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茶碗中的幽灵
小泉八云2016-07-14 16:184,511

  日本天皇时期的元和三年元月四日,一名来自佐渡国的大名中川氏,带着他的部下们到民间进行年初巡视。

  中川氏带着部下们顾不上休息,忙了一整天,又累又饿。返程的路上,他们经过了江户统治下的本乡白山,忽然见到山脚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茶馆。于是,他便带着部下们往小茶馆走去,打算好好歇息歇息,补充体力。

  中川的部下中,有一个名叫关内的年轻武士。他跟着中川巡视了一整天,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喝口水,渴得连嗓子都快冒烟了。进了茶馆后,关内随手端了一碗茶,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想赶紧解解渴。

  关内端起茶碗,正要抬头一饮而尽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关内皱了皱眉,正觉得疑惑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经意地往茶碗里看了看,登时吓了一大跳。

  茶碗里,澄清透亮的茶水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张漂亮女人的脸!

  这是一张极其美丽的脸,她梳着高高的发髻,脸上轮廓分明,白皙美艳,一看就知道是出身不凡,应该是哪个贵族家庭的女儿。她的眼波盈盈流转,水润般的红唇微微翕动,关内见到这张脸的时候,差点就被她的美惊得无法呼吸。

  关内定了定神,以为有人站在他身后,于是赶紧转过身,想看看是谁在恶作剧。

  可是,这一转身,关内又吓了一大跳。

  他的身后,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关内觉得纳闷,于是定了定神,端起茶碗,将茶水泼了出去,想看看这只碗的碗底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可是他检查来检查去,也没有发现什么玄机。

  这是一只非常普通的茶碗,碗底也没有绘制任何少女脸孔类的图案,跟其余的茶碗没什么两样。可是,如果碗底没有花纹,他又怎么会看到那张栩栩如生的人脸呢?

  关内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安慰自己说,一定是这一天太累了,加之又没吃东西,头昏眼花,所以出现幻觉了。

  他顿了顿,又随手拿起桌上的另外一只茶碗,重新注满了茶水,想喝点水压压惊。

  可是,当他再次凑近往茶水中一看时,他身上的汗毛全都吓得立了起来。

  茶碗之中,竟然又出现了那个美丽女人的脸!她似乎比之前更加美艳动人,竟然微微地对关内笑了起来!

  关内见状,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用手捂着心口,脸色苍白,浑身都在哆嗦。他不死心,又把水倒掉,再换了一只新的茶碗,重新注满了茶水。

  那张女人的脸,再次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水面上!这一次,水中女人的笑容更甚,仿佛在嘲笑着关内的懦弱和胆怯。

  关内被吓得惊恐到了极点,口中念念有辞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根本不认识你!天啊,我一定是见鬼了!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

  说完,关内鼓起勇气,拿起茶碗,闭上眼睛,把浮现脸孔的茶水一口气吞了下去,之后,他头也不回,转身便跑出了茶馆。

  有了同伴们的陪伴,关内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忘记了刚才这件事,也没觉得喝下浮有女鬼面孔的茶水有什么不妥。

  这天晚上,关内在中川的府邸内值班守夜。前半夜相安无事,可是到了后半夜,忽而一阵冷风吹了过来,窗台上的烛火晃了晃,差点熄灭。

  关内愣了愣,抬头,忽然看到一个陌生女人静悄悄地走进了房间。她穿着华丽的服饰,发髻高高束起,肤如凝脂,美艳动人,倾国倾城。

  关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吓了一跳,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

  女人对关内浅浅地笑了笑,微微欠了欠身,对关内行了个礼,继而说道:“我叫淳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您还记得我吗?”

  这个女人的声音细小悦耳,如风一般钻入关内的耳中。空气中隐隐传来女人衣服上的香粉味儿,令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感。

  女人缓缓地向关内走近,笑容越发诡异。

  等那女人走到他生前,关内突然觉得她的脸似乎有几分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此时,关内突然想起了白天在茶馆发生的一幕,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那泛着笑意的粉红樱唇,那双扑朔着的大眼睛,可不正是他在茶馆里见到,后来又被他吞下肚子的那个女人吗?

