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引蛇出洞
枕言2019-07-26 03:002,164

  “知道就好,去吧。”

  “是,是。”

  不过就两句话,那凶神恶煞的男子就逃之夭夭了,方白不自觉的抬手,啪啪啪,连拍好几个巴掌“有个武林盟主做爹,这江湖身份自然不必说的。”

  慕容遥走到她身边,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颇有些无奈道“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本不该离开揽月楼的。”

  方白回望向他,本来脸上还挂着一抹讥嘲的笑,这下也荡然无存,这个人似乎比她想象的要神秘很多,她早就怀疑,她是不是早就认识这个人。

  “不劳二公子费心,从走出揽月楼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做什么?”

  慕容遥反倒笑了起来,悠哉悠哉的看着她。

  方白一愣,好像面前的这个人有能洞悉自己心中所想的能力。

  “做生意,我来这里做什么生意你的师妹不都全部告诉你了吗。”

  慕容遥又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早就在计算着用此次黄老夫人的寿宴引蛇出洞。”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难道不想知道谁是杀害你父母的真凶?近来,能吸引武林人士眼球的大事件就是这位老夫人的寿宴了,你先在运河小船上暴露了自己的轻功飞鸿渡,又在武林人士齐聚的潮州码头飞身上岸,试问,不是在引蛇出洞吗。”

  方白道“原来我的轻功真叫‘飞鸿渡’啊,但我父母去世的时候我还小,光凭一个轻功就能让仇家自动现身?那我真得谢谢二公子的提点。”

  “让仇家现身的不是飞鸿渡,而是飞鸿渡的传人身怀前朝东厂的宝藏。”

  “慕容山庄大家大业居然也缺钱?”

  慕容遥眸光深邃看着她慢慢低下头去,方白只觉得自己看着他的那双静如古潭的眸子好似要沉溺其中一般,但无论她如何做都无法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慢慢向自己靠近。

  “这不就是你身怀的宝藏吗。”慕容遥说完这话就直起身来,手上掂着那包从她怀中偷出来的银子。

  方白大惊,抬手捂住胸口,再去看他洋洋自得的模样急不可耐“把银子还给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此番能得平安,就回揽月楼去,切勿招惹是非。”

  男人说完就将银子直接抛给她,转身踱步离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在这江南园林的花草掩映下卓然除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神秘而又自负的男人,让她方白一次次遇到了挫败感。

  较之容王他偏生一股江湖豪杰的霸气,较之莫良宵的坦率潇洒,他又太过狡猾,和他比,方白觉得自己就像脱光了衣服站在他的面前,被他看了个精光。

  且说莫良宵想到捉弄了方白就时不时的咧起嘴角发笑,洛紫荷道“莫少侠和那位方姑娘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

  莫良宵干咳一声道“你只看到了表象,实际上我们……”

  实际上?实际上他们好像除了第一天在揽月楼发生的那点不愉快之外相处的都还行,他也习惯了她惫懒无礼的态度,当然,更喜欢她偶尔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

  “莫少主,黄家内院布满机关暗器,更有武林高手守护,不知你是如何打算的?”

  洛紫荷说的没错,从进黄家大门的第一天起,他就暗中仔细观察过了,在这个地方杀人就如同在燃烧的火盆中拿一块煤炭,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且不说,还不知能不能得手。

  “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莫良宵伸了个懒腰,闻着这园林花圃中秋日的花香,不禁感慨道“若是老来能建这样一所宅院安度晚年倒也不错。”

  洛紫荷掩唇笑道“莫少主现今这般年轻就想着老来安排,难不成是想激流勇退?”

  “也并非如此,如果真有这么个地方小爷也不会住,岂不是要闷死。”

  “小女幼时习武便崇尚江湖儿女豪气万千,敬佩武林豪杰快意恩仇,能过那般自由自在的生活纵是危机四伏也值了。”

  “也并非你想的那般痛快,否则为何又会有人想要退居山林。”

  莫良宵不禁想起他和方白说的那个前朝盗圣的故事,若非惹祸上身,那位盗圣前辈又怎么会退隐江湖,不过最终还是惨遭不测。

  “好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啊!”一人朗声说完便哈哈大笑着向他们走来。

  莫良宵蹙眉转身一看,只见一人一身湖绿的锦衣正施施然的向他们走来,他黑发束着玉冠,脸上虽然带着笑意,眼睛却如月夜寒潭一般没有透露出任何友好的信息。

  说人比清泉,多了分邪肆,说他是个纨绔子弟,又沉了份心机,这个人让莫良宵很不喜欢。

  他抠抠耳朵问洛紫荷道“这人谁啊?怎么这么无礼,我们在说话,他打什么岔。”

  那人已经走近,先是向莫良宵施以一礼,“多有冒犯,紫荷,你告诉他,我是谁。”

  “他就是黄家的少爷,黄旭,字少昆,”继而又对黄旭道“这位是我在京城结交的朋友——梁宵。”

  “你就是黄旭?”看到正主儿莫良宵就忍不住有些热血沸腾,他并非一个刽子手,但一想到这个人即将死在自己手上,任何一个杀手都会有这种感觉。

  因为这个人的生命,以及他的命运都被他攥在了手上。

  “他是你的朋友?我是你的什么人?”

  黄旭挑眉,看着面前女子,看她唇瓣微启,似乎在等着她能说出什么来,然而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黄旭干咳一声负手道“此次母亲寿宴,府中来了不少江湖豪杰,这不正合你意?你若向往江湖上的自由自在,我便还你自由,如何?”

  洛紫荷忽的抬头看他,眸中满是恨意,“多谢成全。”

  “夫妻一场,不谢。”

  男人说完就大步离开,莫良宵看了一出好戏也大概清楚这个女人为什么一心想要杀死自己的夫君了。

  江南烟雨醉繁华,平楚苍然,风过柳梢无人盼,山唯落晖。

继续阅读:第33章 不该娶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