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无耳琴师芳一
小泉八云2016-07-14 16:187,390

  七百多年前,日本下关海峡的坛浦海湾地区,平家和源氏一族为了结束持续多年的争战,终于选择在这里进行最后的决战。结果,平家全面战败。当时的安德天皇仅仅只有八岁,连同着平家满族的老幼妇孺,在这海湾会战失败后,全部丧生了。

  后来的七百年里,坛浦海湾及附近一带海域,平家的怨灵一直徘徊在此地,不肯离去。有人曾经在坛浦海边捉到过长着人类脸孔的螃蟹,当地人都说,这是平家的鬼魂化身而成的,所以这种螃蟹也被人们称为“平家蟹”。

  这一类传说一直被流传下来。这一带的海边,至今仍有许多传奇之事断断续续的发生。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一带的海面上,总会出现总有一些如萤火般的白色光球,阴森诡异,有时候会随着海浪起舞,四处摇曳。附近的渔夫们都对这种诡异的白色光球习以为常,并称这个为“鬼火”或者“魔火”。 每当有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海面上还会传来凄惨的哀嚎声,就像是千军万马在对峙一样,冲杀、呐喊,声音不绝于耳。

  据说,在早些年的时候,平家的这些冤魂们闹腾得比现在厉害得多。半夜有船经过这片海域时,它们会悄悄地从夜航的船上冒出来,把船弄沉;来海边游泳的人,一个不留神,就会被冤魂们拉入海底淹死,再也出不来。所以,为了平息平家亡灵们的愤怒,附近的村民们自发筹款,在赤间关(现今之日本下关)修建了一座阿弥陀寺,用来祭奠亡灵,祈求上苍的佑护。除此之外,人们还在寺庙附近的海滩开辟一块墓地,并竖起了墓碑,还定期举办佛事,为死去的幼帝以及平家的家臣们诵经念佛,祈祷他们早登极乐世界,同时也为生者祈福求平安。

  寺庙和墓地建好以后,平家冤魂们的怨气果然稍微变小了一些,但还是隔三岔五的会有一些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有的人说,这是因为平家的怨灵太多了,很多冤魂都未能投胎转世,无法安息。

  就这样,一百多年过去了。

  这一年,赤间关来了一位名叫芳一的琴师。这位琴师自幼双目失明,但是却有着一手高超的技艺——弹奏琵琶。芳一从小跟随老师苦练琵琶技艺,少年时便已经超越了所有同门,成为了一个职业琴师。芳一最拿手的曲目,就是弹唱以源平之战为背景的《平家物语》。每当他唱起平家一族在这一战中举族被歼的悲壮故事时,天地都为之动容,鬼神听了都难免为之潸然泪下,更别说人了。

  在没有成名之前,芳一的日子过得极其艰苦。幸好阿弥陀寺的住持是一位喜欢附庸风雅的人,喜欢诗歌雅乐,因此时常邀请芳一到寺庙演奏。住持听过芳一的演奏过后,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又听说他家境困难,因此干脆把芳一接过去,把他安顿在寺中,让他免去颠簸流离之苦。芳一十分感激住持的相助,因此也更加卖力地为住持弹奏。每当夜幕降临,住持不那么忙碌的时候,芳一便会悉心为住持弹唱一曲,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习惯。

  一个夏天的晚上,寺庙附近有一位信众过世了,住持带着小沙弥去丧者家中举办法事,只剩下芳一一人留在寺庙中。这天晚上天气闷热,芳一一人呆坐在房中,觉得十分无聊,于是便想到房间外面的走廊上乘乘凉,休息一会儿。从寺院的走廊往外看,可以看到后院。

  芳一一个人坐在走廊上,然后随手弹起了琵琶。弹着弹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转眼便是子夜时分了。芳一见住持还不见归来,自己也无心睡眠,一个人在走廊边上等着,边等边弹琵琶。

  突然,芳一听到后门传来一阵脚步声,好像有什么人进来了,而且正渐渐接近走廊。这声音非常陌生,听上去并不像是住持的脚步声。芳一正在纳闷的时候,脚步声停了下来,然后,一个粗鲁且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芳一!”

