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食人鬼
小泉八云2016-07-14 16:185,203

  很久以前,日本有一个叫梦窗的法师。有一年,梦窗法师游历到了当时一个叫美浓国的地方。美浓国山脉众多,道路崎岖难走,加上人生地不熟,梦窗法师在一座荒芜人烟的地方迷了路。

  眼看着天就要黑透了,梦窗法师想尽了办法试图走出这个鬼地方,可是绕来绕去却总在原地打转。渐渐地,天黑了下来,梦窗法师没辙,只好安下心来,想就近找个可以歇息的地方,等第二天再寻找出路。

  梦窗法师停下了脚步,四处打量着周边的环境。突然间,他眼前一亮。

  在夕阳的余辉之下,梦窗法师突然看见山的那一头似乎有一座孤零零的寺庙。由这座寺庙远离尘世,深处大山之中,看上去荒凉破败,已经陈旧不堪。不过,既然有地方可以容身,梦窗法师也顾不得想太多,趁天色还没有完全黑透,连忙赶了过去。

  到达寺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梦窗法师想走进去歇歇脚,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又破又小的寺庙内,竟然住了一个老迈的和尚。

  “大师,老僧在这深山之中迷失了方向,天色已黑,实在不便再赶路,还请大师多多体谅,让老僧在这里歇息一晚,明天一早老僧便会离开,好吗?”梦窗法师恭恭敬敬地说。

  “本寺不方便留客,还请您另找地方歇息,对不住了。”老和尚抬头看了他一眼,非常强硬地拒绝了梦窗法师的请求。

  “大师,大师……不是老僧想赖着不走,只是这夜黑风高,深山之中恐有野兽出没,还请大师体谅,收留老僧一晚……”梦窗大师苦苦哀求道。

  “此处不留客,还请您不要再勉强。如果您不嫌麻烦,山底下的溪谷边上,有一个小小的村落,那里有山民居住,你可以前去讨点吃的,顺便借宿。”老和尚再次拒绝了梦窗法师的请求,同时走出房门,给梦窗法师指明了去小村落的去路。

  无奈之下,梦窗法师只好按照老和尚的指点,悻悻地离开了破庙。

  走了许久,梦窗法师才来到了老和尚所说的小村庄。这是个很小的村子,零零散散的住着十多户人家。梦窗法师向村民们说明了来意,村民们很热情地带着他前往村长的家中拜访。

  来到村长家,一进客厅,梦窗法师便看见十几个男人围坐在桌子前,似乎在商量着什么大事。等不及他多问,便有人安排他在隔壁的一间小屋子里安歇,屋子里被褥齐全,食物也准备得很充分。梦窗法师赶了一天的路,浑身又酸又疼,此刻已经非常疲倦。因此,他匆匆地吃完村民们给他准备好的食物之后,便一头钻进被褥里,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到了半夜,当梦窗法师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给惊醒了。他一个骨碌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起身,只见一个年轻人推开门,手里提着一个灯笼走了进来。

  年轻人见梦窗法师已经醒了过来,于是毕恭毕敬地对他行了一个礼,礼貌地对他说:“大师,非常抱歉刚才惊扰到您休息,在下觉得甚是惭愧。但是,在下有一事,不得不跟大师诉说。您劳累了一天,又是特地前来投宿,本来应该如您所愿才是。可是,这件事实在让在下难以启齿……”

  “怎么回事?请您不妨直说。”梦窗法师起了身,谦和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的父亲,不幸在一个时辰前去世了,我是他的长子,现在已经成了这一家的新主人。刚才外面坐的那十几个人,都是连夜过来给父亲大人守灵的。”年轻人慢慢地解释着,脸上满是悲伤。

  “施主,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还请节哀顺变。”梦窗法师听到这之后,心里不由得一惊,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大师,实在抱歉,此番我深夜前来,就是想告诉您,本村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村中有人过世,那一夜,村中所有的人都要离开这个村庄,出去别地过夜,任何人不得留下。再过一会儿,我们将祭奠亡灵,祭拜过后,所有人都将离开这里,只留下死者的遗体在这个村庄中过夜。”年轻人继续说道。

  “既然贵村庄有这个规矩,老僧自然是愿意遵从施主的安排。只是老僧有一事不明,还请施主为老僧解惑。”梦窗法师问道。

  “大师,请直说无妨。”年轻人点点头,诚恳地说。

  “按常理来说,凡有亲人去世,人们都将终日陪在其身旁,安心地送完最后一程才是。可是,为什么此地却有着这样的风俗呢?”梦窗法师问。

  “大师有所不知,在这个地方,每次有谁家里死了人,死人的那一家,当晚都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当然了,大师是出家人,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想必也入不了您的法眼。如果大师不介意的话,大可留下来跟我父亲大人的尸体过夜,这间屋子虽然算不上舒适,但是也能讲究着歇息。不过,我还是非常诚恳地想请您跟我们一起去邻村暂住一夜,在那里,您可以得到更好的食宿。”年轻人诚心诚意地邀请道。

