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孤魂集市1
雨微醺2019-07-26 03:152,255

  翌日,天色未明,玉桑还做着梦,忽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停在自己鼻头上扫来扫去,弄得她痒着鼻子打了个大喷嚏。

  “干什么呀,天还没亮呢。”玉桑迷迷糊糊地嘟囔,以为是燕七歌在作弄自己,可片刻后又想到以燕七歌的性子是干不出这样无聊的事,便眯着张开一线眼缝。

  只见面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正挡在自己面前,像是狐狸的尾巴,看起来软软的很柔顺,那东西在自己鼻子面前晃来晃去,正好挠到她的鼻子。

  “醒醒,醒醒……”那团白乎乎的东西发出细微的声音。

  “谁?”玉桑一下醒意全无,蹭地从铺着草的地上爬起来。

  “怎么了?”原本盘膝在对面草垫上打坐休息的燕七歌被这一声喝问自浅睡中惊醒,睁眼看向玉桑。

  “有一只……”玉桑指着自己方才睡过的地方就要说话,可才说到一半,扭头却发现刚才那团白白的东西早已经消失无影。

  “有什么?”

  “呃……可能……是怪兽?白白的,毛茸茸的。”玉桑摸摸后脑,吱吱唔唔地说。

  不出意料,燕七歌又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了她,随后重新闭上眼睛入定休息。玉桑觉得有点委屈,自己明明是有看到东西的,可一转眼就什么都没了,自己解释都解释不清,燕七歌肯定这儿在心里笑话自己胆小。

  天快亮的时候燕七歌将玉桑叫醒,让她去把睡在屋里的茗然叫醒,问她这附近可有能投宿的地方。因为茗然不敢回家,害怕被村子里的人们再次投到江里,虽然东边红珠村离得近,但却是不能去,就只能选择了南边的胡柳镇集。

  在日出之前出发,沿着波光浮动的红珠江走了两个时辰就到了处渡口,又沿着渡口的路一直朝南走,走了约摸半个时辰就到了一处集市上。集市并不很大,但因为正值将近晌午,街上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镇子较小仅此一间客栈。”茗然将燕七歌和玉桑领到一家叫胡柳客栈的门前开口。

  说是客栈,这里不过两层楼,楼面半旧,许是少有客人的原故,连大门上客栈的招牌都旧得掉光了漆也没人打理,若不是茗然指着说是客栈,还真不容易认出来。

  “那就这儿吧。”燕七歌说着,领先就进了门。

  已经累得没力气的玉桑随后,眼看就要跟着燕七歌进去,却不料燕七歌忽然转过头来,将她推在了门槛外,道:“你去成衣铺子帮茗然姑娘买些衣物来。”

  “我好累,让我休息会儿,喝口水先。”玉桑说着就要进门。

  “让你去就去,听到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燕七歌忽然就变了脸色,声音变冷几分。

  “你凶什么凶,我又不是……”玉桑本就不喜受人约制,更不说被人命令,听燕七歌这样态度,立刻心里不爽,开口就要反驳说自己又不真是他的婢女,却已被燕七歌打断。

  “不听话就不要跟着我。”燕七歌盯着她,那脸色似乎不容置疑,好像她只要再反驳一句,真会让她立马走人一样。

  玉桑在心里暗暗思虑,若真与燕七歌撕破脸,于自己是百害而地一利。所以,她还是决定要忍得一时,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改了话赌气又无奈地接道:“我这就去。”

  “去吧。”燕七歌没太多情绪地挥挥手。

  玉桑转身离开,心里疑惑重重,挪着步子走动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只见到燕七歌正引着茗然朝客栈里走,那茗然一袭红衣施施而行,婀娜多姿。

  胡柳镇不大,可因为不熟,玉桑还是费了些功夫才找到间成衣铺子,选了套衣裙买下就要回客栈,却不想刚出铺子走了小段的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总有人在跟着自己。

  玉桑警惕地用余光左右探看,脚下不停,继续朝前走,在一处巷口处她迅速闪身躲了进去,想等跟着她之人随后自己送上门来,可等了好一阵什么也没有,伸出头去看,街上除了三三两两的行人其他什么也没有。

  “都怪燕七歌,把我气得都疑神疑鬼了。”玉桑拍拍自己的额头,嘟囔着报怨,又重新走上正街朝客栈回走。

  而就是玉桑离开巷子不久,方才玉桑藏身之地渐渐有白烟自地下腾升起来,白烟散尽之后,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出现在地上,在原地跳动了两下后,便悄无声息地朝着玉桑离开的方向跟去。

  回到客栈,玉桑进门便见到正在收拾桌子的小二。见到玉桑,那小二搭了搭肩上的毛巾,边继续擦着桌子边道:“是燕公子的婢女吧,他留了话,让你回来后直接去二楼天字间。”

  “哦。”玉桑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径直上楼,上了二楼口才又想起自己没问清楚天字间怎么走,想要回头再问问小二哥,可回头看楼下,哪还有半个人影?

  好在这客栈不大,二楼的客房也不多,按着门上的字牌玉桑很容易就找到了天字间,她以为这是燕七歌所居之处,抬手就要叩门,却听得里面有谈话声。

  “公子,偿偿这个,这是胡柳镇特产的酥茶。”

  “多谢姑娘。”

  “公子,你叫我茗然吧,不要再姑娘姑娘的叫了……”

  茗然语气温柔,似嗔还笑,便是未进门亲眼瞧见,也完全可以想像她此时的娇媚模样。玉桑心中暗笑,想必这茗然多半是将燕七歌当成了救命恩人,又见他生得好看便动了春心,想顺水推舟再来一出以身相许的下文,不过按着燕七歌那个拒人千里又毒舌的性子,茗然肯定得不到好脸色,思及此处,她收回了要叩门的手,贴近了一点门框等好戏。

  “茗然。”却不想,燕七歌竟没有任何的反驳之意,随口就顺了茗然的意。

  听闻燕七歌变得如此温柔可亲,玉桑先是讶异,随即莫名有些愤然,看来燕七歌那拒人千里之外,事事毒舌的性子也不是对谁都一样,见了茗然这样貌美的佳人,也会变得温柔起来。想到这些,玉桑瞬间没了看戏的心,便转身就要离去,却被屋内人唤住。

  “谁在外面?”茗然的声音自屋内传来,随后门被打开,茗然还泛着微微红意的俏脸出现在了门后。

  “原来是玉桑姑娘回来了,姑娘去了许久,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