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了的英国女孩玛德琳
九方楼兰2016-07-14 18:363,435

  年轻夫妇吃饭回家,发现女儿玛德琳不见了,他们寻遍全国也没结果。切尔西球员甚至把玛德琳的照片印在球衣上参加比赛,连《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也捐钱寻找。而有警察爆料,说夫妇已经知道他们的女儿已经死去,怕担责任才说谎失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看玛德琳失踪案的来龙去脉。

  这件引发全球搜索和关注的重大案件发生在2007年,只有3岁的英国女孩玛德琳?麦卡恩和父母在葡萄牙旅游时离奇地失踪了。

  在葡萄牙旅游的凯特和格里夫妇声称,在2007年5月22日晚,两人出去吃饭回来后发现,原本在度假公寓中睡觉的女儿玛德琳失踪了。这起失踪案引起全球关注,夫妇二人呼吁全球的民众都能来帮助他们找回可爱的女儿。

  据麦卡恩夫妇回忆道,当天晚上他们安顿好3个熟睡的孩子后外出就餐。吃饭的餐厅距离他们所住的度假公寓只有几十米,夫妇俩每隔半小时就轮流回公寓查看孩子们的状况。到了晚上10点钟,当母亲凯特?麦卡恩再次回到公寓时,发现双胞胎儿女仍在酣睡,而最小的女儿玛德琳却不见了,公寓房间的门窗都被打开。惊慌失措的麦卡恩夫妇找遍公寓仍一无所获,在当地警方勘测现场后推断:小玛德琳被绑架了!

  这件事迅速在全英国范围内引起关注,最初的几天里,寻找玛德琳的消息铺天盖地。葡萄牙当地商店、酒吧、咖啡馆和路灯柱上都贴满了寻找玛德琳的海报。玛德琳的父亲格里?麦卡恩说:“我们竭尽全力协助警方调查,为寻找女儿,我们要把寻过的地方每块石头都翻过来!”

  警方对事发地点和周边两百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反复搜查,但没发现任何有关玛德琳行踪的消息。麦卡恩夫妇的悲伤和痛苦被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上,他们的心碎引起全社会同情,人们纷纷伸出援手,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有位英国商人愿意悬赏100万英镑,奖励能提供女孩玛德琳线索的人。而英国《世界新闻报》拿出的赏金总额更是高达150万英镑之多。著名魔幻小说《哈里?波特》的作者J。K?罗琳也捐出很多赏金,最多时,此案的总赏金额已经有260多万英镑。志愿者为寻找马德琳设立了专门的网站,到了5月21日,这个名叫“带玛德琳回家”的网站已经有超过一亿一千多万次的访问量。

  玛德琳的父母都是忠实的英超球队“埃弗顿队”的球迷,失踪前的玛德琳身上还穿着小号的埃弗顿队服。在绝望中,麦卡恩夫妇想到通过球星的影响力来寻找女儿。埃弗顿俱乐部老板比尔?肯怀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对于这位可爱的小球迷,我觉得确实应该做些什么了。”

  就在2007年度的英超最后一轮比赛,埃弗顿队对阵切尔西队的比赛之前,埃弗顿队员身上都穿了印有玛德琳照片的白色球衣走进球场。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曾得到过的特殊待遇,与此同时,切尔西的球迷们也打出了“希望玛蒂(玛德琳的昵称)能安全回家”的巨大横幅,场面令人动容。

  此外,玛德琳的父母还想到了影响力巨大的著名球星贝克汉姆,英国媒体马上帮忙联系小贝,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女孩父母的请求。“我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都能行动起来,尽一切努力找到她!”贝克汉姆举着玛德琳的照片,在电视上对大家说。

  在5月12日玛德琳4岁生日这天,印有玛德琳照片的传单被散发到观看欧洲联盟杯比赛的6万多名球迷手中。当时很有希望成为英国下任首相的财政大臣戈登?布朗也在12日会见了小玛德琳的亲属,表示会为他们提供尽可能的一切帮助。

  一个失踪的小女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激起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这是非常罕见的。英国失踪人口救助中心主管保尔?图尔希说:“在玛德琳失踪前,我接到过400多起儿童的失踪报告,但从没见过如此有影响力的失踪事件,它的社会效应是全球化的,我希望每名失踪儿童都能得到玛德琳的待遇。”而给予玛德琳这种特殊待遇的,正是广泛报道这次事件的众多媒体。

  在某种程度上,寻找玛德琳行动已经成了一场由媒体主导和推动的“媒介事件”。在传播学者眼中,此类媒介事件具有很强的社会整合功能,这些报道能以激动人心的方式整合社会,并重新唤起人们对社会和合法权威的忠诚。但学者们的观点显然过于乐观,媒体在营造“媒介事件”时,往往不可避免地带有自身的价值倾向。