  “施主,你的好意老僧已经了解了。只是,今日冒昧到您府上打扰,已经是万分过意不去,想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回报。老僧虽然疲惫,但是为亡灵祈福诵经,乃是出家人份内之事,不可不做。”梦窗法师回答道,“施主大可不必担心老僧的安全,安心跟随其他人去邻村安歇便是。等你们都离去之后,老僧会尽能力,帮助令尊诵经祈福,愿他早日登上极乐世界。”

  “大师……虽然如此,您还是跟我们一起去邻村避一避吧!今夜,村子里的人会走得一个不剩,到时候,大师如果遇到什么意外,我们都会觉得过意不去……”年轻人再次苦苦劝说。

  “请放心,老僧向来不畏惧鬼怪之事,我会在令尊的遗体前守灵,一直到天亮为止。”梦窗法师笑了笑,一脸从容。

  年轻人听梦窗法师这么一说,知道他再劝下去也无济于事,于是便跪倒在地上,叩了好几个头,说:“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大师了。”

  梦窗法师扶起年轻人,又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过了一会儿,村民们得知梦窗法师自愿留下来为亡灵诵经,一个个都感动不已,纷纷前来致谢。临走前,年轻人又特地叮嘱梦窗法师说:“大师,要您一个人在此地过夜,晚辈心里实在过意不去,然而,为了本村人的安全,晚辈不得不在这里向您道别。本村的规定是,凡是死人的当晚,村中所有人都要在午夜来临之前离开村子,不然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还请大师多多保重!如果今夜您见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还请明天一定告知在下!”

  梦窗法师点点头,目送着村民们的队伍离开了村庄。

  所有人都离去了,梦窗法师独自来到了停尸间。

  老村主的尸体用白布裹着,静静地放在房间正中。尸体的四周,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供品,头部的地方还摆着几只油灯。乍一看,场面有几分阴森和恐怖。

  梦窗法师在尸体身边坐了下来,为亡灵颂起了“引导之偈”,引导亡灵生往极乐净土。唱完之后,梦窗法师开始坐禅,为亡灵首页。

  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无人的村落,越发显得鬼气森森。

  夜,渐渐地深了起来,四周静得让人后背发凉。梦窗法师静心在尸体边守夜,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突然间,窗前出现了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影子,影子悄无声息地飘了进来,在尸体前立定。

  梦窗法师只觉得一阵阴风拂过脸面,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四肢已经无法动弹,喉咙里也好像灌了东西一般,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他只能呆呆地坐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团影子慢慢地玩尸体飘去。

  过了几秒之后,那影子竟然伸出了两只手一样的东西,抱着尸体的头,大口大口开始啃了起来。

  梦窗法师被眼前的一幕骇得几乎无法呼吸,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影子吃完了村主的头部,又一把扯下他的四肢,一口一口把肉啃得干干净净。紧接着,身子、内脏,甚至连骨头,都被瞬间吃得精光,整个尸首连一根骨头都没有剩下。

  梦窗法师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差点把之前吃过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

  这团怪物吃完尸体仿佛还觉得不够,又随手拿起身边的供品,三下五除二,迅速席卷一空。

  吃饱喝足之后,怪物仿佛发现了梦窗法师的存在,别过脸,盯着梦窗法师足足有好几秒钟。之后,他转过身,轻轻地从窗户飘了出去。

  等怪物离去之后,梦窗法师才终于恢复了知觉。他看着地上散落的灯台和碎布,心里泛起一阵寒意。没有了尸体,他也无法再诵经念佛,更无心睡眠,因此便在大厅坐了一夜,直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村民们陆陆续续回到了村中。

  村民们记挂着梦窗大师的安危,因此回村后,顾不得休息,便径直往梦窗法师所在的屋子而来。

  梦窗法师一直保持着昨夜的姿势,一言不发地等待着村民们的归来。

  村民们见梦窗法师安然无恙,心里着实送了一口气。他们一一走进房间,又仔细检查了房间里的各个角落,确定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梦窗法师注意到,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对尸体和供品消失这件事表示过半分疑虑,更没有一个人大惊小怪。

  “大师,现在您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全村远离这里了吧?说实在的,昨晚我们都很担心大师的处境,现在看到您安然无恙,才总算放下心来。在下和邻居都感激您的恩德。在下说的怪事,想必大师应该已经见过了吧?”年轻人走上前来为梦窗法师作了一个揖,问道。

  梦窗法师点点头,把他昨晚看到怪物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然而令梦窗大师惊讶的是,全村老老小小,竟然没有一个人对他所说的事感到惊讶。

  年轻人见梦窗法师的神情,于是对梦窗法师解释道:“大师不要见怪,您刚才所描述的情形,跟我们村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传说一个样!”

