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原来是你
枕言2019-07-26 03:002,208

  沈川见了她便飞身而去欲要抢回自己的宝刀,也不见方白怎么动作,他扑上去却落了一个空,再伸手却抓,方白一副就等着他过来的样子,却还是没能让他抓住。

  莫良宵站在盛丰祥的门口将方白的身法看了个清清楚楚,她一直在以自己的脚尖为轴心,随时变化方位,就是沈川动作再快也猜不到她下一次身形会往哪边偏斜。

  楼下空玄派的弟子也耐不住了,此刀在沈川手里的时候也许会有一点棘手,但此时却落在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手中,她除了轻功好一些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在此时更在何时,也都纷纷腾身上了屋顶要去抢那把刀。

  方白明眸一睁看着那一群气势汹汹的道士道“我手上有你们的镇派之宝,还不跪下叫掌门?难不成想以多欺少?”

  “住口!你这卑鄙无耻的女人,居然想以一把刀来号令我空玄派!”

  “二师兄!给她点教训!”

  “都住手!”就在众人要出手之际,又有一人飞身跃上了屋顶,来的不是别人,一身紫衣,俊目飞扬,三分不羁七分洒脱,正是莫良宵。

  “若是小爷没有记错的话,空玄派不正有一条门规,说是得太极刀者奉为掌门吗。”

  “你又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过问我派中事务!”

  莫良宵往方白身边一站“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这卑鄙无耻的女人的夫君是也!哎呦,你干嘛打我。”

  方白瞪他一眼“我是成过亲的人,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是了,她和那位容王虽未行夫妻之实,可却有夫妻之礼,哪怕最后死了,被扔在乱葬岗,人家也会说,这是容王府的哪个哪个小妾。

  “不过是两个无名小卒!今日若不交出太极刀就休想离开!”

  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沈川却开口了,他这个人天生古板阴冷,好似不会笑一般“莫兄弟,这样玩闹有意思吗?”

  他这一开口,那一群道士又惴惴不安起来,难道这三个人是一伙的?对付一个沈川已经没有胜算,更不用说这两个不知底细的人。

  莫良宵抬手冲沈川一拱,脸上笑呵呵的却不忘用手肘撞方白一下,低声道“赶紧物归原主。”

  方白有心将这场好戏继续下去,晃晃手上的刀“你们谁追的上我,我就将这刀给谁。”

  莫良宵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丫头不会是要卖弄自己的轻功吧,若她的轻功真是飞鸿渡,这般招摇岂不是要给自己惹来杀生之祸。

  “不行!”他说着就要去抢方白手上的刀,后者一身轻衣腾空而起,恍若惊鸿,不过一个转身的空当就移步退开十丈远,已经站在更远处的一座高楼之上。

  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她的动作,空玄派的人更是大为感慨“有人在潮州码头见过一位轻功卓著的姑娘,原来就是你?”

  方白道“不才,正是在下,你们还想不想要这刀了,想要就来拿吧。”

  空玄派的几位道士对视一眼,为首之人一招手“走!”

  剩下的人哪还有心思和方白周旋,全部飞身下了盛丰祥的屋顶匆匆离去,在人群之中消失了。

  方白站在高楼之上,从海面送来的风吹起她的衣衫猎猎作响,那澄空悠远碧天一色的景象并没有入她的眼,她眸中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此时愈发浓重起来。

  莫良宵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她安静下来的时候,她眼里倒映的一切都并非她真正看到的东西。

  “姑娘,这刀,可否还给在下?”

  不知何时,沈川也已经站在方白面前,她看看手上的刀,似乎一点兴趣也无,一抬手抛了过去,后者稳稳将刀接住,神色古怪的看着方白。

  方白道“太极刀的传人,久仰大名,多有得罪,后会有期。”

  她说完这话,看都不看沈川一眼转身就要跃下高楼,却被沈川拦在了面前。

  方白这才认真的看着这个人道“还有什么事吗?”

  沈川道“姑娘无故抢夺在下佩刀,一个理由都没有,就想离开?”

  方白第一次认真的去看这个人,他的衣着打扮和方白想象中的江湖人非常接近,似乎在她的潜意识里,江湖人就该这般冷酷少言,江湖人就该有一头足以遮挡半张脸的长发,江湖人就该深藏不露,浑身带着森冷的杀气,亮出兵器的时候还会飞沙走石。

  “其实,”方白道“其实我自幼有病,喜欢捉弄人,一看到别人有什么宝贝就想要抢,抢过去之后病就好了,现今我都已经还给你了,你还想怎样,想要欺负我手无寸铁吗?”

  沈川其人顿时哑口无言,属于江湖人的侠义又让他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怒火。

  “沈大哥,罢了,不要和她计较,我们哥俩难得碰个面,小爷做东,请你去喝一杯水酒如何?”

  莫良宵说着已经揽上沈川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看来沈川也知道自己拿方白没什么办法,只得放弃“你也来潮州了?”

  莫良宵点头,江湖人彼此心知肚明,对于对方出现在某个地方的理由,如果对方不说,自己也只能猜猜,决计是不能去问的,谁人没有一点隐私。

  然沈川又道“我尚有急事要办,改日再与莫兄弟不醉不归,这一耽搁便得快马加鞭了。”

  莫良宵似有遗憾“也罢,那就改日再聚吧,我还得替这个不懂事的丫头谢过沈兄不怪。”

  沈川回眸,别有深意的看了方白一眼“小小年纪轻功斐然,江湖必将再起争端。”

  方白道“可惜我不是武林第一美人,有争端却不会因我而起。”

  “伶牙俐齿!”

  这是沈川给方白的评价,要知道,在过去,在王府的时候,他们都说方冉是个不会说话的木头,果然人都是会变的。

  送走了沈川,莫良宵便按照一开始的约定带方白去吃了桂花糕,这是搭在路边的一个米酒摊,四张木桌,几条长凳,客人不多,胜在一个闲适。

  方白的桌上摆了一坛子桂花米酒,一碟绿豆糕,一碟红豆糕,又一碟桂花糕,她喝口米酒吃一口糕,很是心满意足的样子。

继续阅读:第41章 招惹是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