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夜探花魁楼3
雨微醺2019-07-26 03:162,242

  燕七歌早有防备地将玉桑一拉,半拥着就翻身上了檐顶,檐顶的空中悬着燕七歌的那只灯笼,房瓦之上放着一套红色纱衣。

  “披上这个,将她引出来。”燕七歌接过灯笼说到。

  “你要我假扮陆氏,我要是就不答应呢。”玉桑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慢,左右看了看后将纱衣套在了自己身上。

  “带她到街上。”燕七歌将一块红色面纱系到玉桑脸上,留下一句话后迅速起身飞身落到了旁边的后巷黑暗之中。

  此时染晴已执剑将窗户推开伸出头来张望,玉桑顾不得多想,在檐角一踏迅速从窗前飞过落上了对面的街楼上。染晴在看到红衣影子时脸色瞬间惨白,害怕地后退了几步后又提剑跃出窗外追上。

  引着染晴在街上绕了一圈后玉桑在街口一处房檐站定,染晴随后自街道追上,提剑仰头望着一身红纱立在迷雾夜色中的玉桑,似乎并未有多少惊讶。

  染晴抬手提剑指向檐上的玉桑,双目露出杀机,冷声笑道:“果然是你,你想如何?莫非你是想向我报仇?当年你求我之时我便说过,逆天改命迟早会有报应加身,你偏要一意孤行,你落得现在的下场也怨不得我。”

  玉桑为了不露馅,并没有出声,染晴越发的满目恨意,道:“都是因你,我才想要去偷那东西,结果害得自己成了这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还要提心吊胆地防着她来报复,我受的罪又何尝少。”

  正说着,街头的雾气中慢慢出现一星火光,依稀看到是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正在慢慢走动,手中提着一只写有“衙”字的灯笼,染晴看到街上行来之人,眼中寒气缓和许多,指着玉桑的剑也放下几分。

  “假意去杀街上的人。”玉桑听到燕七歌传来密音,四下扫看却并不见他人,虽心中不解却也没多犹豫,做了个姿态以两指为剑扑身向街上的人扑过去。

  “小心。”染晴见此,奋力一跃护向了穿斗篷的人,手中的长剑同时在空中划出数道寒风,每一剑都毫无保留地露着杀气,招招夺命,玉桑的胳膊擦着剑锋被割下一大片衣袖,同时传来剧痛。

  玉桑这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假装的戏码,而是真正的性命相搏,燕七歌就是拿着她的性命在作饵。想到这里,玉桑不由心中怒气腾烧,侧手曲指凝聚妖力,以掌化刀砍向染晴的脖子。

  就在玉桑的一掌要落在梁晴身上时,斗篷之下有修长五指伸出将她的腕上拂力挡下,同时另一只手灵巧地反扣住了染晴的下颌,将一小张黄色纸符贴到了染晴肩头,染晴当即立在原地不得动弹,手中长剑落地发出金鸣之声。

  燕七歌将罩在头上的斗篷拉下,露出一张清俊的脸,染晴面露惊诧。燕七歌伸手在提着的灯笼面前拂过,那灯笼上的“衙”字立刻消失不见,发现这灯笼正是燕七歌平日所提那只。

  “我虽不能亲自动手杀你,但别的妖可就不一定了,现在让她杀你就如踩死蝼蚁一般。”

  染晴扭头,看着燕七歌咬牙,道:“是你这个道士,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

  听闻道士二字,燕七歌的眼又眯了一眯,染晴丝毫未察觉,可玉桑却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暗自为染晴叹了声,你闯祸了。

  果然,燕七歌面色阴沉地转身就要离开,玉桑顺手扣上染晴的脖子,随着力量的收紧,染晴吓得脸色煞白。

  “我说便是,你且回来。”染晴极不情愿地冲燕七歌喊话。

  燕七歌步子停下,却并未回头,染晴也顾不得方才的傲气,赶紧道:“我本是这京郊绿林谷中一修行数百年的蛇妖,十年前因一次偶遇,救了个昏在路上的赶考书生,那书生学问好长相亦好,对我又心生喜爱,说若能高中便娶我为妻……”

  “这不是王县令与陆氏之事么,怎会又变成了你。”玉桑疑惑打断。

  染晴冷哼一声,道:“陆氏?你是说被囚在县衙地宫里的那位吧,若当年不是我逃了了来,我的确会如她那样。”

  “后来发生了何事。”燕七歌无甚表情地发问。

  “后来我尾随他去了京城,借着妖术一路助他高中探花,又嫁他为妻,起初倒也相安无事,直到王家被抄,我发现了一件不应被发现之事,便险些死于诛妖八卦阵中。”

  “何事。”

  “原来在王家不是凡胎的不止我一个,虽隐藏的好,却还是被我撞见,她便作法设计将我困住欲要杀我,我为求自保不得已之下走了险招,弃尽修为将魂魄从肉身中抽出,舍下蛇身本体逃走。直到一月前偶然闻得些消息,才知道原来我的肉身竟也被附了个凡人魂魄在内,我来云碎城也是想一探究竟。”

  玉桑本来还要驳染晴的话,见燕七歌转过身来,眉头微蹙着似有深思,就又闭了嘴跟上他。

  “让我来猜猜,你得知肉身被真正的陆染晴占着,便想要杀她报仇,可你现在又没法术,便教唆王县令将我引到到它藏身的地方,把她当成蛇妖杀了。只是我不明白,王县令就算是想算计这一切,何以陆氏又如此甘心为你顶罪。”

  “哦,我想起来了,那日我在西苑远远看到有人在那里,就是你,你还有放在西苑里的那些障眼法,弄出这些,就是故意要引我们好奇去打探西苑。”玉桑恍然大悟一般,伸手在蛇妖的头发一扯,将一根头发放到灯笼下去看,果然与那日在西苑拾到的一样。

  蛇妖心有不甘地侧头,犹豫了一会儿,道:“她还活着,是不是。”

  “是,也不全是,她本是人魂却死于妖身之内,魂魄即入不得冥界也入不入妖道,现在只是一缕游魂。”

  “是你救了她?”

  “是她命不该绝。”

  “命不该绝又如何,我占着她的皮囊,她只是个不人不妖连鬼都算不上的东西,她能奈我何。”蛇妖冷声发笑,眼中闪现狞狰凶光。

  “妖性冥顽。”燕七歌抬手将引动灯笼举高几分,曲指一弹,灯笼的火光便亮了许多泛出微微粉色,蛇妖的脸被火光照亮,似是被烈火炙烧一般,立刻发出痛苦的叫声。

  “换魂易命之术,非普通妖物能为,说,你是用了何物。”燕七歌漠然喝问。

继续阅读:第13章:夜探花魁楼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