  女人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关内的眼睛,嘴角带着几丝魅惑的笑容,眼神中似乎包含着挑逗的神色,又带有春情无限的意味。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越发诡异。

  关内的腿忍不住地打着哆嗦,全身的血液几乎快要凝固。

  这个女人,她是……鬼吗?

  “不!不!在下身份卑贱,怎么会认识像您这样身份尊贵的小姐?我不认识你!”关内强忍着恐惧,大声冲女人吼道。

  尽管他此时已经急得五内俱焚,可是仍然壮着胆子,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中川府府邸守卫森严,昼夜有人巡逻,若不是守卫失职且有人暗中引导,要想潜入中川府,简直是不太可能的事。恕在下斗胆,请问小姐,你是怎么进来的?”

  女人再次咧嘴笑了笑,说:“嘻嘻!公子,你好好想想,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说完,她渐渐地朝关内逼近,嘴上依然带着诡异的笑容,娇嗔地说:“嘻嘻,原来你不认识我啊?可是,可是……今天白天,你不是一口就把我吞进了肚子吗?”

  关内的心跳得异常厉害,随着女人的步步紧逼,他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

  女人的笑越发鬼魅妖冶,关内闻着她衣服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一时间意乱情迷,竟然有点昏昏欲睡。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脑袋越来越沉重。

  忽然,关内的手触碰到了别在腰间的一个冰凉的东西。他猛然一个激灵,恢复了几分神智,他把那个冰凉的东西抽了出来,原来是他随身携带的肋差。

  这肋差可是日本武士随身携带的短刀,若有武士犯了错,只要用这肋差切开腹部,便可以洗清所有的罪孽。曾经有不少武士死在自己的肋差下,以死来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关内抽出肋差,想也不想,将刀尖往女人的喉咙处划了过去。

  女人惊叫了一声,避开了刀锋,往身边一闪,竟然化作了影子,径自朝墙壁走了过去,身体竟然穿墙而过,消失在房间中,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关内受了惊吓,面如死灰,冷汗不断地往下流。

  他不敢睡觉,眼睛不断地观察着房间内的动静,生怕那女鬼会再次出现。就这样,一直到了天色将亮,他才如死人一般,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等到关内悠悠地醒来时,那女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关内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说给大家听了,众人都觉得非常震惊,也觉得太过于不可思议。昨晚执勤的时候,他们均表示自己根本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出入府邸,中川府的家臣们,也表示他们从来都不认识一个叫淳子的女人。

  众人私下里议论,都说关内被鬼缠住了,怕是凶多吉少。

  又过了几天,关内正逢休假,于是便早早收拾了行李,回家去看望父母。

  老俩口难得跟儿子团聚,自然欢喜得不得了,张罗了一桌饭菜。关内担心自己的事说出来会让父母操心,因此不敢多说一句。

  就这样,一家人一边吃吃喝喝,一边拉着家常,很快就到了晚上。

  快到后半夜的时候,佣人跑来禀告,说是有客人来访,想问关内到底是见还是不见。

  关内觉得疑惑,大半夜的,谁会来找自己呢?于是他问道:“来者是什么人?”

  佣人不敢说谎,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小人不认识他们,他们只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所以半夜过来看您!”

  关内皱了皱眉,也没多想,大步往门外走去。

  等出了玄关,关内便看见三位身佩大刀的武士站在门外。

  武士们见关内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行了礼,其中一人开口道:“打扰您了,我们是松冈文吾、士桥久藏和冈村平六,今天奉了我家小姐淳子的命令,请您过去一聚。现在,主人正在亲自为你准备晚宴,如果不嫌弃,还请您马上跟我们走一趟!”

