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云碎风起1
雨微醺2019-07-26 03:312,205

  八月,宛陵国,云碎城。

  今日浓雾罩城,晌午过后又飘起秋雨,雨粒细细密密地打在人脸上即痒又寒。街上本就不多的行人此时更是没了多少,摆着的摊子全都收了,街边商铺多半掩了门不让雨飘进去,生意是带做不做地意思着。

  傍晚时分,南门大街上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位白衣男子,男子长得很好看,背一把用软皮包裹着的剑,一手提灯笼一手执伞自雨雾中进城,不急不徐地在空荡荡的街上走过,径直到了桂花街上那家最大的宏财客栈。

  客栈今日没生意,老板回后堂抱儿子哄老婆去了,只留了个小伙计在外面看着。那小伙计不过十七八岁模样,有些偏瘦,燕七歌进门的时候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响动他眯着眼睛抬头,看到推门而入的人时有些呆了,揉了揉眼睛才赶紧跳着起来招呼。

  “哟,公子这是打尖还是住店?”

  “上房一间,靠街。”燕七歌将一锭银子丢过去,然后径直上楼。

  在客栈二楼左侧靠街的天字房里,小二很快送上了热茶热水,还端着笑脸儿打听燕七歌是打哪来往哪去,是走亲访友还是游历赏玩。

  燕七歌都没应声,只小心地将灯笼挂在屏风旁,那小二又热心不减地跑了过去笑道:“公子,现在天还未黑点这灯笼做甚,若是公子嫌天色太暗想亮堂些,我就为公子掌灯可好?”

  说着,那小伙计就伸手要去取灯笼,燕七歌侧目扫过一眼,那小伙计的手立刻停下,似是魂不附体地呆立在原地。

  “不必了,你去吧。”

  闻声,小伙计才似醒神般地边挠着头转身出门,口中喃喃念着:“咿,我方才这是怎么了?”

  小伙计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二楼,燕七歌立在屏风前盯着灯笼里那一星豆火,片刻后开始曲指在唇边念咒,灯笼里原本昏黄的豆火就亮了些,发出一种淡粉光泽。

  见此,燕七歌弯起一角唇线,转身移步到窗前推开靠街的木窗。细雨之中的云碎城十分有韵味,粉墙黛瓦连绵铺展似是水墨之作,临东而靠的半面江岸正江雾蒙蒙似是仙境,城北桂花山上正值花开时节,桂花香气裹于雨中传来嗅之微醺,所谓烟雨江南正是眼前景色。

  而就在与此同时,一双眼晴也正某处黑暗的地方盯着这扇雕花木窗,那双眼的主人在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悄然将身子隐进黑暗之中,化成一道不易察觉的灰色细影从黛青瓦顶上飞快消失。

  云碎城北门街,街尾倒数第二间大门便是云碎城衙门,有一帮竹妖在县令府的后苑已经很久,具体有多久已记不太清。府中县官老爷走了一茬又一茬,每次来新老爷都要将府内重新修整,好在这些县令都喜欢这片长在后苑的紫竹,任是苑子里的东西全都变了样,她们还是老样子。

  云碎城现任县令姓王,来云碎城接任已经三年有余,这位王县令平日没有别的嗜好,独爱睡觉。说实话,若是城中太平无事,多睡睡本也无妨大雅,可这县令大人睡也就睡了偏生又爱打呼噜,打也就打了偏偏那声响还奇大无比,连县令府外后巷里的大狗都能听见,吓得它都吠叫着朝前街跑。

  整整半年云碎城都未有案件,没有私奔殉情之类的八卦故事,没有迎亲嫁娶死人亡故之类的红白事情,就连小偷越货之类的麻点小事都不曾有一件,所以县令大人整日整日地在后堂打瞌睡,直把后苑的那些竹妖们吵得慌。

  竹妖们曾想过挑个时间去吓他一吓,可竹妖中年长得华仪觉得这事不妥,那县令虽让她们讨厌,却还算刚直不阿为官清廉,对百姓也比前几任县官好上许多,万一那真把他吓出个毛病来那就是她们作了孽要受天罚。又万一那县令请了道士回来作法,止不准就看出了这竹林的问题将她们全砍了,平添许多麻烦。所以这事也就放下,后来众妖都习惯了这呼噜声,若是哪日听不到便知是云碎城中有案子发生,他在处理事务了。

  近来天气不好,俗话说下雨天睡觉天,但意外的却是县令大人已经接连数日都没有在午时响起呼噜。

  “你们说县令为何这几日都不曾打呼了?真让我不习惯。”一只竹妖边修着自己的枝叶边懒散地开口。

  “就是就是,害得我这几日都总觉得差了什么,掉了缕魂儿一样。”另一只竹妖晃着枝叶接口。

  “让你们平日不长心眼,城里发生这样的大事都不知晓。”华仪毕竟是年长,说起话来总有股领导之势。

  “你听到了什么?赶紧说说。”

  “我也是从府里小丫头那听来的,似是近来城中出了几宗命案,县衙外的大鼓都快被敲破了,城里百姓人人自危,生怕着下个死的就是自己。”

  “可是出了谋财害命的大盗?”

  “这……”

  “不是,那些人都是被割断脖子,以采纳修炼之术吸干了精血。”徒然闻得一个还带着三分慵懒睡意的声音插嘴,聚在竹林中的众妖皆是微惊。

  寻声抬头,只见在细雨微染的竹林梢头有个青衫女子微微压弯了一枝紫竹,以竹梢为床,侧身用手支着额角瞌眼而卧,如绸青丝随着衣纱自竹梢垂下,衬着那些被细雨洗过的碧绿竹叶美的似要入画一般。

  见到竹上的女子,华仪眼中露出几分惊喜,随手便勾了一枝竹干借力跃起,在竹林间轻轻两个起落便落到了玉桑对面的竹极上站住,一身白衣如雪很是美貌。

  “百年未见,华仪姐姐别来无恙。”玉桑缓缓睁开眼,卷长翘的浓睫下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显于眼前,漆黑的瞳仁中带了一丝人和妖都没有的银灰,任谁看过这双眼便再不能忘记。

  入夜,依旧是细雨连绵不断,因近来的凶案太过离奇残忍,城中街巷上早早地都没有了人影。

  云天街介于南北大街之间,平日夜间这里总是夜市商贩云集,吆喝叫卖不断,街尾那些花柳之地更是红灯高挂春意盎然。可此时却是静得落针有声,细雨落地化成这水气,将一切都变得朦胧迷离如真似幻,更添几分诡异。

继续阅读:第2章:云碎风起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