  这声叫唤既低沉又阴森,听上去让人顿生寒意。那人说话的口气,像极了武士使唤下人的样子。

  芳一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一时间不敢开口。这时,那个声音仿佛更加暴躁了,叫喊声也变得严厉起来:“芳一!”

  “在!”芳一忙不迭地答道,声音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颤抖,“请问您是谁?对不起,我的眼睛看不见……”

  “不要害怕。”来人的语气顿时变得和缓起来,“我是住在这座寺庙附近的邻居,这次来找你,是有要事想跟你商量。我家主人身份尊贵,这次他率领众家臣出游,刚好停在赤间关休息,顺便瞻仰一下坛浦会战的遗迹。我家主人听说你是弹奏《平家物语》的高手,因此很想请你过去一趟,听你亲自弹奏一曲。所以,带上你的琵琶,现在跟我走一趟吧!”

  在当时那个时代,平民百姓是没有资格违抗武士的命令的。芳一只好起身,穿上鞋子,抱着琵琶,跟这位陌生来客一起动身。

  武士灵巧地拉着芳一的手,走在前面给他带路。芳一能感觉到,这个武士的手如同铁棒一样僵硬而且冰冷,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武士身上传来的铿锵的钢铁碰撞声,一听就知道,他的身上穿着甲胄。芳一心里推测,这个武士可能是某个王公贵族府上的值夜武士。

  想到这里,芳一先前对这个武士的恐惧、压抑之感一扫而光,反而有些受宠若惊。他刚才听武士说过,他的主公是一位身份地位都非常显赫的大人物,那有没有可能,这个大人物就是一个地位尊贵的大名呢?

  芳一想着想着,心里渐渐地有些兴奋起来。不久后,武士突然间停住了脚步,似乎是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

  芳一这时觉得有点奇怪。按理来说,这里方圆百里,除了这座阿弥陀寺外,几乎没有人家,又怎么会出来一个大门呢?真是太诡异了。

  正在芳一纳闷的时刻,武士对着前面大喊道:“来人,快开门!”

  开门的声音传来,武士带着芳一走了进去。穿过长长的庭院,他们俩终于在另一个门口停了下来。这时,武士对着前方大喊道:“快来人,我已经把芳一给带过来了,马上出来迎接吧!”

  接着,门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又是门窗滑动的声音、女性低声说话的声音。从女人们交头接耳的言谈中,芳一推测,她们肯定是大公卿府里的侍女。但是,他现在到底身在何方,这仍然是个谜团。容不得他多想,他被人搀扶着,接连着上了五六级台阶。到了最后一级阶梯的时候,有人命令他拖下自己的草鞋。

  这时,一个女人的手伸过来抓住了芳一的手,带着他走过了一大段细心打扫过的光滑的地板,然后又穿过了许多走廊以及隔扇门,最后来到了一个充满异香的地方。芳一猜想,这里应该是达官贵人们聚集的场所,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高级丝绸滑过地板,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就像森林中微风拂过落叶一般温柔。周围有人在低声交谈,说的都是宫廷中常用的敬语和官话。

  这时,有人走了过来,在芳一的面前放了一张细软的坐垫。

  “请入座吧!”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芳一的思绪。

  芳一在软垫前安坐下来,调整好琵琶的音弦。这时,一个苍老的女声对他说:“请开始吧,唱一段关于平家的故事,这是我们主人最想听到的曲子!”

  听这人的口气,芳一推测,她可能是府邸里的女侍长。他卑谦地欠了欠身,恭恭敬敬地说:“平家的故事很长很长,而且故事很多,估计几天几夜都唱不完。不知道您想听哪一段呢?”