  关内听到淳子的名字,立即惊了一声冷汗。他本想拒绝,可是一看这三位武士的打扮,心里却犯了难。这三人的衣着和打扮,无不透着英气,若是拒绝,他们恐怕会不高兴,到时候一动手,自己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看来,那个叫淳子的女鬼是有备而来。

  武士见关内没有说话,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眼睛里透出几分寒气,淡淡地说:“此次我们三人前来,是奉了小姐的命令。数日前,小姐曾经特地拜访过阁下,哪知阁下丝毫不懂分寸,竟然用肋差刺伤我家小姐,害得她躲在了家中调养了多日。如果阁下今夜失约,小姐必定雷霆大怒,到时候,阁下可别怪小姐血洗你这武士府!”

  关内吓得脚下发软,只好颤抖着回了屋,跟两老打了招呼后,跟着三名武士走了出去。

  走不了多远后,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路边,关内在三名武士的胁迫下,颤抖着走了上去坐好。

  马车走得飞快,一路上,关内都吓得紧闭了双眼,也不知道马车开往了什么地方。

  过了一刻钟左右,马车突然间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高山上,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在这漆黑的夜晚,让人格外压抑。在武士的带领下,关内在一座巨大的宅邸前止住了脚步。大宅邸的门口,同样也站着两位黑衣武士。月黑风高,他们又身穿黑色的服饰,关内根本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

  关内穿过宅邸的长廊,来到了一处清幽的小院前。院子的房间内,柔柔地投射出暖色的烛光,空气中传来美酒和佳肴的香甜之气,关内只觉得身子一热,竟然有点飘飘然起来。

  他走进房间,一抬眼,只见淳子小姐正坐在梳妆台前,依旧美艳动人,长发披肩,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魅惑之意。

  关内只觉得脑袋开始不听使唤,尽管他知道对方肯定不是人,但双腿依然直直地往淳子的方向走去。离淳子越近,他就越觉得她的笑容无比迷人,恐惧之心也渐渐消失。

  不断有婢女将做好的美味佳肴送上来,淳子笑盈盈地为关内斟酒夹菜,一时间,竟然其乐融融,关内已经全然忘记淳子不是人类的事实。

  这一夜,春光无限。

  第二天早上,关内醒了过来——他是被冻醒的。他光着身子,躺在冰凉的地面之上,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寒气。他揉了揉生疼的脑袋,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随即尖声大叫起来。

  他竟然躺在了深山中的一处古墓之前!

  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古墓,墓前的杂草已经长得差不多有一个人那么高,残破的墓碑上,还依稀可以看到淳子的名字。想来,这里应该是那位小姐下葬的陵墓。

  回想起昨晚的遭遇,关内吓得赶紧爬了起来,赶紧拾起四周散落的衣物,连跑带爬,落荒而逃。

  回到家后,关内便把自己关在了房中,浑身瑟瑟发抖,满嘴胡言乱语。没过几天后,便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病中,他又依稀见到淳子的那几名武士再次前来,邀请他去府里好好一叙。关内誓死不从,拼命抵抗,这样连续折腾起来,身体和精神皆濒临崩溃的边缘。

  眼看着儿子的病情日益沉重,关内的家人心急如焚,找遍了附近的大夫,均束手无策。老俩口实在没辙,加之关内的病生得诡异,寻思着是冲撞了哪方的秽物,只好去附近的庙里求和尚,请大师帮忙驱鬼,希望能挽救儿子的性命。

  庙里的大师听完老俩口的叙述后,亲自往他的家中检查了关内的情况,又细问了与关内一起搭档过的同伴,才终于找出了眉目。

  “关内在荒山茶馆被女鬼看中,又喝下了映有她鬼脸的摄魂水,等于打开了通往冥府的通道,因此屡次被那女鬼给纠缠。那女鬼迟早还会找上门来,直到关内全身的精血被她吸干死亡为止。”大师缓缓地说出了关内患病的缘由。

  这之后,关内的家人按照大师的交待,将写有经文的符咒化为灰烬,逼着关内服下,又按大师的要求给他特制了汤药,每日三次,不敢怠慢。大病了一个多月后,关内才终于好转起来。那个叫淳子的女人,也再也没有骚扰过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