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不该娶你
枕言2019-07-26 03:012,207

  黄夫人寿宴在即,忙完了一天的琐事,洛紫荷回到白楼卸下钗环正要沐浴,忽听女寅在外急声叫道“少奶奶!”

  她心生疑虑,刚把门打开,一具酒气冲天的身体便撞进了她的怀中。

  “少奶奶,是少爷,拦都拦不住,他喝多了……”女寅看着她,一脸担心道“要不我叫少爷的护卫过来,将他带回去?”

  方白的手正好卡在他的腋下,这个人似乎喝了不少的酒,站立不稳,将浑身的力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一身的酒气夹杂着些脂粉的甜香,想必才从名伶院过来,那些家养的歌姬舞姬说白了都不过是家主的玩物而已。

  “少奶奶……”

  洛紫荷扶着这具身体怔怔然出神,直到支撑不住险些往后退去才道“不用了,你退下吧。”

  女寅好似第一天认识这位少奶奶一般看着她,明明能狠下心来杀了他,怎么看到他喝醉酒却又心软了。

  洛紫荷扶着男人进了内室,欲要将他按倒在榻上,谁曾想他却没有完全醉倒,抱着她的肩膀就不肯离开。

  “再,再倒酒,徐公子,是男人,就,就干了!”

  洛紫荷欲要挣脱,却无法与男人的力道对搏,她现在才真切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女人,如果不会武功,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渴望男人胸膛的女人。

  黄旭不会武功,长的不够结实,饶是如此也胜过她一个女人的力气,所谓百炼钢成绕指柔便是指此时此刻吧,她洛紫荷竟然如此享受被拥抱的感觉。

  男人的一只手耷拉下来,随即身子向后倒去,洛紫荷急忙出手,将他安安稳稳的放于榻上。

  似乎觉得有些热了,黄旭抬手撕扯着领口,将外衣和里衣的领口撕扯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一片胸膛。

  “少,少奶奶呢……”他闭着眼嘟囔。

  洛紫荷冷眼看着他“你就是喝醉了也不忘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让我去白楼,去,去白楼。”

  他说着就要从榻上滚下来,折腾了两下复又躺好,鼻腔之内已经发出鼾声。

  洛紫荷看着他,转身走向与内室想通的隔间,在那里有一座华丽的浴池,虽不是真金白玉做的那般奢华,但胜在一个精致美丽。

  几块湖石在这楼阁之内搭成了一座小假山的模样,温热的浴汤由隐藏在墙壁之内的管子送到楼上,又从湖石之上流进浴池,好似一个小型的瀑布。

  洛紫荷以一个银盆盛了半盆水,端出去为黄旭擦拭。

  “就当是我欠你的,”她拧干巾帕擦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我不想死,也不想走我母亲的旧路,黄家若交到我的手上,你可以放心。”

  她喃喃自语,可没一会,她手上的动作就是慢慢停止了,她说“我们为何要走到今天这步,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多余之人,从一开始就不该生在世上?”

  ‘啪’她的手腕被男人一把攥住,手上的巾帕直接落在男人的身上。

  洛紫荷眸光一紧看向他,见他没有醒来不禁松了一口气。

  “紫荷……”男人因为喝酒的缘故嗓音沙哑无力“你走吧,紫荷,我,我不该娶你……”

  “这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她咬牙切齿眸中已经泛满泪光,是的,如果一开始他娶的就是霓裳,说不定她也会有一个好的归宿,而不至于酿成三个人的悲伤。

  “不该娶你……”他似梦非梦,攥着她的手腕却没有松开分毫“你,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讨厌我吧……”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并不讨厌他,那时候的她也不过是个豆蔻少女,对一切还处于懵懂的年纪。

  “你说过,你最讨厌我,最,最讨厌我……”

  这话是她说的,还记得那天,她偷跑出家门与师兄在城中见面直至傍晚才回去。

  等着她的是父亲严厉肃穆的表情,和霓裳与她母亲一副看好戏的嘴脸,在看到霓裳身边的少年时,她就明白了一切。

  父亲责她说,堂堂城主的女儿跑出去与男人私会,成何体统!

  这一夜她被罚跪祠堂,没的吃没的喝,夹道里的阴风吹的她瑟瑟发抖。

  脚步声自身后传来,少年趾高气昂的站在她的面前“到底是个蛮丫头,毫无大家闺秀的教养,小小年纪去出去私会野男人,跟谁学的啊?”

  她恨不得甩出白绫将这个人勒死,死人就不会嘲笑她,就不会跟踪她,就不会告密!

  然而她还是没有,她只是静静的跪在那里,面对着列祖列宗的排位“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你当本少爷愿意见你?这是赏你的,以后离霓裳远一点,省的她看到你糟心!”

  随着他话音一落,一件大氅甩在了她的背上。

  谁想他转身还没走两步,那跪在祠堂之内的女子就扯了大氅用力甩出去“也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想见你!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不识好歹!”

  之后他便气呼呼的离开了,那件大氅被扔在地上静静躺了一夜。

  从此之后他们便水火不容,一直到今天。

  “我是很讨厌你,”洛紫荷将手腕抽了出来,又将他的手在榻上放好,继而拿着那块巾帕继续为他擦拭“因为你一直在摆布我的命运操纵我的喜怒,但我相信,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能结束。”

  “紫荷……”男人唇瓣开阖,眉心紧蹙,似乎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原因有些难受,一只手死死抵住胃部。

  洛紫荷无奈,将他的手移开,以自己绵柔的内力灌注进他的体内,为他化解因为喝酒太多而带来的不适。

  男人的眉头逐渐松开,再一次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黄旭醒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梦里他就在这间房里,他面对着那个人说了一夜的话。

  宿醉带来的头痛让他无法分辨现实和梦境,坐在当场发了半天的呆,他高声叫道“来人!”

  “少爷,”女寅推门入室,带着清一色白衣白裙的侍女,这些人都是洛紫荷的侍女,看来一切并不是梦。

  伺候他洗脸漱口,又送来一盅暖胃的热汤,他自然是不肯喝的,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继续阅读:第34章 一举得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