  正像评论家威尔比在《卫报》上所发表的文章中说,媒体对玛德琳表现出了特殊的兴趣。他引用英国首都警察局官员的观点说,将媒体这些铺天盖地的感人报道和对黑人小孩在国内城市走失的简略报道进行对比,就不难看出人们在潜意识上的种族偏见。实事求是,如果失踪的孩子金发碧眼、衣着光鲜,报道的规格就会被提高很多。而且麦卡恩夫妇都是医生,典型的英国中产阶级代表,此类不幸很少会发生在这样的家庭。显然在威尔比看来,很多媒体的报道正是从这是个“很好的故事题材”出发的。

  “门开着,床上却是空的”、“两个人的晚餐……然后就是父母亲噩梦的开始”,英国很多主流媒体都引用了类似这样的大标题。此案中的某些情节比电影剧本还震撼,当它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生活中时,就显得更加吸引人了。

  然而,媒体的热情毕竟有限,在5月22日英国天空电视台的报道中,大家能看出,聚光灯正在渐渐变暗:“凯特?麦卡恩刚带着他们的双胞胎孩子到街上散步,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她的每个举动都会被围绕在身边的上百名摄影师记录,然而这次却只有一个摄影师在拍她。很明显,媒体也在考虑什么时候离开了。”聚集在那个葡萄牙小城的各路记者,现在也很少接到编辑们的催稿电话了。

  但麦卡恩夫妇还是对媒体保持着耐心,他们需要通过媒体让更多人认识玛德琳,关注这件事,好帮助寻找到她。每个仍在守候的记者都希望最终能报道出大团圆结局,但如果这个故事在近期还没结果,估计麦卡恩家的门前也不会再有多少记者驻扎了。

  因此,对于麦卡恩夫妇可能面对的“持久战”来说,媒体并不是万能的救世主。有效的社会服务救助组织,快捷的失踪儿童信息公开和预警机制,对全社会动员的长期合理规划,才是让更多失踪儿童和家人团聚的切实行动。

  很多国家都很重视儿童失踪案的动员机制,例如美国和加拿大的“安珀预警”系统:一旦警方确认儿童失踪,将会发出一系列信息,通过电台、电视、广告牌甚至彩票站迅速传播,最大限度地让公众合作。

  各种高科技和低成本方式也被用到寻找失踪儿童的行动中了,韩国警察厅就和国内著名的SK电信公司合作,将长期失踪的儿童信息和照片发给手机用户来寻求帮助。

  2009年在英国《每日电讯报》10月12日的报道中,对这起离奇失踪案进行长达两年半的调查后,几名侦探对玛德琳母亲凯特和父亲格里的种种说法提出了严重质疑。侦探们怀疑,玛德琳并不是被绑架的,而是在一场事故中丧生,格里夫妇为了隐藏真相,才编造出这么一个弥天大谎来!

  葡萄牙里斯本法院的庭审现场,波尔蒂芒警察局前督察塔沃瑞斯?阿尔梅达就指出,经过数月调查,发现玛德琳当时是死在度假的公寓里,而且死状比较惨。她父母害怕被指控没照顾好孩子,于是就编造出孩子遭到绑架的谎言来。阿尔梅达还说,他手上有一份警方报告,报告中指出,格里夫妇在度假期间很少照顾玛德琳。虽然玛德琳并非由父母杀害,但他们却参与了藏匿尸体。为了证明自己所言并非凭空想象,阿尔梅达拿出证据来,嗅探犬闻出了玛德琳睡觉的卧室有血味和尸体的味道。

  当天的法庭上,身穿黑色花裙的凯特面无表情地坐在法庭上,丈夫格里就坐在她身旁。在阿尔梅达发言时,两人一直手拉着手,时而交头接耳一番。据报道,这是自2007年9月以来,格里夫妇首次和质疑者面对面交锋。阿尔梅达并不是首个对失踪案提出质疑的人,起初这起案件由高级警官艾马拉尔负责,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艾马拉尔被禁止插手此案。在2007年11月,阿尔梅达正式接手此案。此后,艾马拉尔写了一本关于玛德琳失踪的书,名为《谎言的真相》,于2008年7月出版。

  艾马拉尔在书中很直接地说,玛德琳早就死在公寓里了,并对格里夫妇提出诸多质疑。这本书很快成为了葡萄牙的畅销书,销量高达20多万册,还被翻译成六种语言。格里夫妇高声疾呼艾马拉尔是造谣,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较量,格里夫妇最终占了上风,这本《谎言的真相》被暂停出售,在2008年9月,此书又被正式下架。

  几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回顾玛德琳失踪事件,又好像提出了更多思索。比如从社会救助的角度看,这次媒体的集体行为所带来的爆发式社会效应,是否会对持久的儿童救助造成竭泽而渔的损害?这些都是小玛德琳在几个月中带给全世界的思考。现在我们仍然需要做的还有祈祷,所有人都在祈祷玛德琳的笑脸能再次绽放在父母怀抱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档案最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档案最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