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祭婚娘子2
雨微醺2019-07-26 03:162,159

  在三鼎后面放着一只很小的贡奉底台,台上没有平日常见的菩萨或是土地之类的神灵,而是放了一只造型奇怪的八角盘。那八角盘面呈灰黄色,底呈青蓝色,盘内印刻着繁杂的上古文字,八个角呈花瓣形状向外张开,每个角上系有一只小铃,似乎是用来供奉什么东西的。

  “这盘子好奇怪,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盘子。”玉桑支着脑袋趴在桌边出声。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燕七歌打掉玉桑要去拿盘子的手,顺便扯着她将她自小屋里拖了出来。

  “干嘛,干嘛,衣服都扯坏了。”玉桑挥着胳膊打开燕七歌的手,一脸怨气。

  “你是妖,施点法术补补不就全好了,叫嚷什么。”燕七歌瞟她一眼,松开手,自顾地转身就要重新回茅草屋,玉桑一看立刻又叫了起来。

  “喂喂喂,我都在里面铺好了床,那是我今晚要睡的。”

  “屋里睡不下两人,你睡屋外,这里还有这么多草,自己再去外面铺一个不就是了。”

  “凭什么呀,明明是我先在屋里铺了床,你干嘛不睡在外面。”

  “吵死了。”

  “你嫌我吵?你竟然还嫌我吵?你给我出来……出来……”玉桑伸手就扯着燕七歌的袖子要将他从门口拉开,可就在拉扯了一阵儿后,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不对了。

  背后似乎有阴风习习吹来,好像有谁站在自己身后,再看燕七歌的脸色也发生了变化,玉桑更是心头一紧,心里敲着小鼓,缓缓侧过头,立刻吓得她叫了一声。

  “啊呀,鬼。”玉桑下意识地跳起来,飞快地扯着燕七歌的衣袖蹲身躲到他身后。

  燕七歌立在原地,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姿态,神色平静地看着将玉桑吓得跳脚的人。一身大红衣裙,乌黑的长发垂从双肩垂下,隐去两侧大半脸颊,苍白到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在杂乱的发间半露,这样一个女子突然在身后出现,也难怪会吓到人。

  “我……我没死?”女子出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又伸手在脖颈间试探温度。

  “原来是你醒了呀。”玉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这哪里是什么鬼,这分明是今天救起的新娘子。之前她一直在昏睡,就将她安置在了火堆旁边躺着,却不知她何时就醒了,还悄无声息地站起来。

  “公子,是您救了我?”那女子不笨,虽然醒来时很惊讶,但也很快猜测到了些大概,向坐面火堆对面的燕七歌询问。

  燕七歌挪动步子,刚要回答那女子的问题,才发现玉桑还拉着自己的衣袖,便侧过头白了她一眼,道:“你是妖竟然还怕鬼,丢不丢人。”

  “我……我乐意,你管得着。”玉桑嘴硬,甩开燕七歌的衣袖别过眼。

  燕七歌心里暗自笑她死鸭子嘴硬,并不再理会她,转而看向对面的女子,道:“我与婢女路经此地,意外见江中有人,便将你救起,举手之劳而已。”

  听得此说,背对着燕七歌的玉桑暗自叫了声骗人,扭过头侧眼去瞪燕七歌,天晓得为了救她自己是费了多大的劲儿,到他嘴里就成了顺便之事。而且,他们是在江边亲眼看那些村人将新娘子送入江中,再眼睁睁看着她沉入水中,明摆着这是一种祭祀,他竟然睁着眼说瞎话装不知道。还有,最最重要的就是,谁是她婢女了,谁是她婢女,你全家都是婢女!

  面对玉桑软刀子般的目光,燕七歌却是一脸风轻云淡,面色温和,微笑地道:“见姑娘这身打扮,应是待嫁新娘,不知何以会落入江中?”

  听得此问,那女子立刻面露悲戚,微垂下头犹豫了片刻才道:“我是村里选送出来的祭婚娘子,并非是意外落入江中,而是……而是要嫁入江中,与江司为妻,以换红珠村一年风调雨顺。”

  “江司?”

  “嗯,就是红珠江的掌水神仙,他可控制江水起落,号令潮汐,让红珠村免于江水泛滥之灾。”

  “原来如此……”燕七歌点点头,随后似有深思,眉眼间的那点神色让玉桑明白,此时他心中已经有计划。

  燕七歌没有再问,那女子就小心地开始打量他,见他被火光之映衬的英俊面孔和一身白衣出尘的翩然模样,苍白如纸的脸上不禁微泛起了些许红意,羞怯地柔声道:“公子救命之恩,茗然铭记在心,永世不忘记,不知公子要如何称呼?”

  “姑娘唤我燕七便可。”

  “茗然拜谢燕七公子大恩。”那个叫茗然的女子冲着燕七歌曲膝行礼,样子十分温柔娴静,连玉桑都看得不由心里一软,真是温柔美人呀。

  “客气了,不知姑娘现在身子可有何不适,可要送姑娘回家?”

  一听到回家,茗然才转好点的脸色立刻又变得惨白一片,惊恐地退后了半步,然后提裙就向燕七歌跪下,泣声道:“公子,我求您不要赶我走,我愿留在公子身边为奴为婢,以报公子救命之恩,只求公子不要赶我离去……”

  茗然身材纤细,兼得腰柔骨软,再配上此时那张苍白无血色的鹅蛋小脸,真真是楚楚可怜,梨花带雨,这般的美人儿跪到自己面前,任是天下哪个男儿都会立刻酥了骨头,软了心肠。连玉桑都被她这模样打动,本以为燕七歌也定是同情她得紧,应了她这个请求,可谁晓得燕七歌偏偏就没什么表示,立在那里始终不应声。

  “求您了公子,求您不要赶我走……”燕七歌不应声,茗然哭得更是可怜,冲着燕七歌就磕起了头。

  半晌过后,燕七歌依旧一点反应没有,见茗然还跪在沙石地上流着泪,玉桑倒是先看不下去了,也不管燕七歌的脸色,上前就去拉她的胳膊站起来,道:“你快起来,不想回家就不回了,反正……反正我们没什么急事儿,你先跟着我们,等你想到有去处再离开就是。”

  茗然听此,如见救命稻草,扶着玉桑的手就又要冲她跪下,口中感激地道:“多谢姐姐,姐姐真是菩萨心肠……”

继续阅读:第19章:祭婚娘子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