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夜探花魁楼1
雨微醺2019-07-26 03:162,122

  鸡鸣之后,云碎城在雾气蒙蒙中迎来了新的一日,燕七歌回了客栈休息,玉桑则打着哈欠,翻土到了县衙后苑,才落进竹林,一抬头便被华仪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儿盯得停了动作。

  “看着我做什么。”

  “我是在想,你何时对个男子这么相随相伴的,莫不是看上人家了?”

  “他?这个笑话可真是不好笑。”玉桑说着翻身跃起落上竹梢,寻了枝较粗的竹枝压弯侧身躺下。

  “玉桑,别忘记你是谁。”华仪抬头看向竹梢,言语间已没了玩笑之意。

  玉桑装作未听见一般闭眼翻了个身,道:“我困了,在你这儿睡会儿。”

  “想想你的父王母后吧。”华仪暗然叹息着离去,直到她的声音完全消失后,侧身卧在竹梢的玉桑才缓缓睁开眼,木然地看着眼前的竹叶,眼中露出晦涩难明的忧伤。

  玉桑伸手摸出腰间的白玉毫笔,仔细地用指拂过上面的纹路,仿佛这玉笔昨日还放在自己宫中的案头上,以东骨玉为杆,父王亲自篆刻的花纹,笔棕是父王和母后的发丝合绞所制,世间独一无二的玉笔。

  那日,父王在窗边的书案前正握着她的手小教她提笔写字,可才沾黑写下一笔,大殿外就传来了城门被破的噩耗。

  一枝利箭破窗而入,玉桑手中的玉笔落在地,然后便是震天的喊杀声和宫门被缓缓推开的声音自殿外传来。玉桑垫着脚尖爬到窗口上向外看,她看在一个明黄的身影带领下,无数身着甲衣的人正从宫门处涌进来。

  “孩子,永远都不要忘记你是谁。”

  这是父王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她被送进结界,一切的光明嘎然而止。

  回忆如同一个伴了她两千年的梦,梦中正燃烧着一场战火,她的父王母后和她的哥哥死于那一战,她躲在父王和母后用血和法力疑结而成的黑色结界里,看不见任何东西,却可以清楚地听到一声声的惨叫。在死亡的声音中,她还听到有一个男子在发号施令,他要杀尽所有风间族人,他要称霸天下,成为人间的唯一主人。

  傍晚时分玉桑被自己的旧梦惊醒,睁开眼,玉桑看到夕阳正挂在天边,晚霞灿烂华丽,就像梦中那些记忆一样的颜色,血色。

  “小妖,你在想什么。”燕七歌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把玉桑吓了一跳,她身子一侧就从竹梢上摔下去。

  燕七歌眼疾手快,随后翻身也从竹梢飞下,伸手将玉桑的胳膊握住,双脚在旁边的竹上轻轻踏过后将玉桑接入怀中缓缓落地。

  玉桑从惊慌中抬头,看到背对夕阳而立的燕七歌,逆着血红霞光看他的脸有一种惊心动魄的俊美,感觉心头似是被针狠狠针过一下,玉桑眼前有瞬间闪过了一个在血色战场上驰骋挥剑的身影,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幻觉,然后立刻消失不见。

  “你的眼睛……”燕七歌蹙眉,眼中闪过惊讶。

  玉桑回神,赶紧从燕七歌的臂弯中跳下站稳,微垂了首不去看他。

  “我从未见过有哪种妖的眼睛是这种颜色。”

  “我天生丽质。”玉桑有些苍白地笑着抬头。

  看出玉桑的局促不安,燕七歌将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下,转身离去,道:“走吧,天快黑了。”

  玉桑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跟上燕七歌的步子。

  自县衙翻墙追出去,燕七歌带着玉桑去了正街,街上的摊贩们正三三两两地收拾着东西回家,燕七歌带玉桑在一处老妪所开的面铺前坐下。

  老妪立马笑呵呵地迎了上来,问道:“两位是要吃点什么。”

  “随意。”燕七歌给了些碎银子与老妪,然后侧头看向街尾处的一条巷口。

  “你在看什么?”玉桑顺着燕七歌的眼神也去看。

  “似乎有谁在看着我们?”

  “哪里?”玉桑伸长脖子去看,见那里空荡荡的就笑了,瞥他一眼酸道:“别为以你长得好看,就谁都喜欢偷看你,真是自恋。”

  燕七歌慢慢侧过头着玉桑,眼中露出不爽和几丝嫌弃之色,微抬起下巴悠然出声,道:“我英俊潇洒胜璃奴,玉树临风过潘安,能文能武还能捉妖,有将相之谋,有翰林之才,我的好乃集天下之尽于一身,又岂是你这类凡夫俗妖能明白的。”

  玉桑本也只是想挫挫燕七歌的锐气,心中并无它想,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是在这一句闲话上较了真儿。一番话下来,玉桑看着燕七歌嘴巴张得比鸭蛋还要大,只觉得脑中一阵电闪雷鸣不能消停。

  待面铺的老妪端来了阳春面,玉桑用手将自己的头按下来埋在碗前,迅速拿起筷子哧溜哧溜地吃面,似乎此时只有拼命吃东西才能阻止自己想要爆出的粗口。

  好一阵后,玉桑将筷子一放,看了看干净的碗底表示已经完事,再看燕七歌,他面前的东西半分都没有动的意思。

  “吃饱了没。”燕七歌问。

  玉桑刚想说话,燕七歌却又没有半分要听的意思,径直起身道:“吃饱了就走吧,天黑了。”

  玉桑方才在嘴边的话在舌尖打了个转儿后咽回肚里,让她好一阵隔应。

  云天街的街道要比正北街亮堂许多,虽有些店面不敢在晚上开业不过还是在门外悬了灯笼。燕七歌与玉桑在花魁楼外停下,花魁楼的门关着,似是料定这段时日里不会有客人光顾,不过里面亮着烛光依稀可以听到说话声。

  因为没有生意,屋内大厅三五个身着鲜艳衣裳的女子正围在一起玩着牌九,两个龟公站在身后端着茶壶之类的东西一边围观一边伺候。燕七歌推门而入,所有人都吓得缩起身子朝后躲了躲,在看清进门是的个年轻俊美的公子哥儿时,那帮女子又全都打眼底亮起了光,纷纷站起身整了整衣裳,端着笑容满面就要迎上来。

  燕七歌目光淡然地扫视了一圈,道:“我找染晴姑娘。”

继续阅读:第11章:夜探花魁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