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西苑之迷3
雨微醺2019-07-26 03:162,205

  燕七歌走近,在王县令面前止步,目光淡漠地打量着地上的王县令后伸指在他身上点过两下解了穴道,道:“若是你想见她,便随我来。”

  然后燕七歌也不等王县令说话,径直地提着灯笼朝外走,王县令想也没想就从地上站起跟了上去,玉桑赶紧随后。出了西苑燕七歌径直到了府上的那片紫竹林中,阳光被竹叶遮住,方才的烈火烈日之热立刻散去,甚至还在顷刻之间觉得周身生出几分寒意。

  燕七歌直接走到竹林中央,左右瞧了瞧后伸指在一棵紫竹上碰了碰,道:“王县令,你应该多谢这里的竹妖,如若不然今日你一府上下都要命丧火海了。

  “公子真是客气。”华仪从一棵紫竹中显出人形来,笑口盈盈。

  “那东西已经按你的意思办了,就在这里。”华仪指了指燕七歌面前的一处空地。

  燕七歌没再说话,将灯笼提到了空地之上施法悬于空中,然后曲指在唇边念咒,随后又伸出白皙修长得食指在灯笼上划过两圈,那灯笼之中便有赤红色的烟雾升起。

  不时,灯笼里的火光弱下去,赤红色的烟雾却在空地之上凝聚成一个人形模样,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子,一身红色纱衣,相貌妍丽。王县令见得那女子,顾不得玉桑的阻拦快步跑过去,蹲身就要去扶她却被燕七歌挡住。

  “你身上的阳气太重,一旦碰了她,她就会灰飞烟灭。”

  王县令闻言大骇,扭头看燕七歌又看那女子,最终还是慢慢缩回了手垂下头退回几步。

  燕七歌抬首朝冒着浓烟的西苑瞧了瞧,依稀听到有呼喊声传来,便转首朝立在旁边的华仪开口道:“去西苑布个结界将火势止住,莫要殃及无辜凡人。”

  华仪捂口轻笑,摆了个别扭的姿态,嗔道:“那我有何好处?要知道我们做妖的,可是现实的很。”

  燕七歌移步朝华仪走近两步,直视她的眼睛,华仪竟也不怕,抬起一张好看的脸蛋迎向他不依不饶。

  微笑,燕七歌弯起了嘴角,眼梢上挑冲华仪微微一笑。

  “好,冲你这张皮相,姐姐我便帮你做回好事。”

  华仪朝着背后挥袖,竹林发出簌簌之声,十几个身着各色衣裙的女子从竹枝中走了出来,笑盈盈地朝华仪点了点头,然后都冲着燕七歌浅笑。

  华仪带着一干竹妖离去,竹林即时恢复了安静,玉桑打量着红衣女子,双手环胸地走过几步后冲王县令问:“你你明明知道府内住着只妖,却还容着她,可真是胆子大的很。她真是你的发妻陆氏?你知不知道你娶了只妖为妻?”

  王县令自那女子出现便一直看着她,目光殷切怜惜,虽未说有说话,但光从那目光中的情谊便可看出这女子于他而言非同寻常。听得玉桑此话,他闭目叹了口气,道:“不错,她正是本官的发妻陆氏,当年我上京赶考在山中迷路,是她救了我性命又送我上京,那时我便向她立誓若能高中定要娶她为妻,科考之后我如愿上榜,便发现她是只妖。”

  “明知是妖却还是娶了。”玉桑惊讶,微有感慨地接话,忽然有些同情心泛滥之感,却被燕七歌不动声色地瞟了眼。

  “罢了,你即能将我制伏,我也不多啰嗦,承认了城中的命案皆是我所为,你收了我吧。”一直未曾开口的红衣女子看向燕七歌出声。

  燕七歌神情淡漠地看着她,并没有应声,女子就看向王县令,王县令看着那女子后黯然道:“匆匆十载,想我曾高入花都赴琼林,登堂受圣谕,亦曾沦于阶下,起伏不定至今,想想当真如梦幻。只是觉得对你不住,早知如此,我宁愿不京中赴考,便不会拖累你至此,是我欠你了。”

  “大人,望大人和老夫人此后多多保重。”陆氏行清泪垂下,伸出手来握王县令的手,只是轻轻一碰她伸出的手便散成了烟,她在灯笼火光下的魂魄也开始碎散开。

  眼看陆氏的身形尽散,燕七戨微垂眼眸曲指念咒,不消片刻陆氏的魂魄便被收进了灯笼。玉桑见得如此场面,不由心中为他们可惜悲伤,但那燕七歌却一直是副充耳不闻的漠然神色,收完陆氏魂魄后冲着王县令道:“即是妖物已除,那就此告辞。”

  王县令似是忍着极大的心痛,却还是忍着悲伤冲燕七歌行过一礼,道:“多谢公子救一方百姓。”

  燕七歌冲王县令随意地抬了抬手,然后径自离去,仿佛这害得别人生离死别的事他丝毫者不觉愧疚。

  “燕七歌,燕七歌你站住。”玉桑有些愤愤不平地追着燕七歌离开,在廊下赶上了他,一伸胳膊将他去路挡住。

  燕七歌停下步子,侧头看玉桑等她下文,玉桑没好气地哼了哼,道:“从前只知道你这人毒舌,却不知你竟还这般冷血无情,看你这模样,这种毁人情谊棒打鸳鸯的事从前也没少干吧……”

  燕七歌听着玉桑好一通义愤填膺的指责,直到她不说话了,这才淡然出声道:“这可是说完了,那便将路让开,我还有正经事要去办。”

  “哼,正经事。你的正经事便是去让人妻离子散吧。”

  “我就奇怪了,人家王县令都不曾指责我半句,你这个外妖倒是气愤的很。”燕七歌忍不住有些轻笑。

  “你竟然还笑得出来,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以后千万别说认识我。”玉桑一甩袖,转身就朝大门而去。

  燕七歌暗自摇摇头,只觉得这真是个有些奇怪的妖,竟有一副比凡人还软的心肠。眼见玉桑似是真动了气,他又有些不忍,叹了口气走上几步伸手将她的肩拍了拍,道:“随我来吧,你便会知道我这可是在帮他们。”

  “谁要跟你去。”玉桑头也不回地挥手挡开燕七歌的胳膊。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可就别再跟着我了。”

  言罢,燕七歌径直走过玉桑身侧下了回廊朝大门外去,眼看燕七歌就出了县衙大门,玉桑又有些急了,三步并一步地追了上去,道:“你说不让跟,我还便要跟上一跟。”

  “跟着也行,闭上嘴,别一个劲儿的问,问得我头都痛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