  女声轻轻地回道:“那就唱坛浦会战吧!那是平家故事中最哀怨、最惨烈的一段。”

  芳一手指不停地拨弄着琴弦,不再答话,缓缓弹唱起来。

  琵琶声凄切,歌词哀怨,芳一缓缓唱来,在座之人无不动容,仿佛多年前的那场战役就发生在眼前:摇橹的声音传来,战船破浪的前进声、箭矢划破天空的摩擦声、士兵们厮杀的呐喊声、军队踏步前进的声音、刀剑砍杀到铁甲的声音,战败者的尸体坠入大海中的扑通声……

  这些声音,都缓缓地通过他手里的琵琶,形象地表达了出来。这时,不断地有赞美声传入芳一的耳朵里:

  “多么登峰造极的技艺啊!”

  “多么优秀的琴师啊!”

  “我从未在自己的领地内听到过如此动人的弹唱!”

  “普天之下,估计再也找不到比芳一更好的琴师了!”

  芳一听到这些赞扬,弹唱也更加卖力起来。宾客们也不再发一言,静静地聆听着芳一的演奏。

  不久,芳一终于唱到了平家满门遭遇不测的那一段。这可是整个平家故事中最哀怨、最高潮的部分——由于战败,平清盛的妻子二位尼,抱着幼小的儿子安德小天皇投水自尽。

  唱到这里的时候,四周发出了低低的哀泣声,夹杂着恐怖和痛苦的呢喃。伴着歌词,芳一将一曲琵琶弹得如泣如诉,犹如波涛怒吼,又如刀剑相迎,让四周的听众都入了神。渐渐地,低泣和呢喃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和大哭,宾客们无不放声哭泣,哀嚎声与琵琶声交织到一起,气氛顿时变得无比沉闷。

  芳一被他们的举动给惊住,手一抖,琵琶声戛然而止,四周的声音也渐渐停息下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那个苍老的女声悠悠地传来:

  “您真不愧是一流的琴师,是这个世上难得的演奏者!虽然我们之前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但是若不是亲耳听到,很难相信您能拥有如此高超的技艺。您的琴艺,比外面的传言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主人特地吩咐了,一定要好好酬谢你。不过,他还想继续听您的弹唱,明天晚上同一时间,还请您务必到这里,我们会派昨天去接你的那个武士继续接你到来。不过,我们主人在赤间关这件事,请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机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了,请您回去吧!”

  芳一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鞠了一躬,表示感谢。然后,又有一名侍女走上前来,牵着他的手,带着他走出大门。穿过重重的走廊和大门后,再由那个武士将他送回寺庙里。

  等芳一再次回到庙里时,天色已经大亮,寺里依然不见人影,住持回来得很晚,以为芳一早早地睡下了。因此,谁都没注意到芳一几乎整夜都不在寺中。

  第二天白天,芳一始终守约,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昨天发生的事。这一天,他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等到午夜时分,那个武士果然再次前来,带着他去昨晚到过的豪华府邸,为那里的主人弹唱平家的故事。

  跟昨晚的情况一样,芳一的精彩演出再次赢得了在座所有人的掌声。

  但是这一次芳一外出的时候,一个小和尚无意中发现了他离开的身影。因此,黎明之时,芳一刚刚回到寺庙,立即被人请到了住持的跟前,接受住持的训导。

  住持担心芳一的安全,因此再三叮嘱道:“芳一!你眼睛不方便,还一个人大晚上跑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情,你大可告诉我,我吩咐别人帮你去做。为什么要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出去呢?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办才好!你老实告诉我,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芳一被住持一通训话,心里有点虚,支支吾吾地答道:“我……我有点事情没办好,因此晚上出去办……对不起,请您原谅。”

  住持见芳一闪烁其词的样子,加之他脸色发白,面无血色,更加疑心他没说实话。他的心里忽然升腾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他担心,这个糊涂的青年很可能被某种妖物给附体了。他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暗中吩咐寺中所有小和尚,留意芳一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他还在晚上溜出去,一定要及时回报,并打探清楚他的行踪。

  当天晚上,寺中一个佣人果然再次发现芳一独自外出。只见他一手抱着琵琶,另外一只手举在空中,像是被什么人牵引着,一步步走出了寺院。

  佣人提着灯笼,一声不响地跟在芳一身后, 远远跟着芳一。

  这天晚上,天下着细雨,视野非常黑暗。佣人好不容易才跟上芳一,可是等到他走到街上时,哪里还能看到芳一的影子。这真是奇怪,芳一双目失明,竟然还能健步如飞,这委实让人难以相信。