  梦窗法师听完后,久久说不出话,好半天才问道:“真是怪了,你们村的山上,不是住着一位高僧吗?难道你们从来没去向他求助过?他也从来不管这些事?”

  “什么高僧?”年轻人听完,一头雾水地反问道。

  “昨天老僧曾经在山顶的寺庙借宿,可是不想却被寺庙里住着的老和尚给拒绝,老僧求了他半天,他才让我来这里找你们!”梦窗法师如实回答。

  可是,听完梦窗法师的话后,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一脸茫然,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年轻人打破了沉默,他说:“大师,实在抱歉,您是不是弄错了?我们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里的山上有什么高僧,更没有什么寺庙。而且我敢说,这里方圆百里内,根本就没有和尚和寺庙……”

  梦窗法师还想说什么来着的,可是想了片刻之后,便不再答话。他觉得,这里的村民一定是被昨晚的怪物给吓傻了,所以才不敢多话,生怕惹祸上身。

  天色已经大亮,梦窗法师向村民们问明了路,又带了一些干粮,向众人告别离去。

  途径寺庙的时候,梦窗法师不甘心,决定再次拜访那个老和尚,想证实自己是不是看见了什么妖魔鬼怪。

  这一次,梦窗法师很快便找到了小庙的所在地。果不其然,他在寺庙里依然见到了那个老和尚。

  可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一次,老和尚并没有赶他走,反而很有礼貌地请他进去休息。

  进了房间之后,老和尚竟然跪了下来,一个劲儿地向梦窗法师行李,嘴里一直在念叨:“惭愧,惭愧啊!”

  梦窗法师扶起老和尚,讶异地说:“您虽然昨夜拒绝老僧在此过夜,老僧也未敢有半句怨言,还请您不要行这等大礼。多亏您昨晚的指点,我在那个村庄里休息得很好,村民们也很热情。所以,我心中不胜感激,今天特地过来致谢!”

  老和尚依然长跪不起,脸上现出悲伤的神色。

  “我接下来要说的一切,可能您会觉得非常震惊,但是请您千万听我说完。我之所以感到惭愧,并不是因为我拒绝你在这里借宿,而是因为您昨晚亲眼撞见了我的秘密。昨晚,您所看到的那个吃死人尸体和供物的怪物,正是我啊!”老和尚一口气说了出来。

  “天啊,你是什么妖物?为什么偏爱吃人的尸体?”梦窗法师惊讶地问。

  “既然您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那我已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其实,我就是专吃人肉的食人鬼。”老和尚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浊泪,悲切地说,“很多年前,我是这个地方唯一的和尚。那个时候,这里方圆百里之内,除了我,便再也没有其他寺庙和和尚。因此,只要这附近有人去世,村民们一定会抬着尸首,请我来为亡灵诵经祈福。当时,不少人大老远抬着尸体上山来,经过好多日的颠簸,有的尸体抬过来的时候都发臭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便开始开始厌烦了这种日复一日的无聊工作,像这样每天为死人诵经或者守夜,即便再辛苦,也只能混个温饱而已,别的什么都得不到。因此,这样常年累月下来,我的欲念和贪婪战胜了我的理智和善意,我死后,我的灵魂就变成了食人鬼,靠食用死人的尸体为生。从那以后,只要这村子死了人,我就一定会把尸体吃得干干净净,就像大师您昨夜所见的一样。”

  “原来是这样。你好歹也是修行之人,没想到竟然落到这样一个下场,被自己的欲念和私欲所吞灭,也真是可怜。”梦窗法师若有所思,喃喃地说。

  “大师,事已至此,何况您又亲眼见过我的原形,还请您大发慈悲,为我这孤魂野鬼诵经超渡吧!我也实在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老和尚在梦窗法师身前低头叩地,痛哭流涕,“我希望能早日脱离这充满罪孽的苦海,早日投胎重新做人,还请大师成全。”

  老和尚的话一说完,就立刻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之前的破庙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梦窗大师若有所思地跪在一片长得有一个人那么高的杂草丛中,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破败不堪,青苔遍身的五轮塔。

  那个五轮塔,正是那老和尚的坟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