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脚踏飞燕
枕言2019-07-26 03:012,208

  方白说完就是提身凌空一跃,脚尖踮着船舷身形飞纵好似一只海燕,船上的人一时都惊呆了。

  她,她不会是想以轻功飞渡这片海域吧,习武之人都知道,轻功再好的人也不可能真的就变成一只鸟,也不可能真的长出一对翅膀来。

  借力使力,以内力转化成身体的弹力,这所谓轻功只不过是比普通人跳的更远更高动作更快而已。

  然而这是一片**大海,除了在这船舷的一蹬,海中没有一块地方可以让她借力了。

  慕容遥的眼睛顿时睁大,胸肺一紧险些咳了出来,他快步走到船边,一手紧紧扣在船舷上,但见方白一个燕子旋身已跃至半空之中。

  海岸多暗礁,若是掉进水里也是凶多吉少。

  就在所有人屏气凝神,对她掉进水里已经没有悬念的时候,她却忽的一个弹脚,一只脚踏在一只白色的海燕之上,令那飞翔的海燕身子猛的往下一沉,她则借力往上一起,整个人又飞出数丈。

  动作一气呵成,过程行云流水,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又借了岸边一艘小船的力飞身跃到了岸上。

  “好快的身法!”

  这是众人得出的唯一结论,行走江湖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高深的轻功。

  慕容遥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一想到刚才方白的轻功还是忧心忡忡,转身吩咐道“方姑娘的轻功不要透露出去。”

  众人相觑,但二公子有命也不敢不从,纷纷应是。

  这边方白乍然从船上飞到了岸边可把莫良宵唬了一跳,他曾经见识过她的轻功,现在又看到她发挥的这般极致,然而自己离的又远,没有看到她方才脚踏飞燕的一幕,真以为她是飞过来的,可不就又惊又奇。

  莫良宵直接跃下马来飞奔上前,脸上挂满了惊喜之色“好家伙,你是飞过来的还是被风吹过来的,这都能腾云驾雾了啊。”

  方白辅在巨石上站稳,身后波涛拍案溅起浪花打在她的身上,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海水浑浊深不见底,顿时就吓的往前连跑两步,险些撞进莫良宵的怀中。

  “腾云驾雾的神仙还怕水?”紫衣少年笑着打趣她道“那天我把你扔进沉霜江的时候可不见你这么胆小。”

  方白会凫水,但对海底却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这般无垠广阔又这般深邃黑暗。

  “这沉江之仇我记住了,改日我会让你也尝尝。”

  莫良宵脸上挂满了苦笑,他不会凫水,这在揽月楼几乎已经不是秘密了,而现今还成为了方白对付他的把柄,难免懊恼。

  “不过说真的,你是怎么过来的?”

  “飞过来的。”方白说完就去牵他的那匹马“这马真不错,你从哪抢来的。”

  “如何就抢来的?!”到底年轻气盛,眼睛一瞪,剑眉入鬓怒不可遏。

  方白看他生气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舒服,这几天和那个冷酷无情的慕容二公子呆的时间长了,还真的压抑。

  “你们干杀手勾当的,没事的时候打个家劫个舍,不是小菜一碟吗。”

  莫良宵桀桀怪笑两声道“那作为我们的杀手头子,你是想要教训我呢,还是上马和我一起走呢?”

  “上马,一起走!我这个人不怎么认得路!”

  男子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自己已经翻身上马,伸出手来又将她拉到马背上让她坐在自己面前,冲着海岸边不远处的大船看了看道“这二公子怎么不靠岸啊。”

  方白道“不要像乡下来的一样没见识,他们是黄家的贵客,自有黄家御用码头供他们停泊。”

  “哦,”莫良宵点头表示了然“我们也得去黄家。”

  方白一惊,险些从马背上掉下来“什么?我们也去黄家?可洛紫荷不是说要我们等黄家老太太过寿的时候再动手吗?”

  莫良宵干咳一声抖动缰绳,催马前行。

  方白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他回话,忍不住回头去看,额头却重重撞在了他的下巴上,疼的龇牙咧嘴。

  “没事吧?”莫良宵赶紧伸手去揉她的额头,一边却又得极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你找块石头撞一下,看有事没事!”

  “好了,不疼,不疼。”给她揉了揉脑袋,便策马缓慢向前行走“听说你受伤了,如何了?”

  方白活动了一下右臂“还包着呢,不过已经不疼了,伤口不大,你还没说为何要去黄家。”

  想来也是躲不过的,既然早晚要说,莫良宵也就不卖关子了。

  “我前日到潮州的时候本打算先住客栈等你过来,谁知道在街上遇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方白奇道“是谁?”

  “玲珑。”

  玲珑?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方白的人际关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在塞北的时候她认识的都是男人,在京城的时候,她的熟人也仅限容王府,那就说明这个玲珑应该是揽月楼的人了。

  玲珑姑娘?揽月楼地字楼的杀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这位玲珑姑娘应主顾之命,被生死笔派往黑龙寨取寨主王禄的性命了,黑龙寨在太湖东岸,怎么她会出现在潮州。

  莫良宵似乎看出她的疑问,隧道“玲珑是跟王禄一起来的,来给黄家送寿礼,但他们这样的小帮小派是没有资格出席寿宴的。”

  “王禄还没死?”

  “揽月楼中每个杀手都有自己的杀人风格,行事准则,就比如玲珑姑娘,她最擅长的就是接近自己要杀的人,并成为那个人最亲密的人,再发现那人有什么作风不正之事,好给自己一个杀人的理由。”

  方白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莫良宵补充一句道“她现在可是王禄的小老婆,两个人好的蜜里调油,分都分不开。”

  说话的人想到自己见到玲珑的时候,听她一脸幸福的叙述王禄有多么疼爱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方白叹道“喜欢上了自己要杀的人,在揽月楼可有先例?都是如何解决的?”

  “有先例,”莫良宵点头道“玲珑要杀的每个男人都是她所爱之人,所以她现在正在拼命找这王禄的不是,好让自己赶紧了结了他。”

继续阅读:第29章 姐妹之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