  佣人在黑暗中找了一大圈,还去了芳一平日里最爱去的地方寻访,但是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熟识的人都说,没有看到过芳一。

  佣人无计可施,只好沿着海边的小路返回寺中。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阿弥陀寺的墓园中,传来清亮激扬的琵琶声。佣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忙赶了过去。

  这一看,佣人差点就吓晕过去。墓园里一片漆黑,几簇忽明忽暗的鬼火幽幽地漂浮在空中,看起来格外阴森诡异。

  佣人定了定心神,鼓起勇气往墓园深处走去。他穿过了杂草丛生的草地,来到墓地前。

  借着昏暗的灯光,佣人看清了眼前的一幕:芳一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墓前,冒着细雨,失魂落魄地弹唱着坛浦会战的故事,如泣如诉,感人至深。在芳一的身后,始终摇曳着几团泛着青光的鬼火,上下飘动着,极其诡异。渐渐地,鬼火的数量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简直触目惊心的地步。佣人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芳一君!芳一君!”佣人鼓起勇气大喊道,“你被鬼魂给缠住了,快醒醒啊!”

  可是,芳一对佣人的话充耳不闻,反而越唱越起劲。佣人顾不得凶险,走上前去拉住芳一的手,大声对他说:“芳一,芳一!快醒来,跟我回去!”

  哪知,芳一毫不客气地甩开了佣人的手,厉声斥责道:“胡来!在贵人面前,竟敢如此放肆!你难道不怕受到惩罚?”

  芳一的话一出口,佣人几乎可以断定,他一定是被鬼魂缠住了。

  不等芳一发话,佣人壮着胆子抓住芳一的手,把他拖回寺中。住持早早地就在寺门口等着他们的归来,见到此状,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连忙吩咐下人为芳一脱去被雨水湿透的外衣,然后又命人端来热汤,为他暖暖身子。等到芳一的神智渐渐恢复清醒,才问芳一道:“大晚上的,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经过这一番折腾,芳一终于慢慢悠悠地回过神来。为了不再让住持担心,他只好向住持吐露了实情,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住持。

  “芳一啊!我可怜的朋友!你应该早点把这件事告诉我的!事到如今,你已经身处险境而不自知了!不过,或许是因为你命中该有此劫,你在弹奏琵琶上的惊人天赋,为你带来了这一场灾难。”住持叹息道,“说起来,这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你晚上所见到的那一幕,并不是真实的,而是幻境。来借你的人,绝非什么活人,而是平家的亡灵!你也不是去什么贵人府中给他们演奏琵琶,而是平家的墓园里。若不是今天有人冒死把你从墓园里带了回来,现在你就已经成为那片墓地里的一员了!”

  芳一听罢,惊讶得不知所措,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我想,应该是平家的亡灵仰慕你的才华,所以才把你引过去,希望把你带到阴间,永远为他们弹唱。你之前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身体接受了鬼魂的召唤,魂魄的意志力加注在你身上,从而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幻景。如果你继续听从鬼魂的指示,早晚有一天,你将被他们撕成碎片,丢掉性命!”住持厉声道。

  芳一慌了,忙向住持寻求避祸之法。

  “很可惜,今天我还得去前几天过世的那户人家家里守夜。为了超度亡灵,此行我实在推脱不开。所以很抱歉,今晚我不能留在寺中陪你。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会把驱魔符咒画在你的身上,防止邪物靠近你,对你不利。”说完,住持便吩咐芳一脱去衣物,拿起笔,在他前胸以及后背、脖子、脸、手、脚,甚至连脚底板都画上了符咒。

  画完之后,住持慎重地叮嘱芳一说:“今晚,等我们都离开后,你千万不要惊慌,像前些天一样在走廊上等着。到了半夜,那个武士会过来接你。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发出声音,更不要开口说话。我在你身上画下的经文符咒能够助你驱邪避祸,阴间的亡灵是看不到你的肉体的。你只需要保持安静,不要随意走动,就算害怕,也不能呼救。否则,一旦让亡魂们发现你的所在,它们就会把你撕成碎片。不要害怕,也不要指望能有人来救你,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好的事情。千万要记得我说的话,保持冷静,不要出声,才能化解这场灾难,逃过一劫!”

