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保护你
枕言2019-07-26 03:122,277

  “不必在此修养了,我还有一位朋友等在客栈。”

  “你说莫良宵?”

  方白警惕的回看着他,嘴角漾起一抹浅笑却没有多说其他。

  莫良宵是揽月楼的人,揽月楼作为一个杀手组织,在江湖中一直保持自己中立的地位,虽然江湖豪侠对这样一个地方深恶痛绝,但因揽月楼上有停风谷这个亦正亦邪的地方照拂,也没有门派敢于直面挑起双方事端。

  莫良宵其人行事随性,江湖行走难免会得罪许多人,所以在京城与追风分别的时候,他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要隐藏少主的真实名姓,以免仇家寻来,也要注意这位少主莫让他惹起事端。

  方白就只当自己在看个小孩,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她却没想到慕容二公子居然认识莫良宵,又想到洛紫荷是他的师妹,便也释然了。

  “我要回客栈了,”方白说完就向外走去,她胳膊上的伤口已经上药包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等一下,”男人说完就一阵急咳,方白不得不止住脚步回头看他,等他说下文,却见他以帕掩嘴咳的几乎喘不上气来。

  等了半天他却还在咳嗽,她只得回去,抬手在他背上拍了拍“慢慢说,不要急。”

  慕容遥一个错愕,抬头看她,只见她神色如常,一双眸子隐隐绰绰似乎在望着不知名的虚空,那只手力道恰好的拍在他的背上,不急不缓,倒是能暂时你帮他顺顺气。

  “好些了吗?”方白见他不咳了,隧问道“你刚刚要说什么。”

  “你身上的毒还未全部清净。”

  方白看看胳膊上被他包扎好的地方,“什么毒?”

  “雷公藤,江南百姓常以雷公藤驱虫解毒,经过炼制,这也是一味奇毒,所幸当年我曾看过一本医书,上面记载了解毒方法。”

  男人虽说的认真,但却没有一点挽留她的意思,方白不得不问道“怎么解毒,你告诉我不就行了。”

  “我已命人对症下药去给你做解毒丸了,每日一颗,连服七日便可毒清。”

  “什么时候能做好。”

  “明天。”

  方白看看外面月上中天想必已经很晚了,隧道“那我今晚在这住下,明日离开?”

  “忘了告诉你,莫良宵已经和我师妹先去潮州了,若非你中毒昏迷,我今日也该启程前往潮州。”

  方白没好气的撇撇嘴,怎么现在看来,这事还反怪他了。

  “那这么说,我们俩必须结伴前往潮州?”

  “你也可以自己走。”

  方白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好感已经开始大打折扣,“还真不好意思,我一个受伤中毒的人,恐怕要让你这位武功高强的大侠勉为其难的带在身边了,而且,我不认得路。”

  慕容遥看着方白颇有几分无赖的嘴脸忍不住一笑,又引的他一阵咳嗽,方白又抬手在他背上用力拍了拍。

  “你难道也中毒了,还是说生病了?”

  “休息几日便好。”

  方白低头看他,只见他脸色苍白,嘴唇却红的可怕,她不懂医术,但却看得出他病的不轻。

  “看你被人围堵我还以为你武功很差,想来你是担心病发所以才敛了内力吧?”

  慕容遥只是自嘲般的笑了笑并未否认“想来我遇到你该当有此一劫,你真是个灾星。”

  “那你把我这个灾星带在身边,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再遇上仇家,还能全身而退吗?”

  “不是有你吗,你当我救你只是因为我慈悲?”

  方白忽的一个使力,在他背上砰的拍了一巴掌,拍的他险些咳出一口血来。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保护你,你带我去潮州黄家。”

  慕容遥挨了她那么一下,心有余悸的看她一眼“好…”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因为缺少两味药材耽误了制丹的工序,方白和慕容遥又不得不在这江南茶社多停留了一日。

  方白早上醒了个大早,常年陪伴容王,她一向浅眠,稍微有一点动静就能让她变的警觉起来。

  而这一点动静正是隔壁房间慕容遥起身的声音,她侧耳听了一阵,听到小厮打水进门伺候他梳洗,其恭谨之态让方白更加可以肯定,这遍布全国的江南茶社,应该是慕容山庄的一部分。

  可惜慕容盟主的两个儿子,一个慕容逍当年与人比武被废了全身武功成了一个废物,一个却是个病秧子,这小厮这么早的唤他起床也不担心他睡眠不足猝死。

  好吧,其实她也不知道睡眠不足的人会不会猝死,做大事的人普遍就睡的少,因为他们每时每刻,甚至在床上与女人亲热都是为了成就自己而必做的大事,比如容王。

  就是不知这慕容遥的女人是谁,如果她是慕容盟主,有两个如此失败的儿子,那就一定要娶个成功的儿媳妇,比如天下第一美人,或者江湖第一高手,但那江湖第一高手如果是个男人就还是算了吧。

  方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滋滋倒抽凉气,眼前突兀的现出男人一张俊脸她躲无可躲。

  “你干什么?”

  慕容遥放下手中的剪刀,神态庄重的将她胳膊上的布帛一圈圈解开“该换药了,否则伤口会溃烂流脓。”

  真恶心……方白不用看也知道她现在胳膊上的伤口有多么可怕。

  男人将布全部拆除又以清水给她清洗“若是觉得疼,你可以说。”

  方白若无其事道“不疼。”

  “你睡着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慕容山庄的二公子也会说谎?我从来都不说梦话。”睡眠那么浅的人怎么可能说梦话。

  慕容遥呵呵笑了两声,似乎是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方白面色不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后者掏出一只蓝色瓷瓶,将里面白色的粉末倒在她的伤口上。

  “二公子,你要是不会照顾病人就换小厮来吧。”

  “小厮手脚太重,我怕伤了你。”

  方白真想翻个白烟,要论手脚重,这位美男子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她的命。

  待伤口包扎好后方白便松了一口气,药粉带着一股凉丝丝的感觉,倒是能起镇痛的作用,假以时日就能愈合,也不算什么大伤,至于身体里的毒……

  自她死过一次后就全部看淡了,生死由天吧。

继续阅读:第25章 江南茶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