王夫人抬手止住,道:“当年救你,只是一时心起仁慈,我待你算不得至亲至好,你却是为了王家和我儿毁了一世,只望此事之后你能投得轮回,来世有个好宿命。”

  陆染晴抿唇轻泣不语,王夫人不再看她,目光转落到燕七歌提着的引魂灯笼上,道:“曾听闻引魂灯笼乃是风间一族圣物,两千年前始祖皇帝灭风间一族,引魂灯笼尽数被烧毁,唯有一只因被风间族众亡魂所依附,水火不侵仅存于世,若是有谁甘愿将魂魄交付引魂灯笼之内为风间族亡魂引祭,便可求引魂者一事,可是否?”

  燕七歌没有说话,只微眨星目以示肯定。

  见此,王夫人眼中闪露出些许希望,走过几步向面色平静的燕七歌曲膝行礼,道:“是我不舍红尘,为续阳寿才借魂器之力吸食阳魂血气修炼,自知罪孽深重,今日必亡于此,只求公子能保我儿平安,我甘愿以魂灵为祭。”

  魂灵为祭,这是比魂飞魄散更可怕的事,魂飞魄散不过就是一个死字,若是走运的话或许有一缕半缕的散魂落在哪里,千百年后或许还有重新轮回的希望,可若是以魂灵做了祭礼,那么就如同将自己的魂魄永远的出卖掉,受尽世间折磨永世都不能再有往生。

  听到这个,同为妖类的蛇妖和玉桑都忍不免惊讶,燕七歌却显得异常平静,似是早就料定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