  芳一暗自记下了住持的话,等到夜幕缓缓降临,住持和小和尚们都离开后,便跟往常一样,独自一人来到走廊里,将琵琶放在脚下,以坐禅的姿势靠着琵琶坐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静静地等待着武士的到来。

  不知道过了过久,远处传来了低沉的脚步声。脚步声穿过后院,径自来到走廊里,在芳一面前停了下来。

  “芳一!芳一!”一个粗犷而强劲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威严和不耐烦。

  芳一屏住呼吸,保持静坐的姿势,一动不动。

  “芳一!”武士的叫声更加凄厉,也愈发焦急和暴躁。

  “芳一!芳一!”

  芳一紧张得冷汗直冒,心跳得很厉害。

  “芳一!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一定会把你找出来的!”武士怒吼道。

  走廊里紧接着传来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武士的咆哮,一步步向芳一逼近。武士来回搜索着芳一的身影,在芳一四周来回梭巡。

  芳一紧张得四肢僵硬,大气都不敢出,连心跳仿若停止了。

  一片死寂中,芳一突然感觉到脸上突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寒气,只听见武士喃喃地说:“咦?琵琶还放在这里,可是琴师怎么不见了呢?……等等,这里怎么会有两只耳朵漂浮在空中?噢!难怪芳一没有回答我,原来他已经失去嘴巴和身体了!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只好把这对耳朵带回去向主公交差了,好歹这也是我来找过琴师的证据啊!”

  话音刚落,芳一顿时觉得两只耳朵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死死地给钳住了。紧接着,耳朵处传来皮肉撕裂的痛感,他的两只耳朵被人活生生地扯了下来。

  武士拿着芳一的耳朵,脚步声渐渐远去。芳一在这过程中一直憋着气,硬生生地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此时,他只觉得脑门上热乎乎的,肩膀上,黏糊糊的鲜血汨汨地流了下来,身上的衣物都被鲜血染了个透。他头痛欲裂,但是他依然大气都不敢出。

  等到天快亮时,住持终于带着小和尚们赶回了寺中。住持慌忙走进后院,还未见到芳一,他的脚便踩到了一团黏糊糊的液体上。

  “糟了,不妙!”住持惊呼一声,提着灯笼一瞧,地上全是触目惊心的鲜血!

  难道……难道芳一还是遭遇了不测?住持心一紧,大步往走廊奔去。

  走廊中,芳一依然保持着最初的坐姿,身体已经有点僵硬,鲜血从他的耳根处滴下来,积了一地。

  “可怜的芳一啊!”住持哀嚎一声,朝芳一奔过去,“你怎么会受伤?你的耳朵呢?”

  芳一一直凝神留意身边的动静,吓得动都不敢动,此刻听到住持的声音,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松弛下来,随即扑进住持怀里,放声大哭,边哭边将昨晚的遭遇告诉了住持。

  “唉!真是劫数难逃啊!”住持听完,双手合十,忍不住叹息道,“也怪我,在你身上画满了经文和符咒,可是偏偏就把耳朵给落下了!如果我当时能仔细点儿,好好检查一遍,也不会出现这种惨剧,都是我的罪过啊!”

  一边的芳一满身都是血,早就泣不成声了。

  “算了!既然耳朵都已经失去了,再后悔也无济于事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治疗伤口,危险总算是过去了!虽然你失去了一双耳朵,不过好在性命无忧,那些亡魂们应该也不会再来找你了,放心吧!”

  所幸的是,芳一的伤口经过医师的治疗和住持的精心调理,不久就痊愈了。芳一为平家幽灵弹唱的诡事,也很快传遍了各地,“无耳琴师”的称号,也很快被世人所铭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